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family]称职义警是如何处理棉花糖的(下)

上篇在这里




好吧,也不是说达米安就是没人情味的冷血动物,他面对大多数人会保持正常社交礼仪,完美诠释什么叫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和看你不爽但你没惹我我也只是私下翻白眼,但这点定力就是越跟人熟越下降,括弧,和提姆在一起时直降到零。这很正常,倒也不是说提姆有多么招人烦——好吧,他是很烦——总之达米安就是不喜欢他。他不承认什么危机感,只是潜意识觉得跟这么一个(自以为是的)聪明人合不来。

 

所以达米安觉得刚才自己被这袋该死的棉花糖吓到的样子很蠢。他习惯了和提姆之间嚣张跋扈冷嘲热讽,狡猾的提姆一定是看准这一点,趁他没有防备好让他出丑。

 

但这还是不能解释提姆扔给他这一袋一眼看过去就是无害产品的棉花糖是什么意思,它的包装袋都没有拆封,提姆不可能越过包装袋下毒。

 

达米安讨厌这种不安感,拜托,就只是一袋甜腻的小零食……他就是没办法说服自己放下戒备吃掉,但他更不愿意扔掉,那太没礼貌了。这像是提姆做出来的事情,可不是他的。达米安捏着这份礼物烦躁地回到了庄园,下一秒就随手丢在了客厅的桌子上,并祈祷阿福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把这东西收起来,随便哪儿都好,只要别让他知道。

 

“达米安?”突然一声呼唤让他睁大了眼睛,达米安转过头看到迪克正揉着脑袋从通往蝙蝠洞的方向走过来。

 

“……格雷森。”达米安点了点头,他几乎忘记了这是迪克定期归家的日子,“去见了父亲吗?”

 

迪克随意应了声,看起来匆忙又纠结:“我本想多呆一会儿,但布鲁德海文那边更需要我,我得走了。”

 

达米安撇撇嘴:“尽管去,我们这边才不需要你。”

 

迪克轻轻笑了声,就当他的弟弟在祝他一路平安吧,反正听达米安讲话大部分时间他都在自己脑补话语之外的意思。迪克两指并拢打个招呼往外走,在经过达米安身边时顿了一下,仿佛看到什么新奇的玩具:“嘿等等,这包棉花糖我可以带走吗?”

 

“什么?你什么毛病……”达米安挑起眉毛重又侧转过身,看到迪克已经自觉拿起那包小零食了,这个麻烦的甜食控,“在空中飞的时候不嚼点东西不舒服吗?”

 

迪克哈哈大笑起来:“我开车回去,你知道的,布鲁德海文到哥谭中间有一小段平野没有能牢固勾爪的地方。”

 

这句话成功得到了达米安的一个白眼,他摆摆手,努力压抑住情感,他不想表现得太热情,也不想告诫迪克它可能有毒:“给你好了,不过是一包棉花糖。”如果迪克吃完出事了就把德雷克大卸八块驱逐蝙蝠家,嗯嗯。

 

好了,他真的该返回布鲁德海文去了。迪克匆匆向刚从厨房出来的阿福道别,叼着包装袋空出一只手来找车钥匙。抢弟弟的棉花糖吃听上去很不“哥哥”,但他只是想多跟达米安讲几句话——他以为达米安肯定会拒绝,结果没想到迪克最后真的得到了这袋棉花糖,这是他与达米安关系进步的证据,是令人欣喜的发展方向。

 

……话是这么说,但刚在蝙蝠洞蹭了一盘小甜饼的迪克其实并不是很想吃,这话要是说出来一定会被“啧”,他不想让达米安觉得这是在耍他。无所谓了,迪克驾驶着BLUEBIRD,棉花糖被他好好放在车后座。这种增添防腐剂的东西过两天再吃也不迟。

 

在他穿过哥谭白天明媚的街道时,蓝牙耳机中出现了提姆的声音,他那边听起来有点嘈杂。

 

“迪克,我在庄园。阿福告诉我你回来了?”

 

“哈哈哈,这趟实在太忙了,我只是回来向B说明一些事情,下次回来好好和你们聚。”

 

“电脑显示杰森就在你附近,上次你委托我调查的那起贩毒案红头罩也恰好有参与追踪,现在我让他把手头资料给你,你先停车,我已经把坐标发给他了。”

 

“……”该说提姆这是敬业呢还是让人无法招架呢,迪克乖乖把车停在了路边。他其实挺希望哪天听提姆讲一句“好久不见,我很想你”,而不是一上来就讲工作。

 

“好久不见,我很想你。”

 

“对,对,就是这个…………嗯?!提米你突然在说什么?”

 

“呃……阿福在旁边举了一块板子,写着向迪克少爷如是说……好久不见,我很想你,嗯。”

 

迪克眨眨眼,颇有些无奈:“…………好吧,替我感谢阿福。”

 

他发誓挂断电话之前听到提姆的轻笑了。

 

 

看起来杰森确实离迪克很近,他没等多久就看到了杰森专属的拉风机车停靠在正前方,车屁股冲着他的那种。同样很久不见的杰森看起来也对这次见面完全没有激动的心情,迪克对此倒是习以为常。

 

“给,这是你要的资料,我们案件恰好重合的次数可不多啊。”杰森的语气带着点友善的笑意,尽管还是一副随性的样子用手肘搭在迪克面前半摇下的车窗上。

 

迪克接过资料放在副座上,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冲杰森挑眉坏笑:“你知道提米刚才对我说什么了吗?”

 

“他说‘迪克赶紧挂电话不要浪费时间了’?”

 

“…………太过分了吧杰森!他说的是‘好久不见,我很想你’!”

 

“我靠,”杰森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夸张地抖了抖身子,“太恶心了,阿福让他讲的吧。”

 

迪克无言以对,只好翻了个白眼用来表达愤怒,但他不知道如何反驳,毕竟事实真的就是这样。杰森笑了两声离开了车窗,用指节叩了叩玻璃:“我先走了大忙人,期待你下次回来,反正那会儿我肯定不在。”

 

这种时刻迪克总觉得他要做点什么,毕竟随着各自事业的进展他们几个本就难得一见,而杰森更是如此。迪克叫住了正欲离去的杰森,伸手从后座拿来了那包棉花糖,自然而然地递过去。

 

“……啊?什么意思,要我带给谁吗?”杰森有点摸不着头脑,但他还是接了过来。

 

“送给你的,”迪克眨眨眼,“来自大哥的礼物。”……好吧,其实是来自达米安的,但等他吃完再说也不迟。迪克坏心眼地期待杰森知晓后的反应。

 

一包棉花糖算什么礼物……杰森有些哭笑不得地目送迪克远去,把棉花糖向上抛弃又接住,转了一圈还是将它扔进了机车后座的边箱。

 

……他都没来得及拒绝这种甜腻的东西。

 

 

好吧,所以说命运这种东西是真的很奇妙 。提姆捏着棉花糖包装袋的手都在颤抖。这是怎样的巧合和不可思议,还是他必须经历的人生坎坷?

 

“杰,杰。”提姆用两根指头捏起包装袋一角凑到面前,神情凝重,“你是怎么得到这份天赐美味的?”

 

“迪克给我的,但我又不爱吃这玩意,所以来讨好一下在上一场行动中帮了我大忙的红罗宾。”杰森觉得提姆现在的样子很好笑,只不过是一袋棉花糖,他的反应太超过了吧。

 

提姆突然抬起脑袋盯着杰森:“迪克给你的?”

 

“……是啊,怎么了?“

 

好,完美,安全,警报解除,不是我那一份。

 

提姆及时切断了思考通道,防止自己猜出事情的来龙去脉。别多想了,它就只是一包再普通不过的小零食,迪克送给杰森,杰森送给我,和达米安没有一丁点儿关系,所以也和那晚不该收的谢礼没有丝毫联系。

 

因为愧疚而断糖分二十四小时的提姆觉得这个解释十分完美,他长舒一口气,然后迫不及待地撕开了包装袋。


评论(6)
热度(109)

© 析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