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碳

I LOVE RED.
新浪微博@您的析碳已上线
喜欢收到评论!评论好感+10086

[小白月]深海溺水。2

这章原本打算让粤粤和澍见面,结果写着写着就歪了,每次都是这样真是够了……我开始怀疑这个故事写出来到底和我心里想的有多大偏差。

顺便关于白澍称呼问题,前一章其实我有刻意注意这个问题,除了肖战他们心理活动和语言上会把白澍分成澍/树苗,其他的比如动作描写之类我全部写成“白澍”,因为感觉动作上面再分澍/树苗就会很奇怪,毕竟这副身体还是白澍的……我是这么想的。

还有前一章写总设定我把白老师写成精分的设定,今天去查资料不对啊!准确应该是多重人格,但是我不了解这些专业知识,肯定bug满天飞,如果有小伙伴好心指正我会很感谢的!

另外不要怀疑这个坑真的是主肖白&粤澍的,这章小小的碧欢是为后面做铺垫……对不起那些期待粤澍的人,下一章就会有啦!

好了我话唠完毕我滚——


  六岁的彭楚粤过生日,人家用玩具逗他:“欢欢,你的梦想是什么啊?”

  他小小的眉眼笑成月亮,带着自豪开口吼:“我希望世界和平!”


  二十三岁的彭楚粤过生日,聚在一起的朋友开派对,在一旁举着蜡烛的肖战问他:“欢欢,许个愿吧。”

  彭楚粤煞有介事的双手握成拳:“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


  生日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所以直到现在世界还没有彻底和平,都是彭楚粤的锅。

  

  彭楚粤的确心系天下。他的微博内容十有八九转发的都是哪家丢了小孩儿丢了宠物,肖战刚认识他那会儿曾经满脸凝重的说欢欢,你的号被盗了。彭楚粤对此翻个白眼反驳说那是人家有善心,肖战担心的说可是你转的那条是去年的啊,而且我记得那家的狗不是在发出寻狗启示两天后就找到了吗?彭楚粤望天说今天天气不错的。

  肖战和彭楚粤私下里算是十分要好的关系了,两人有各自的工作,肖战是一名心理医生,彭楚粤是个普通的上班族。但是他会自己给自己找活干,什么大型活动需要志愿者啦,哪家养老院需要个义工啦,彭楚粤绝对是打头阵那个,这让以肖战为首的他的一帮朋友也不得不跟着这个人到处转悠当义工。

  “跟我一起去吧,我们的爱好是世界和平!”

  “去你妈的老子要回家。”

  虽然话是这么说,彭楚粤也没有缠的很过分,基本上是谁爱去就跟着去,而且凭借着彭楚粤这个人的性格实在是很招人喜欢,他的身边聚集着一批玩的死心塌地的朋友,大家一起唱着友谊地久天长,撸着羊肉串灌青岛啤酒。

  以上为彭楚粤的脑补。其实大家聚在他身边主要是因为撩他很好玩。

  彭楚粤今天也被大家宠着。

  

  肖战一天的工作几近结束,正在慢腾腾收拾办公桌的时候,他想起来昨天和澍聊天时似乎约了今天要去看望树苗顺便问些问题。

  其实他没什么可问的,白澍病情稳定这么长时间了,已经过了再激发出一个人格的危险期,现在对于他的治疗主要偏向于保持其稳定的心理状态,给予足够的关爱和温暖。肖战试图从澍和树苗两个人格中获得一些蛛丝马迹,以求真正的那个白澍到底为什么要逃避这个世界,甘愿沉睡海底。

  他今天去看望树苗完全是出于私心。和这两个人格相处时间久了,肖战越发离不开他俩,主要是离不开懵萌的树苗。或许树苗激发了他骨子里和冷漠矛盾但并存的温柔,他总有种想要保护这颗弱不禁风的树苗的感觉,澍也坦白过树苗的确有这种能力,甚至让身为另一个人格的他失去了排挤的心理,从而出现了如今澍和树苗和谐并存在一副身体里的局面。

  肖战知道树苗喜欢他。有澍这个人的存在他不想知道也难。据说有一天树苗终于从懵圈状态回过神,脸颊微红,为了掩饰自己的害羞心理不停眨眼,对澍说我可能喜欢上肖战了,澍你不要告诉他,你千万别说出去。澍一脸惊讶的说好的,然后第二天和肖战见面第一句话就是肖战怎么办我有心理问题了,肖战嫌弃说你什么时候没有过心理问题,澍纠结的托腮嘟囔说树苗喜欢你可是他不让我说,我憋得好难受。

  但是知道归知道,肖战是个聪明人,他不会自己去找不痛快,作为一个有职业道德的心理医生,肖战从来都是把事业放第一位,其次才是爱情。既然抱着治好白澍的病的目的,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无论多舍不得,澍和树苗终究会消失,所以他努力的控制自己不要陷太深,凡事做个八分程度就足够了。

  但是偶尔还是要放纵一下的,比如今天主动去找树苗玩……哦,说错了,肖美人是去工作。

  所以他收拾好准备去赴约时接到彭楚粤电话的一刹那内心还是十分拒绝的,他不想为了和欢欢一起去找某条狗或者打扫什么会所而放弃和树苗的见面,对于劳累了一天的人来说树苗就是治愈人心灵的良方。尽管不情不愿,肖战还是迅速调整好自己以求嫌弃的语气不要太明显伤了彭楚粤的心。

  “欢欢?”

  “战战我好无聊。”

  肖战心说你竟然还会无聊,有点不太像平时的风格啊,于是他染上了一点担心。

  “怎么啦,义工当完了?”

  “没有,今天我没去当义工,我就是突然觉得好无聊。”

  肖战等着对方继续说下去,以他对彭楚粤的了解,这么突如其来的改变必定有什么原因。

  “你不是一直说你有个多重人格的病人你很喜欢吗,我在想你会不会把他介绍……”

  “不会。”

  肖战重新摆上冷漠脸,原来彭楚粤是这个目的。

  的确,肖战对于他生命中可以说的上是最好朋友的彭楚粤几乎是无话不谈,工作上的事他也会挑一些有趣的事告诉彭楚粤,而在最近白澍成了他最主要病人的这段日子,彭楚粤从肖战口中听到的也大多是“澍”和“树苗”的趣事,这让天生自带好奇因子的他十分想要认识这位有趣的多重人格患者。开玩笑,医生要对病人负责,他肖战是那么随便就把自己病人带出去的人吗?即使是最好的朋友也不可以,肖战回绝的十分干脆。

  “……战战,你不要拒绝的这么快。”

  “好吧,”肖战还是很善良的,于是他在心里默数五个数,重新对着手机开口,“不会。”

  够慢了,肖战你人真好。彭楚粤在电话另一边愤愤。

  他是真的很想认识白澍,他并不想让这位可怜的病患只活在肖战口中,彭楚粤想,哪怕只让我看一眼也好啊。

  “肖战大帅哥。”

  “嗯。”

  “战战,肖美人。”

  “嗯?”

  “我可以帮助你啊!今天我当你的义工好不好?”

  “我没有这么傻的义工。”

  “……”

  “而且你能帮什么忙,心理疾病不是开玩笑,万一你刺激到人家再惹出什么麻烦来我会考虑和你绝交的。”

  彭楚粤一愣,乖乖闭上了嘴。和工作扯上关系的肖战总是负责又严肃,让平时打打闹闹惯了的彭楚粤有点不适应。不过好像肖战说的没错,他一个什么心理知识都不会的人能帮什么忙,如果真的出现了肖战所说的情况他又该怎么办。

  那边沉默够久了。肖战单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最后把几份文件收拾进抽屉。

  “现在我有点事,完了找你喝酒。”

  “你是要去白澍那边吗?”

  听着彭楚粤不甘心的发问肖战没忍住笑出来:“你还没认识人家呢,就开始直呼名字了。”

  不过白澍这个名字,肖战也很久很久没叫过了。

  “没错。”

  “……哼,你去吧,本王找其他兄弟喝酒去。”

  “不许再找夏之光了,一个未成年人你也好意思拉人家喝酒,没我在场你也别和陈泽希喝,你又控制不住人家,万一他再喝高打坏东西怎么办?老谷今天说过他有事,还有……”肖战掰着指头数,“还是我最靠谱了,可是我有事不能陪你喝。”

  彭楚粤气结:“……肖战你他妈,下次撸串我绝对不叫你!”

  “好,你不叫我,自会有人叫我。”肖战轻笑,满脸的无所谓透过电话传到那一边,彭楚粤打定主意要好好考虑绝交这个问题了。

  “顺便走之前再给你说最后一句话,”肖战想起了什么一样勾起嘴角清了清嗓子,像是炫耀宝贝一样的语气让彭楚粤发疯,“白澍长得很好看。”

  彭楚粤突然沉默,良久才小小的切了一声:“不会比你好看。”

  肖战耸耸肩挂断电话。谁知道呢。


评论(6)
热度(34)

© 析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