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碳

I LOVE RED.
新浪微博@您的析碳已上线
喜欢收到评论!评论好感+10086

[小白月]深海溺水。

  试着开个坑……说了是坑就不要抱幻想了(你)
媳妇儿的脑洞,一个关于精分的白澍自我追求和接纳的故事,画风多变,平铺直叙,ooc,勿代入真人。主粤澍肖白,或许会带点白澍水仙。

    如果说谁拥有能一眼分出他和他的能力,排在首位的绝对是肖战。
    眼角略带下垂状似睡不醒的是树苗,整个人神采奕奕的是澍;在肖战问候过后点头带点笑容回应的是树苗,笑的灿烂胳膊随意搭在肖战肩膀上的是澍。
    其实也挺好认的。肖战温柔的把澍搭上来的胳膊放下去,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拿起纸笔准备记录。
    只是他们都是白澍。
    “比起我你更愿意见到他?”白澍撇了撇嘴角,对面这个穿白大褂的人摆出一副冷漠脸的样子真是愧对他肖美人的外号。
    “我对你们两个是一样的。”
    “鬼才信,你从来不会拒绝他和你肢体接触。”
    “树苗也很少会那样做。”
    为了区分两个白澍,肖战通常习惯把其中一个称呼为树苗,另一个称呼为澍,说不上他叫哪个称呼时更甜一些,但是树苗对于自己的代号比澍多一个字这一点十分满意,这意味着可以多占用肖战哪怕0.1秒的时间。而且肖战叫树苗这两个字的时候末尾会带点儿化音,这个细节的发现让树苗向澍炫耀了好几天。
    白澍决定不再和这个医生讨论那个小鬼到底会不会和人肢体接触这个问题,他觉得有些无趣,乖乖的坐在肖战办公桌前等候对方惯例问话。
    “平常都是树苗来,我记得你不喜欢这些问话,怎么今天这么有兴致?”肖战并不急着开始工作,他把纸笔推到一边,单肘放在桌子上撑着脑袋,一副慵懒的样子——他是真的很累,昨晚工作到太晚,今天一大早又有病人预约咨询,肖战觉得太阳穴处的血管突突在跳。
    白澍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我主动要来的,那家伙哄两句就答应了。你不知道昨晚他折腾到什么程度,一个劲儿叽叽喳喳说明天来见你他有多高兴啊什么的,吵到我睡觉了我很生气,就随便骗骗他夺走了来见肖美人的机会,这是对他的惩罚。”
    肖战噗嗤一声迅速低头,顺势埋进自己靠在办公桌上的肘间臂弯,带着笑意的闷声传来:“澍,你骗了他什么啊?”
    “我说这次不来没关系,肖战会主动去看望你的,关爱病患嘛,苗苗你想他多关心你啊,要抓住人心就不能一直是你主动,你要营造一种欲推还就的高冷感觉,肖战喜欢那种,相信我。”
    “你说对了。”
    白澍懵:“……啊?你真喜欢欲推还……”
    “我的意思是我会去看他,”肖战立刻打断白澍的话,“关于病况,需要问他几个问题,到时候你记得回避一下。”
    “那……那现在我可以让他来见你啊,真是够了到头来我还是多余啊。”
    白澍的确有点不服,他讨厌肖战隔几天就要来一次的例行公事般的提问,所以他把这个活交给了不会拒绝的树苗苗同学,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树苗会因此喜欢上这位主治医生。
    肖战长得好看。这是澍苗二人全票通过的观点。但是树苗的原话是“肖战帅炸了怎么那么好看”而澍只是点点头顺便嘲笑了一番激动到不行的树苗。
    肖战很温暖。这个观点是树苗提出来的,因为他跟肖战待在一起的时间比澍更长,所以他有理由也有资格对着一脸不耐烦的澍娓娓道来他的肖医生有多么温柔多么暖心。他会在树苗紧张的时候露出一个宛如阳光般善解人意的微笑,自然而然的帮树苗整理衣角,会关心他吃饭了吗吃的好不好,尤其是,尤其是……
    尤其是在树苗与肖战对视后的一刹那,肖战总是会眨眨眼睛弯起嘴角,眼神中的宠溺让树苗快要窒息。不过这个他才不会告诉澍。
    肖战带着笑意的语气把白澍从回想里拉了出来:“你当是变身吗?让我想见就见啊。”
    白澍耸耸肩,没搭话。
    他不知道接下来怎么说,如果是树苗可能就一脸懵萌糊弄过去,可是他是澍,自认为比树苗更成熟更聪明的澍。
    对于白澍的病,澍和树苗其实都没有多少发言权,因为他们并不是白澍。
    可是说起来他们也都是白澍。这是一个互相矛盾却合理的结论。
    白澍是一个复杂的存在,他纠结偏执,有才气也有傲气,外界的利剑会穿透他努力维持起来的盾牌,所以他创造出了澍,一个强大的钛合金盾牌。同时白澍内心纯净如水,他向往世外桃源,用不谙世事的雨露养出一颗小树苗。等这一切大功告成,白澍这个创世神累了,开始犯困了,于是他沉沉睡去,将身体全权交由澍和树苗。
    一个愿打,两个愿挨。肖战是白澍的主治医生,他了解白澍仅次于了解他自己,在长达两年的接触里他已经完全摸清楚这两个人格的脾气,也见过那个创世神白澍一面——仅此一面,对方还是在催眠状态下障碍重重的说了一句话就又进入睡眠,醒来的树苗一脸懵圈状态让肖战哭笑不得。
    那句话是,“我将远离你,我也会回来”。
    不愧是在得病之前搞文艺的人,肖战想,说的话都这么文绉绉深不可测,带点预言家的味道。之后肖战也揣摩过多次这句话,但是并没有什么收获。
    肖战的目的是让白澍痊愈,他其实可以通过心理暗示和强硬的催眠手段让澍和树苗两个人格消失,但他不想那么做。澍和树苗都是白澍希望成为的人,存在即合理,如果这一块缺失那么白澍这个人还是有缺陷,还是会留下病根——只要他不完美,他就一定会想方设法让自己变得完美,那么指不定将来还会出现什么澍儿和白白。
    况且就私心来说,肖战不想让澍或是树苗其中任意一个消失。跟澍在一起很随性,他说话有趣,双商高,而树苗虽然时不时眨眨眼睛不明所以的懵一下,但大多时候还是非常暖心可爱,肖战离不开他们两个。
    这次本来照常只是一些常规提问,什么最近怎么样有没有遇到压力之类,但是肖战也很久没有在常规提问时见到澍了,一般都是树苗来,所以他忍不住想多问几个问题,就当聊天消遣也好。
    “澍?”
    白澍抬起头重新看向肖战:“什么?”
    “那些没什么用的问题我也不想问了,这次我们聊聊别的怎么样。”
    “肖战,你这句话是陈述句,而且你是医生,问什么是你的自由。”
    “好……”肖战故作神秘的凑上前,半晌才慢慢开口,“你的前女友,你们两个是怎么分手的啊?”
    “……”
    白澍被噎到,冲肖战翻了个白眼:“我能收回前言吗?医生也不能随便问。”
    “因为那天树苗来找我,很伤心很失落的样子,结果隔天你就告诉我你变成单身狗了,我很好奇,树苗又不肯说,就只能问你了。”
    白澍很浮夸的叹了一口气,摆出一副不要再问了不要让我回想起那段痛苦的经历让我一个人静静的表情,肖战勾了勾嘴角,他早都猜到了。
    “因为你不小心或者是故意让树苗出现在她面前了。”
    仍旧是陈述句,肖战总是这样,对一切胜券在握,在澍和树苗的相处之中游刃有余。
    澍也早就知道肖战猜到了,这也是他乐意和肖战相处的原因之一,两个聪明人都是一点就通,完全没有任何沟通上的压力。
    “这次真的是不小心,也因为这个树苗很自责。我不知道那个女人只喜欢我,她对树苗那种性格很厌烦。”
    肖战点了点头,这就可以说通树苗那天的状态了。他没说话,他在等着澍继续说下去。
    “……然后我就想,得,让肖美人的树苗受委屈了,不成啊,回去他得怪罪我,摆出一副冷漠脸对我……没错就是你现在的表情,那我多不值,还是分手吧。”
    肖战面无表情。
    谈话到这里就没意思了,接下来也是两人的胡扯,澍大概也是很久没和肖战天南海北的聊,没过多久就时不时来个隐秘的黄段子让肖战猝不及防,他倒是很想假装听不懂,可是他也百分百确认,如果他露出个迷茫的眼神,澍会嗤笑一声然后一本正经的给肖战讲,拼尽全力让他get到这个点。
    看着一脸意气风发侃侃而谈的澍,肖战几不可察的翻了个白眼。
    树苗你什么时候来看我。

评论(3)
热度(45)

© 析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