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碳

I LOVE RED.
新浪微博@您的析碳已上线
喜欢收到评论!评论好感+10086

[jaytim/23]The courting Robin-01

《The courting Robin》(上)


cp:Jason/Tim

高中生paro,ooc突破天际,他们属于彼此。

友情提示:可能上和下没什么关联(喂。想要评论,想要小伙伴私信找我玩!一个人寂寞成汪。




*



提姆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只会嘴上功夫的人。当某些事情出在自己身上时,他曾经用在别人身上严谨的逻辑分析会顷刻瓦解,化成粘在他身上的不知所措来嘲笑他。


他决定忘了三天前向朋友反复规劝的一句话,以此来保护自己最后的倔强。所有理智在过激情感面前都应该让步。这是提姆说服自己目前为止一切正常的理由之一。


但他受够了煎熬,在一切被拨开揉碎反复探查之后,提姆还是想说——




*



提姆·德雷克,一个比较安分守己、不轻易惹是生非、作业完成度良好的普通高中生,但在这所自甘堕落的哥谭高中里,这种“比较”、“不轻易”或是“良好”都成了双倍加分的存在,于是顺理成章,他担任着一班的班长,尽力在做一些老师管不了但必须有人挑担子的事情。


很累,很繁琐,有时候还会占用自己的上课时间,他没办法抱怨,这是一个班长该做的事。




夏日的午后是令所有人昏昏欲睡的日子,数学课的老师照例在半个小时之后被学生赶下讲台,提姆同情的目光目送着老师气冲冲离开教室,紧接着耳边接收一片有气无力的欢呼,连事情都懒得搞,所有流氓分子和好好学生都一起摊成不分你我的软泥。


提姆扔掉手中的笔,他也受够了无数解析几何的图形在他眼前打转,周遭昏睡一片的气氛让他缴械投降了。


“去他的数学。”


脑海中浮现出这句丧话的下一秒,提姆已经趴在课桌上准备和早上那杯咖啡同归于尽了。


或许这个世界总是不能让好人如愿。半分钟过后,他被惨无人道的一声呼唤硬生生从空中飘游状态拉回地面,这反差撞得他头晕眼花,五秒之内找不到北。


“……啊?什么办公室……”


“班长去校长办公室领人回来。”来人语气生硬且不耐烦,让提姆瞬间条件反射般拉开椅子跟在这位校领导后面。


等走出教室提姆才反应过来:“……是不是又是杰森·陶德。”


校领导哼了一声,哼得提姆胆战心惊。他妈的杰森又惹出什么事情了。


杰森是开学一个月才被安插在这个班的留级生,但在提姆的观察里他发现,杰森的成绩不仅不差而且还在班里名列前茅,他就像所有影视作品里描述的天才儿童一样,不听课不做作业打架惹事,却在大大小小的考试中让所有人刮目相看。提姆觉得如果不是哥谭高中学生普遍崇尚武力不看成绩,而杰森打架又很在行,那么杰森这种人就要被大家孤立然后吐口水了。


在通往校长办公室长长的走廊里,提姆一边小心翼翼注意自己的言行,一边在脑子里幻想杰森被人吐口水的样子来缓解紧张感。


“到了。你自己进去把他领走就行了,我就不进去了。”


“……好的。”


“十分钟之内离开,然后校长会回来,别让他看到杰森还在办公室。”


“…………好的。”


校领导愤愤地离开了,提姆觉得一定是杰森对校长和这位领导做了什么。他叹了口气,在心里第一百零二次考虑要不要辞掉班长的职务或者暴揍杰森一顿来抚慰一下自己经常替他操劳的心。


他目送着校领导在拐角处消失,然后转头深吸一口气拉开办公室的门。


如果这是一部电影,此刻被他拉开的门背后应该有白色的圣光冒出,伴随着宏伟的BGM来彰显他踏入这间办公室的悲壮。


提姆在0.5秒后痛恨自己的大意。他以为杰森在校长办公室这样的地方不会太过分,事实上他还是不够了解杰森,在他感觉拉开的门有点奇怪的时候已经晚了,头顶摇摇欲坠的水盆终于因为重心的偏移不堪重负,被地表吸引着翻滚下来。


即将变得凄凄惨惨的提姆只来得及在心中用飞快的语速痛骂杰森两句半,然后就被一大盆生命之源淋遍了全身。


感谢杰森,在盛夏让提姆清凉了一瞬间。


“靠哈哈哈哈怎么是你啊小鸟!我以为是校长老头呢哈哈哈哈……”


提姆低着头听到了杰森模糊而肆意的笑声,他的大脑还处于短暂性罢工中,懊恼于自己没有提前发现门框的异样。


但他内心深处还有另一种奇怪的情绪,那便是他一点儿也不想在杰森面前变得狼狈。


“……操你,杰森。”


“哈哈哈我错了,可怜的德雷克,”杰森慢慢从校长专属的椅子上站起来,晃晃悠悠来到浑身湿透的提姆面前,“我真的以为是其他人。”


……其他人也不行啊。提姆无奈也无力去争辩,他甩甩头发,故意把一点水珠甩到杰森身上,然后罢工的大脑终于恢复了他伶牙俐齿这一部分的机能。


“太幼稚了,我三岁以后就不这样整人了。”


“告诉你个秘密,我今年两岁半。”杰森丝毫不在意,稍微退后一步双手插到口袋看着提姆冷笑一声。


“下次可以换成铁桶,别用塑料盆了,杀伤力太小。”


“好的小鸟儿,换成铁桶以后我一定第一个邀请你来品尝。”


提姆在心里使劲洗脑自己。别生气,别生气,别被杰森带走了节奏,校长办公室不适合打架,下次找个没人的地方神不知鬼不觉地解决了杰森。


“……”


“别是被淋傻了吧德雷克?”杰森皱皱眉头伸出一只手在提姆面前晃了晃。


提姆看准机会上前一步用湿透的双手抓住杰森的手臂,本着同归于尽的心情整个人不管不顾靠上去,低下头故意用淌着水的头发使劲蹭杰森的衬衫胸口。


“靠,德雷克,你他妈浑身湿透离我远一点——!”杰森受到惊吓后退一步,后果就是连带着本就重心不稳的提姆踩到地上的塑料盆,二人不负众望地摔倒在了一起。


好吧,现在提姆也让杰森清凉了一下。感谢老好人提姆。


杰森承受了大部分的冲击,这才不是他有意为之,完全是眼前这只小鸟儿的角度把握得太准,现在提姆几乎整个人趴在杰森身上,且浑身湿透。


……


眼冒金星的杰森现在满脑子F开头和M开头或许还有D开头的词语,只想着赶紧起身去把身上的水渍弄干,所以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胸口趴着的提姆脸都要烧起来了。


那句祈祷怎么说的来着。


“上帝他妈的耶稣啊。”


提姆发誓这是他在杰森面前最为狼狈的一次了,他的大脑现在打开了应急模式,高速运转输出着可行性计划PlanA-Z,经过层层选拔提姆得出了最佳方案那就是就地杀人灭口把这段记忆永久封存刀呢哪里有刀……


“你们在干什么?”


震惊且怒气冲冲的声音来自头顶上方,杰森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门口的校长老头,准备骂骂咧咧的时候他感觉提姆身子僵了一下。杰森这才想起来就在刚才,他可能连累了小乖鸟德雷克。




这真是提姆整个高中生涯最惨的一次了,他被欺软怕硬的校长指责了一通而杰森当时就在旁边幸灾乐祸,浑身湿透的感觉也不好受,眼睁睁看着衣物同样被弄湿的杰森脱掉衬衫只留下一件背心的视觉冲击更不好受,提姆一边听着校长指责一边慌乱地移开视线。至少校长的地中海发型不会让他面红心跳。


提姆和杰森一起被惩罚打扫阶梯教室。


偌大的教室,吼一嗓子都会引起回声。杰森看着提姆绝望的表情,有一瞬间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


踌躇了两三秒,杰森终于开口:“小鸟。”


“干嘛?”提姆没精打采地回过头,杰森发誓他看到提姆鼓起的脸颊了,然后他突然不想道歉了,话锋一转道:“……你都不好奇我为什么叫你小鸟吗?”


提姆似乎是没想过这个问题,杰森从他转入这个班级、和提姆这个班长开始找茬打交道的时候,他就开始称呼提姆为“小鸟”了,提姆那时候正在适应管理一帮不良少年的艰难之处,于是他便没有多想。此时被杰森问到,提姆咬着嘴唇皱眉思考。


“那……感谢你夸我灵活。”


杰森满脸问号,反应过来之后被提姆逗笑,伸手使劲揉上他的头发。


“——是说你个子太矮啦!”


提姆猝不及防被杰森弄乱一头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握着拖把的双手使劲捏紧才没有真的让心脏跳出来,他低下头去看自己的脚尖,感觉大脑的某些重要功能被切断了,比如语言功能,比如行为功能。他本该阻止杰森把他揉秃,或者直接踹他一脚,但他现在什么都做不到。提姆耳边是杰森的笑声,他的接触从发顶一直传达到脚底,然后再回流上升至心脏部位,以至于心脏跳动得更快了。提姆担心下一秒他就要露馅,一些被好好珍藏的情绪就要因为提姆过于僵硬的动作的过于活跃的心跳声而暴露了。


空气在慢慢流动着,缓慢围绕着二人,仿佛在竭力撕扯着什么东西。


良久,提姆终于发声:“……你。”


“什么?小鸟,再大点声,我没听到。”杰森凑过去试图听得更清楚一些。


“…………你才个子矮!!杰森·陶德我他妈今天就要打死你!!”提姆轮着拖把立刻就要冲上去,杰森被吓到猛地后退躲开。


“靠,德雷克你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大啊!”


“你给我闭嘴!”


“小鸟!”


“滚!”


“哈哈哈你要飞起来揍我吗?”


“操你杰森!!”


……


事后提姆回想起这一段,觉得杰森真的有两岁半,不能再多了。


而他自己,在杰森面前,所有的理智嘲笑着跑开,所有的幼稚小心思呼啸着奔来,令他不知所措、慌乱至极而又无可奈何。


这都是后话了。


属于哥谭的夏日还在继续,表面欢乐且美好,疾病和痛苦在不远处潜伏,试图破坏一些东西或者重塑一些东西。


单纯的和被隐藏的就要呼啸而出,乘着花瓣吐露。


当然,这也都是后话了。




评论(4)
热度(20)

© 析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