析碳

I LOVE RED.
新浪微博@您的析碳已上线
喜欢收到评论!评论好感+10086

[jaytim/23]一朵花的自述。(花店AU)

借用了老师们的花店AU,不怎么正经,xjb放飞ooc,一个放松的产物!

给lof这边除除草,放几篇最近的23,希望能去微博找我玩ww悄咪咪打广告

新浪微博@您的析碳已上线



——————————————

我是一朵很难养的花。


别问了,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品种,因为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就没有和我长的一样的花。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每日三省也没什么作用。而且小蚂蚁还趁我不注意咬我的根茎叶花果实种子。我对这个世界爱的痛了痛的哭了,只有风吹干我的眼泪抚慰我的心灵。


但是后来,我被人类发现了。经过长途跋涉踉踉跄跄跌跌撞撞,我的根连带着一些出生地的泥土,被移植到了一个精致的花盆里。


再后来,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到了一个窗明几净的房子里,经过丰富的生活经验的……好吧,是旁边的栀子花小姐好心告诉我的,这里是一家花店,专门向人类出售各式各样的鲜花。就在这里,我有了重大发现!!


我发现,我不是玫瑰牡丹风信子,百合茉莉波斯菊,杜鹃月季曼陀罗,桃花桂花迷迭香。我不是目光所及之内的任何一种花!因为我和她们!长得不一样!!


……


今天的我,还是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花呢。




这就要说回开头了,我为什么难养。身为一朵独一无二无与伦比的花,我当然要高傲一点,谁还不是小公主咋地。这就让每天负责给我浇水打理的人类十分头疼了。这个人类在他们的年龄中应该分进青年的范畴,以一朵花的审美来看,他长得很好看,很清秀的脸,就是冲着我整天愁眉苦脸……诶呀,真可爱。这么想着我美滋滋地当着他面掉了一片叶子。


“…………”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


“杰森,我觉得这朵花太有问题了!”


我顿了一下。不是,你说谁有问题?


柜台那边另一个声音传来:“叫我店长,提姆。”


我面前的青年偷偷翻了个白眼,然后我听见一串脚步声,那个自称“店长”的人类走到我面前,蹲下身,胳膊自然而然搭到了青年的肩上。


“这朵花怎么了?”


“他刚才掉了一片叶子。”


“……”店长沉默。


青年皱着眉头一脸认真,我觉得他眼里可能传达着什么“要不然我们把这朵花铲掉好了”这样的信息。


店长不为所动,手握成拳摁在青年头上:“小兔崽子,不许偷懒,好好照顾这些花!”


青年被蹂躏得“awwwww”反抗起来,伸手去掐店长的脸:“我好好照顾了,是这朵花太难养了!”


“你也太难养了!”店长被掐着脸含糊不清地教训青年,然后凭借着体格上的优势一把提起青年的后领,起身拽着就走。


我在这边看着青年反抗不得的样子暗爽,本想再掉一片叶子庆祝,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店长拽着他直接进了一间小屋子,然后一切反抗声被隔绝在内。


没过多久,里间就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


作为一朵花,我不懂。


也不想懂。






店里的日子过得倒也舒适自在,每天看店长教训青年不会照顾自己,看青年趁店长不注意把一朵干花别在店长耳朵上,看店长气急败坏关青年禁闭,看青年踮脚向店长偷个吻再开开心心跑去小黑屋。


……


嗯??


身为一朵花,一朵高傲的霸王花,我竟然感觉吃了一口狗粮这是怎么回事。


气得掉好几片叶子。






旁边的牡丹小姐笑呵呵地跟我说,她来这家店好久了,经历过花店只有店长一个人的时期,和青年来到这里的日子。


“提姆还是个大学生,是个做功课很认真的孩子,有事没事就往花店跑,可能是因为花店的气氛清净比较适合他。”


“刚开始提姆也不多说话的,杰森几次欲言又止想要上前搭话,都被提姆看似冷漠的气场阻止了。”


“后来是因为文学还是什么的契机?人类的事情我不太懂啦,反正二人逐渐搭上话了,越聊越投机,从此以后提姆每天都来了。杰森这孩子还在提姆没下课时站在门口张望呢……”


不知道为什么店长突然朝这边瞪了一眼,牡丹小姐抖抖身子表示毫不在意。


“人类和我们花的世界还不一样,似乎雄性和雄性也是可以繁育后代?不然就没法解释提姆某一天突然扎了一束花送给杰森,这算是求爱了吧。”


“啊,在那之后杰森就搂着提姆的腰,两个人亲上了噢。然后杰森踉踉跄跄扯着提姆进了那间屋子。没错,现在他们也偶尔会进去的那间,也是提姆关禁闭的那间。”


“杰森可真不温柔啊,有时候提姆会叫出来,这里也会听到……”


…………等等等等!话题走向有点不太对了!我的确想知道他们两个的八卦,但是没想知道这么详细的!旁边还有一包种子呢您就不怕未成年花学坏了吗牡丹小姐?!


在这次谈话之后,我就无法直视这两个人了。以每次店长或青年接近时哆哆嗦嗦掉一片叶子作为抗争。




提姆:“……就告诉你这花很难养了吧!铲掉吧!”


杰森:“……”





日子还是安稳度过着。大概因为店长和青年都长的太好看,附近又是一所大学,所以来来往往的顾客还算挺多。青年的杀手锏就是得体的微笑,冲着那些女生以一种迷倒一个算一个的气势柔柔和和地讲话、介绍,体贴地包扎好,用清秀的字迹写上祝福的话语。


本花觉得青年不知道自己魅力有多大。有时候他太过闪耀,店长就会变得凶巴巴,躲在青年背后瞪一会儿青年瞪一会女生。这大概就是虽然花店生意火爆但还勉强保持着幽静气氛的原因。


就像今天早上,我亲眼看到一位长相可爱的女生悄悄递给青年一封粉色的信,青年愣了一下之后下意识看了一眼店长。带着红色棒球帽穿着围裙躲在一边摆弄花草的店长并没有注意到这边,所以青年食指比在嘴边做一个噤声的动作,微微一笑收下了这封信。


……


哇,有好戏看了!


然后午餐时,满心等着看好戏的我听到青年对店长全盘托出了。


……咦,这跟我想的不一样。


“当面拒绝会很伤女孩子的心。”


店长瞟了一眼有点忐忑的青年,安慰性地轻弹他脑门:“太受欢迎了,我的小鸟。”


是的,店长总是称呼青年为“小鸟”,这种暧昧的称呼在一朵被鸟类啄过叶子留下心理阴影的花看来,我实在理解不了人类的情趣。


顺便又被撒了一把狗粮。


顺便下午青年还是好好地向女生道歉并且拒绝了。这种事几乎隔一段时间就会上演一次,所以后来本花已经看淡了。




店长早年因为有流浪的经历,所以是学过格斗技能的。听其他花的八卦,青年为了摆脱被欺负的处境也在大学里学过一些简单的防身技能,所以其实这两个人打架都是不差的,花花们私下都叫这家店为哥谭最强花店。


傍晚,一伙街头小流氓以提棍弄棒满脸痞气大摇大摆地姿态走进店里,大家瞬间感觉清新的空气污浊了好几个度,旁边的玫瑰花觉得自己的香气无法驱逐这股感觉,气得掉了一片花瓣。


店长摘下围裙,上前一步横挡在这群人面前。


“请问干什么?”


噢!!礼貌而富有气势给人以压迫感,不愧是店长!打call!


“不干什么——你给我,让开——!”


小流氓们以非常流氓连我这朵流氓任性花都听不下去的口吻继续挑衅着店长。然后我看到青年默默地放下手中正在记账的笔,走上前,站在店长旁边。


“哦?就是你这个小白脸抢我女朋……”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青年一把捏住流氓的脸,语气阴沉了好几个度:“想好了再说话。”


噢!!气势很足劲也很大一下子就消灭对方气焰,不愧是青年!打call!


我们花花集体摇起了小叶子。


于是这场几乎是单方面的斗殴在一片花花草草的惊叹声中结束了,没有想象中硝烟弥漫的感觉,因为二人实在太速战速决了。


不过青年毕竟身手没有店长好,脸上还是挂了彩,腿也被擦了一棍子,此刻坐在地板上调息。店长收拾好被踢到的椅子后蹲下来,手指拂过青年的脸:“怎么样?”


“没什么。”青年依旧微笑着,然后一把抓过店长领子,在他脸上印上一个吻。青年眨眨眼睛摊开手:“看,还能亲你,我好着呢。”


店长回过神来,被古灵精怪的青年的动作气笑,直接伸手将对方打横抱起。


“公主,请乖乖去休息。”


青年不服气地挣扎:“我还可以……自己站起来没问题!别想趁机吃我豆腐!”


店长差点滑了一跤,气得弯腰堵住了青年的嘴。


……


…………今天的花店也十分没眼看呢!




说回本花吧。老实说,像我这种动不动就掉片叶子摆个臭脸的花,我实在不知道店长为什么要留下我,明明青年都说过好几次铲掉算了,但他们至今还是把我好好养起来了。


店长和青年对待我们的态度就像是对待好朋友,比如店长总是趁青年还没上班的时候冲我们打招呼。


“早上好,玫瑰。”“早上好,牡丹,昨晚睡得好吗?”


轮到我的时候,他就摸摸我的浅红色重瓣:“早上好,小红。”


顺带一提,青年叫我“大红”,因为我的重瓣是浅红和深红。


就算我难养又任性,但我还是被当作店里的一员,而我也彻底喜欢上了这个地方,喜欢上了…………一大早就开始亲对方的店长和青年。嗯。


……


歪?墨镜销售公司吗,给我订做一份花朵专用墨镜,谢谢。






提姆:“我总感觉我们店里的花成精了,她们一直盯着我们。”


杰森:“……瞎想什么呢小鸟。”


评论(5)
热度(49)

© 析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