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碳

I LOVE RED.
新浪微博@您的析碳已上线
喜欢收到评论!评论好感+10086

[小白月]深海溺水。3

小白月主粤澍肖白。

上次的3因为bug太多删掉了,卡了这么久新的终于产出来了……好的,仍然感觉bug很多,好难写啊他们三个(是你水平不够。

下一章节奏会加快,如果有下一章的话(……

平铺直叙ooc有,请勿上升真人,欢迎讨论欢迎批评。



    彭楚粤只是好奇,多重人格到底是怎样一种疾病,是会让人发狂还是偏执。等好奇因子过了,他就还是那个安分守己偶尔做善事的彭楚粤。

  所以当他打给肖战办公室的座机被白澍接到的时候,彭楚粤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肖战之前已经拒绝过他,所以他心里默认这辈子不会认识白澍了,不过也算不上什么损失。

  但现在峰回路转,他没去刻意挑选肖战刚好离开办公室的时间,也不会预料到此刻白澍就在办公室的座机旁。而白澍,就只是觉得好玩。

  

  “肖战!晚上撸不撸串!”

  白澍接起电话的一刹那就传来了元气满满的叫喊声,他有点被吓到。对方带着粤语口音的语调中藏不住的情绪瞬间感染了自己,这让缓过来的白澍嘴角上扬。

  “肖医生不在。”白澍先是礼貌的告诉对方,然后就开始控制不住的想要知晓更多的事,“你是他的朋友吗?”

  “啊?……我是。”彭楚粤懵了一下,电话那头不是肖战啊!那刚才自己大吼大叫岂不是很丢人?彭楚粤揉了揉眉毛,为了缓和尴尬的气氛也开口提问,“请问你是谁?”

  “我叫白澍。”

  彭楚粤动作顿住,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白澍?多重人格那个?”

  嘴比大脑更快一步,当彭楚粤意识到说出了什么之后已经晚了,他双手抓着手机指节泛白,满满的愧疚和不安,还有害怕的心理立刻涌上心头。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我就是多重人格那个白澍。”

  彭楚粤突然怂的后背发凉,因为白澍过于平静的声音。

  “多交一个朋友也好啊,你现在要不要过来玩?我们可以认识一下。”白澍突然笑出来,浅淡的笑意,让彭楚粤刚才感受到的寒意成为一种错觉。他犹豫,紧咬下唇不知道要不要答应。

  他当然是想和白澍认识的,但也知道这样做会惹肖战生气,况且最重要的——他骨子深处是害怕的。比起好奇,更多的是对于未知的恐惧。

  白澍仿佛看穿了什么,握着话筒说的随意:“没关系啊!你就当偶然来到这儿找肖战玩,我们可以假装没有这通电话,如果你要来,那就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彭楚粤站起身:“好。”

  至少这一刻,他的心里只有单纯的期待紧张和不安。

  

  “好,澍,今天我们把这个做了就没问题了。”

  肖战坐在办公桌后方,抽出病历卡推到白澍面前,嘴角弯起弧度点头肯定。

  白澍接过病历卡看了肖战一眼,做痛心疾首状:“战战,你太漂亮了,漂亮就算了你还冲我笑,我受不了了。”

  “不要用漂亮这个词。”肖战难得心情挺好,尾音上扬。

  “那就,战战你真好看。”

  “好好好,我好看。”肖战看着人笑,“快填吧。”

  于是白澍低下头填表格,肖战双肘撑在桌子上透过指缝看着白澍被睫毛遮盖的眼睛和高挺的鼻梁。他不知不觉就想到了树苗。明明是同一个人,可就是能让人一眼分辨出谁是谁,这可真奇妙。树苗睡够了吗?他什么时候会醒来呢?想到这里他就被自己吓了一跳。医生怎么能有这种想法,肖战不自觉皱起眉头,试图掩盖自己的小心思。

  正胡思乱想着,敲门声就响起来了。

  “肖医生在吗?”带着粤语口音的问候一下子让肖战打了个激灵。他起身下意识站到白澍面前,拉开门。

  “欢欢?”

  惊讶里带着一丝愤怒,肖战抿了抿嘴。

  “肖战!我给你打电话你没接,我正好路过嘛,就……啊,你有客人啊——”彭楚粤面露尴尬,向肖战身后的白澍点点头,后者趁着肖战没有转过来,对着彭楚粤挤挤眼睛。

  “我不是说过办公室不能随便来玩吗。”肖战拉过一把椅子,路过白澍时顺便瞅了一眼他的病历表格,填的还不到一半。

  “你生气啦?”彭楚粤还是有点心虚的,他小心的拉过椅子坐下,视线避开白澍,观察着肖战的表情。

  肖战叹气,耸耸肩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没有。”

  然后现场开始沉默,肖战纠结着不知道怎么介绍,他打心眼里是不想把病人介绍给朋友的。肖战工作和私下一直分得很清楚,何况白澍是比较特殊的存在,他是白澍的主治医生,所以肖战更了解面前澍这个人格的人来疯性格。

  “我叫白澍~”白澍带了点悠长的尾音,托着腮对着彭楚粤笑嘻嘻。

  肖战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用手指不耐烦的敲打桌面。

  “啊!”彭楚粤故作吃惊状,看看肖战又看看白澍,“这就是那位白澍啊!你好你好,我叫彭楚粤。”

  “我从战战那儿听过你,欢欢~是吧!”

  彭楚粤不习惯生人叫他欢欢,面向肖战:“你怎么把这个名字往外说啊。”

  “是是是,我的错。”肖战迅速道歉,他现在只想赶紧拖着彭楚粤离开,于是他暂时忽视彭楚粤,努力克制自己用平静温柔的声音嘱咐白澍,“这张表不填也罢,只是走个形式,澍。”顿了顿,肖战看了彭楚粤一眼,“对不起啊,我真不知道他今天会来,树苗就托你照顾了,你的情绪会影响到他,你可以不用在意这个人的,彭楚粤就是这样心大,往后我会让他不要再——”

  “战战你太紧张啦!”看着肖战小心翼翼的样子,白澍笑的前仰后合,他越过肖战望了望后面的彭楚粤,然后视线回到肖战这里,眨眨眼一脸真诚,“我觉得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肖战一时语塞,然后叹了口气。白澍得病后很少与人来往,他几乎除了肖战就没有更加亲密的人了,朋友这种东西,不论是澍还是树苗,都是不可多得的财富。

  于是肖战退而求其次,想了想彭楚粤,他算是肖战所有朋友里最放心的一个了。认识时间足够长,性格好,不是会引起白澍太大的情绪变化,如果方法适当,友情的温暖甚至可以缓解白澍的病情。

  似乎是个不错的注意。

  肖战松口,后退一步让自己不挡在彭楚粤和白澍中央,重新恢复春风化雨暖风拂面的笑容,正式介绍了两人。

  “好,你们自己选择这样的。这位是彭楚粤,这位是白澍。希望你们好好相处。”  


评论(5)
热度(25)

© 析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