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famly/微343]称职义警是如何处理棉花糖的(上)

slo12的无料,第一次搞这个真的是有点紧张!感谢收到的小伙伴不嫌弃呀。因为篇幅问题当初设想的剧情只放进来了一半,由此可见我把握文字的能力差到家了(。)所以先打个分篇,日后再把剩下剧情写出来……杰森和大哥都有出场!




人是一种复杂又麻烦的生物,他们对周身一切进行无止境的索取和要求,但同时又充满不稳定的自省倾向。提姆不觉得自己属于好人一方,但至少不坏。毕竟他昨晚刚惩治了三个试图抢劫便利店的街头混混,但他——他接受了店家硬塞入怀的一袋巧克力棉花糖;他懊丧地发现自己拒绝不下五个回合就宣告妥协,不知道这到底是由于万能腰带和制服之间的空隙太适合这样一包小巧可爱的零食,还是热情店家的感激之情都要具象化成宽厚手掌揉乱提姆一头糟糕发型了。


又或者——是因为白天提姆才来到了这家便利店,而他眼睁睁看着关于巧克力的一切被一群叽叽喳喳的女生们扫荡一空——野餐或者什么其他玩意,总之她们需要这些。“你永远无法从青春期女孩儿手里夺走任何一袋甜食。”迪克还曾经这么说过。


总之,不管是什么原因,提姆德雷克AKA哥谭充满正义感的守护神之一红罗宾都违背了某些约定成俗的原则,收取了这样一份“感谢”。


倒也不是说曾经他没有被摊贩硬塞一口辣热狗当作谢礼或者被树上的小猫用奶音喵喵叫驱散了疲劳感,甚至在两个星期前他还接受了一位可爱的小姑娘的颊边吻以示感谢。但无论如何,昨晚的谢礼都是特殊的。拜托,这可是巧克力棉花糖!包装完美、有生产日期和厂家地址,袋子底部还撒落了一层细薄的可可粉。这样明码标价的商品就是不可以收,没得商量。


提姆在想到这些问题的时候撞了两根电线杆,至少偏离大道三次,但他最终还是没有返回去归还。提姆带着这一袋棉花糖回到了安全屋。


他不确定强硬拒绝会不会伤了人家的心,收下它又会有什么糟糕的后果,但这份不安却是致命的。因此刚一到家他就将心心念念的小零食随意扔在了床头,企图用相似的动作给予它像缠乱丢失的耳机、摔坏扔掉的手表一样的结局。自然状态丢东西是提姆擅长的,他很希望明早一醒来这包该死的糖就会不翼而飞,这样他就没理由再担心了,至少没吃到它。


但事情就是不会一帆风顺。好吧,他早该意识到这点,如果生活能够随心所欲那就不叫生活了。


提姆被正午的阳光唤醒,他隐约记得一个小时前闹钟响过一次,然后……然后响个不停的东西被他踢到了床尾,结局戛然而止。周围的纯粹黑暗世界被模糊光斑取代,远处一两声清脆鸟鸣刺激着他的感官,早晨特有的烦躁持续了十几秒,提姆就坐在那儿闭上双眼等着自己苏醒。


现在来重启一下程序。我是谁?提姆德雷克;我还是谁?红罗宾;嗯……本周哥谭罪犯数据表昨晚搞定了,韦恩那边暂时没有重要工作去处理,今天只需要向布鲁斯汇报一下近况,同时思索一下如何尽量避开和达米安的接触……好,复活。


提姆舒展筋骨伸了个懒腰,发出满足又惬意的鼻音,然后眯着眼睛摸索到手机,发现闹钟不是一小时前响的,而是三个半小时。这不怪他,昨晚夜巡过后的整理汇报工作真的能刷去大半条命。


……等会儿,提姆瞥到了什么。


乱七八糟的床头散乱着印有咖啡渍的演算纸和蓝牙耳机,还有提姆以为早就扔掉了的蓝莓蛋糕包装袋。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袋天杀的巧克力棉花糖好端端地放在中央,与昨晚的位置丝毫未变,这是奇迹,让人讨厌的奇迹。


他还未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另一个麻烦接踵而至。


提姆一直坚信达米安不属于中规中矩的蝙蝠系,他绝对有各式各样让人讨厌的超能力,比如达米安就是有办法在隔音效果良好的屋子外面还能让自己的声音清晰传入屋中。此刻他不耐烦地抱着胳膊站在屋外;父亲教导自己不要……好吧,是命令自己不要过分针对上任罗宾:“德雷克,十秒钟之内再不开门我就要黑了你这个破安全系统。”


在这个称呼响起的同时,达米安的强硬语气一下子点亮了提姆脑中某个小灯泡,他若有所思地转动眼珠瞅了瞅那袋无处安放的棉花糖,然后坏心眼地笑了起来。


“十,九……我改主意了,不是十秒钟,我给你三秒,三……呃。”


达米安没想到提姆这么迅速跑来开门,他以为三秒钟过后自己能理直气壮顺手练习一下黑客技术。不过惊讶在罗宾身上从来只能维持一毫秒,达米安嫌弃地扫了一眼提姆皱巴巴的衬衫和过分明显的黑眼圈,连一声“啧”都不想给他留。


“我真的是不想和你一起工作,我要向父亲抗议这个共同汇报的提议。”


“拜托你赶紧去抗议吧,顺带我那份一起抗议,效果加倍。”提姆翻了个白眼,用手指理了理额前碎发,拒绝和达米安正面目光接触,“你的那份搞完了?”


达米安冷笑一声,向后退一步让自己不要太过仰视面前这个傻子:“为你的效率感到悲哀,这份工作我一个人做都要比现在快。”


提姆早就习惯对方的态度了,这点程度完全不痛不痒。他懒懒打个哈欠表达不屑,转身回去屋子里取打印好的数据报告。他没让达米安进门,而后者也完全不想进来——达米安唯一一次踏进提姆的卧室,然后他发誓那就是最后一次。


提姆没过多久就出来了,达米安注意到他的表情有点不自然。


“……你什么毛病?”接过提姆递过来的数据报告后达米安挑起眉毛看着他,直觉告诉他这位讨厌的前任罗宾一定还有什么事情要说,这幅欲言又止的样子太让人看不下去了。


提姆揉揉额头,暗自咬了一下唇,另一只手伸出从达米安脸前晃了一下。是那袋巧克力棉花糖,那个美味的麻烦,提姆想吃却求而不得的东西。


达米安警惕地后仰了一下拉开距离,等看清这是个什么东西时惊讶地睁大眼睛,毕竟这个包装一眼就能看出没什么杀伤力。好吧,但这可是德雷克,他……或许他想用甜食溺死我……


提姆这个举动让达米安混乱了一下,他张了张嘴又闭上,用不确定的眼神询问提姆:“我应该接过来?”


提姆点了点头。


“但、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东西?我一时半会儿猜不到你的阴谋,可是,可是我——”“……噢,是啊,我想用一袋好吃的不得了的棉花糖杀死你。”“看吧,我就说你根本不怀好意!过期的,注毒的?”“我绝对不会这么对待它,你个蠢蛋!就只是……就只是简单地接过去不好吗?”“我才不要!这种甜食,我——”“……我也不是特地给你!”“我知道,我只是……”


天啊,这也太蠢了。


“我们都停一下好吗?”提姆头疼地后退一步,现在他离达米安有两步远了,提姆扔出一个小小抛物线迫使达米安下意识接过那袋棉花糖,然后他深吸一口气。现在的气氛不像他们平时相处的那样,所以提姆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几秒的寂静后倒是达米安先开了口,只是最后越来越小声。


“……好吧,不管你有什么阴谋我都不会怕你。但还是@#$%……”


“什么?最后一句我没有听清楚。”


“…………但还是谢!谢!”达米安自暴自弃般将最后一个单词咬得格外重,然后赶在提姆露出那副“蠢极了的惊讶样子”之前转身,扬了扬左手里的数据报告,攥紧了右手的包装袋子,“看在你贿赂我的份上,我可以帮你改改这个漏洞百出的报告。”


提姆站在门口看着达米安头也不回离开,还是皱起眉头摆出蠢极了的惊讶样子。


“应该是我……说谢谢来着?”

评论
热度(63)

© 析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