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碳

I LOVE RED.
新浪微博@您的析碳已上线
喜欢收到评论!评论好感+10086

[蛋沐蛋]你不要走。

大晚上浑浑噩噩写出来的,可能之后会大改,我现在实在没有脑子去想了……请原谅,我其实还有想说的话和我自己的解释,关于蛋沐,等有时间改动这篇就好了。

平铺直叙烂尾ooc,请勿上升真人,接受意见,感谢你们让我进步。



————————————————

  夜晚漆黑,但不寂静,不荒凉,不沉默。

  它包裹秘密,安抚伤口,让受伤的小动物蜷缩起身体以求获得奢侈的安全感。


  肖战失眠了。

  他不是第一次失眠,之前训练过度也有累到极限反而睡不着,五个人在宿舍里开了一夜party的情况。失眠并不是什么稀罕事,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遭遇这样无奈而又不知所措的时刻。或多是白澍,或少是肖战。

  肖战并不经常失眠,可以说是很少,甚至比小孩儿夏之光还要少。或许是年龄的缘故,他偏向于沉静可靠,情绪上支撑不起大起大落的折腾,轰轰烈烈的波涛来得快去得也快,仅在无边的海面上留下微澜而逐渐淡入深邃。

  但纵使再维控,情绪这种东西也是神秘莫测的。肖战已经很努力的控制自己不在陈泽希雪藏的那一夜哭成泪人,只是视野出现盈盈的朦胧,透过这层朦胧去寻找自己的队友们,去安慰他们,拥抱,拍肩,一遍遍说着没关系,他会回来,你们不要哭。那一刻他把自己内心封闭,不让任何过激的情绪冲击自己,恨铁不成钢的轻敲处于崩溃中的夏之光,一副可靠的大家长模样。

  然后当天晚上,肖战失眠的彻底。彻夜未睡,第二天顶着黑眼圈重新投入新的训练,重新和大家一起为夏之光打气,帮助彭楚粤打理队内事务,和白澍一起插科打诨调节气氛。

  他不觉得困,一点都不,只是有深深的疲倦在里面。偶尔他会瞥见角落里夏之光独自对着猴子玩偶黯然伤神,撞见彭楚粤撑不住时自然而然的倒向白澍的肩膀。

  疲倦,还有孤独。

  所以今晚他理所当然的又失眠了。陈泽希被雪藏后,红队四人不管心里憋着多么汹涌澎湃而又复杂的情绪,表面上也是前所未有的拧成一股绳,放松休息聊天开玩笑的时间减少了,训练强度增大的有些不近人情。

  这是他们自己选择的。

  明天又是一场大战,红队四个人和白队五个人,老实说明天会雪藏哪队的人一目了然,只是个选秀节目,要的是顺利和收视率,大家都心知肚明的黑暗并不能妨碍少年们朝着心中幻想的光明努力。

  肖战已经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好几个小时了。他能听到周围传来深深浅浅的呼吸声,旁边白澍床头透来的微弱灯光和时不时小心翼翼的翻书声成了此刻这个房间里第二个清醒的讯号。

  身为风纪委员,肖战是应该去阻止白澍这样下去的,他应该说,白澍你要去睡觉,明天我们就要比赛了,你得好好休息。可是他又有什么立场去说呢?

  “澍。”

  长久处在黑暗中,突然的一嗓子干哑晦涩,让正好要翻页的白澍吓了一大跳。

  “……战战你没睡啊。”带着心虚和担心,白澍悄悄合上书本,朝肖战的方向望过去。专为夜间看书设计的小台灯灯光暗淡,并不能让他看清肖战此刻的表情。

  彭楚粤翻了个身,呼吸重新归于平稳。肖战安静不出声,就在白澍以为刚才的那声呼唤是梦话的时候,肖战有了动作。他动作缓慢又极轻,尽可能不发出任何声音的起身,随便披上一件衣服。

  白澍觉得不对:“你要去哪?”

  肖战绕过白澍的床前一把夺过他手边的书,再关了床头的小台灯,语气说不上强硬,也谈不上温柔,更多的还是深深的疲倦:“你现在睡觉,我马上就回来。”

  

  安静。

  墙上的钟表滴滴答答,夜风吹动窗帘沙啦沙啦,但肖战坐在公共休息室的沙发上,还是觉得太过于安静了。他为自己煮了杯咖啡,看样子现在也睡不着了,离比赛开始没剩下几个小时,干脆借助咖啡让自己清醒一下。

  肖战双手握住杯子取暖,慢慢凑到嘴边,一边想着心事就猝不及防被烫了一下。

  如果彭楚粤在身边,他会半撒娇半开玩笑:“欢欢,我被烫了,好严重啊,舌头不能动了。”

  如果白澍在身边,他会自然而然接受白澍的关心,坦然的流露情绪。

  如果夏之光在身边,他会告诉小孩儿他没事,不用担心,并回过去一个令人安心的微笑。

  如果……

  “肖战?”

  如果韩沐伯在身边。

  肖战像被触电一样猛地抬头,心脏砰砰直跳。

  他没有开灯,黑暗的环境中那个熟悉的轮廓从友军宿舍的方向走过来,同样悄无声息,同样温柔中带着坚定的音色。

  “沐沐啊。”肖战一瞬间放下心来,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韩沐伯在此刻出现意味着什么,他不愿意深究这些,因为他现在太困倦了,是那种精神上疲惫而身体却因为高负荷的训练迟迟无法进入休息的状态,所以肖战此刻的声音有点闷闷的。

  韩沐伯靠着窗帘透进的一点点月光几乎是摸黑坐到了肖战的身边。他偏头,看着肖战手握杯子,整个人恨不得缩进沙发里。热咖啡袅袅的氤氲飘到他这里来。

  “怎么大晚上还喝咖啡?”

  “失眠。”

  “……失眠你就喝咖啡啊,原来咖啡有助于睡眠,不可思议。”

  听着韩沐伯带有笑意的挪揄,肖战有点不自在的挪了挪身子。

  “明天又是雪藏赛。”

  他其实不想谈到这个,肖战甚至没问为什么韩沐伯这时候也没睡。他害怕问出来之后会对方会牵扯出他最不想听到的句子。可是肖战还是不受控制的提到了比赛。激烈的比赛,残酷的赛制,即将面对的分离。

  肖战难得消极思考了一回,可是他宁愿他现在恢复那个沉稳坚韧的肖战,而不是现在这样战战兢兢,胡思乱想,或许还会提到让对方不开心的事情。

  咖啡的浓郁香气仍在飘散。

  韩沐伯深深吸了一口气:“雪藏啊——”他学着肖战的样子往沙发里重重一缩,肖战感觉身下瞬间塌陷了一下,于是习惯性的笑着开起了玩笑:“啊,沐沐你好重。”“不是,沙发在躲避我的帅气。”“是是是,韩沐伯超——帅的。”“战战,我警告过你很多次,实话不可以乱说。”

  ……

  插科打诨了一会儿,气氛变得好了很多,就像以往二人任何一次见面调侃一样。他们还组队的时候,一起唱北方的狼和close to you,即使肖战到了红队二人也时常有交流。少年频道上大家聚在一起时,自动站成红白两大阵营,隔着好几个人,肖战和韩沐伯眼神对视的时候。

  现在的时光有多美好,分离时就多悲伤。

  肖战的笑声戛然而止,他将咖啡放在面前的桌子上,一言不发的起身。

  韩沐伯有些不明所以,讪讪的停了笑声询问:“战战,你怎么啦?”

  “给你去泡杯热茶啊,大晚上的还穿这么少,你不冷吗。”肖战的声音平静,韩沐伯低头看看自己的睡衣,也并没有很冷吧。但他耸耸肩重新窝回沙发,低头盯着桌子上肖战那杯咖啡逐渐变少的氤氲,眼角余光却一直跟随着走动的肖战。

  就泡一杯茶的时间来说,肖战离开的时间稍微有些长,韩沐伯从肖战手里接过暖茶时顺势抬眼,借着月光看到的是肖战困倦的神色。

  怪不得声音一直听起来没精打采。韩沐伯吓了一跳,把茶放在一边。

  “肖战,你脸色怎么这么不好?”

  “黑漆漆的你能看到什么啊。”肖战轻笑。

  “你的声音也没有活力啊,如果很困的话快去睡吧,明天……”

  “……明天是雪藏赛。”肖战慢慢接上话头,重新坐回韩沐伯身边,把自己缩在肥大的外衣里面。

  韩沐伯硬生生咽下了涌到嘴边的那句“雪藏有什么好怕的”。他不是很明白肖战在紧张些什么,是因为泽希走了给他带来的压力吗?明明已经能猜到这期节目组不管怎么样雪藏的都会是一名春之少年……

  韩沐伯抖动眼睫毛。

  肖战见身边人并没有接话,忍不住侧头望了一眼,良久挣扎着开口:“沐沐。”

  “什么?”韩沐伯也偏过头,在黑暗中与肖战对视。

  一片模糊。

  “我真的真的,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队友了。”

  “……我明白你。”

  “我想要努力。”

  “你已经很努力了。”

  “我……”

  肖战在队里一直充当的是安慰者的角色,他自觉承担一些责任,压抑内心的情感,所以他也忘了,自己是有树洞的,也有属于他的安慰者。

  也只有这一个人,能让肖战在他面前卸下成熟大人的模样,能让他肆无忌惮的去享受被安抚的安心感。

  肖战,无论何时都有一面名叫韩沐伯的坚强后盾。

  二人再次同时止住话头,沉默再次开始蔓延。

  肖战几次欲言又止想问一些问题,在咖啡几乎不冒热气的时候,他终于再度开口。

  “沐沐你为什么这么晚不睡?”

  韩沐伯愣了一下,轻笑一声摆摆手:“和你一样,失眠啊。”

  “是因为明天吗??”

  “……啊?我明天的话……我,嗯,明天还好啦。”

  “明天这个时候我们能再见面吗?”

  韩沐伯握紧双拳。肖战给他泡的热茶他一口都没动,这会儿好好的放在桌子上,和肖战的咖啡相得益彰。

  “雪藏的会是我。”平静,只有平静。这份平静让肖战心脏抽痛。

  这是一个大家都心知肚明的黑暗世界。我们都是提线木偶,本不该存在感情。

  肖战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他得到他想要的了?证实了一直不愿面对的猜想?

  他想要张口安慰些什么,却只有在开口发出“沐沐”两个字时卡住。

  “就像光哥和泽希之间,他们会选光哥。那我和子凡之间肯定也是这样啊。”韩沐伯其实没多在意,从一开始就知晓的结局并不妨碍他在即将到来的明天的舞台上绽放光彩。他心痛的是,会有一段时间看不到兄弟们了。看不到此时坐在身边的肖战了。

  他的实力不需要这个舞台来全盘否定,韩沐伯固然会表现出不自信的一面,但是他和肖战一样骨子里不愿放弃。

  “……我等你。”

  肖战最后说出了这三个字。字正腔圆认认真真。

  我等你找到合适的机会,我们再一起同台。

  “你也要等我。”

  等节目结束之后,我们一起去吃火锅。

  

  窗帘被月光浸染的通透银白,夜风吹拂起的丝缕咖啡和茶香萦绕。

  仍旧黑暗,仍旧不光明,但是这一切都没关系。

  韩沐伯瞳仁里藏着光明。

  此刻我们约定未来。

  

  韩沐伯扬了扬嘴角,最后拍了拍肖战的大腿起身离开沙发。

  “晚安了肖战,明天见。”

  肖战没有说话,他一直看着黑色的背影融入黑暗,才慢慢的开口,却终究没有出声。

  [你不要走。]

  再陪我一会儿,不要这么早离开。


评论(2)
热度(29)

© 析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