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碳

I LOVE RED.
新浪微博@您的析碳已上线
喜欢收到评论!评论好感+10086

[小白月]北极熊们都抱团取暖。

对不起!!我是个罪人!刚才手滑点了删除这篇……啊啊啊再占一下你们的主页,很抱歉!

——————————



     夜晚的北京,灯火辉煌,高贵与俗气并存,接纳吞吐来来往往的人群。

     街道两边LED光源璀璨,肖战却无暇欣赏。他拿出手机给白澍发短息:我到了,哪个包间?

       距离比赛结束快一个月,所有灰尘悉数落下沉淀,曾经被舞台上的灯光闪的眼花的少年们,也在这段难得的休息时间好好调理了过来。

     眼下的肖战,一袭风衣,发型没有被刻意打理过,刘海带着凌乱软趴趴的搭在他前额。没有熟人在身边,也不需要精心准备镜头前的表情,肖战现在理所当然一副冷漠脸低头接收白澍刚才发过来的信息。
 
   “303包间,欢欢已经到了。”

     他难得露出个笑容,转动手腕收起手机,大踏步朝着面前这家外表豪华的大酒店走去。

       空气里浓烈的酒味也掩盖不住各种鲍鱼鸡翅混杂起来的味道,肖战有点不适应的皱了皱鼻子,也没心情好好观察店里的装潢,径直走上电梯来到三楼,左手边第三间上赫然金灿灿的号码牌:303.

     “我有种来到旅馆包房的感觉。”

     肖战甚至都没仔细看一眼房里的另外两人,自顾自放下背包,惬意的坐到离自己最近的一把椅子上。

     “都是白澍的品味。”彭楚粤十分嫌弃的把锅推给旁边的白澍,后者不服,差点站起来反击:“明明彭楚粤刚才还夸这里金碧辉煌倍儿有面!”

     “白澍!我什么时候说过!”

     “战战进门前一秒!”

     肖战好笑:“我来了你俩第一反应就是当着我面吵架是吧,好,看来我是多余的,我走了。”

     假急战被白澍不怎么走心的挽留下来。 

    
    包间里灯光暖意袭来,肖战奔波了一天的神经好好的放松下来,在白澍和彭楚粤面前。

    这次本来彭楚粤是打算叫上夏之光和陈泽希一起的,奈何前者要临时补一段时间的文化课实在没有时间,而陈泽希也是四海为家玩的正嗨,笑嘻嘻开玩笑:你们红四聚就行啦。气的彭楚粤一个电话拨过去长途谴责了陈泽希一个小时。

    这次他们来到北京小聚的确是临时起意。起因就是彭楚粤大晚上在红五微信群里多愁善感又娇滴滴(白澍语)的说了一句:“我想你们了。”

    熬夜没睡的白老师乐:“彭彭来北京找我玩啊!”

    彭楚粤:“来就来-.-”

    肖战不开心的表示:“再这样你们会失去我的。”

    然后他也买了机票。

 

    三月份的北京,风大,尘土厚。隔着一面墙躲在室内就像是进入了世外桃源。

    这家酒店不愧是接纳四方,连正宗重庆小火锅都有,原本以为今晚要吃一晚上大鱼大肉的肖战瞬间心情就好了起来,点了小份的红汤表示这个火锅他承包了。

    白澍今晚是充满了电来的,满场活蹦乱跳,一会儿把彭楚粤筷子碰掉,一会儿凑过去和刚涮好羊肉的肖战抢吃的,被骚扰的二人相视一笑,一人架住白澍一只胳膊就开始挠他痒,白澍十分有骨气的不断做着无谓的挣扎,最后三个人抱成一团滚到沙发上。

    三个人也可以玩出一群人的气氛,延续了在宿舍的画风,这舞台王者般的霸气,这生活疯子般的闹腾。

 

    灯光暖暖的,酒过三巡,三个人都有些放松的彻底。

    菜吃的七七八八,彭楚粤盯着面前的小酒杯,突然起身,十分豪迈的端起酒杯示意还在吃吃吃的二人。

    “起来起来别吃了,我们来喊一遍我们的口号吧!”

    “好啊!”

    彭楚粤气运丹田:“淇兵战将!”

    白澍和肖战对视一眼,笑着起身:“——遇纲泽强!粤战粤勇!澍起星光!”

    彭楚粤不尽兴:“燃烧的火焰!”

    “——是少年红!”

    “有淇哥!”

    “必有淇弟!”

    “小白月希光!”

    “遇谁都不慌!”

    “小白月希光!”

    “永远不散场!”

    “小白月希光!”

    “哪儿那么多口号让你喊——”

    白澍在下面扑进肖战的怀里二人笑成一团,透过朦胧的氤氲抬头望着他们的彭楚粤大王站在凳子上举着酒杯摇摇晃晃。肖战声音染着酒精,听起来却和平时一样冷静。

    “欢欢,小心点。”


    白澍今晚一直在笑,就像被人摁下了不会终止的开关,肖战和彭楚粤二人一点点不协调的小动作都能让他扭成一团笑个不停,直到笑出眼泪透不过气。

    “澍,你慢点。”肖战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继续低头专心的涮羊肉,彭楚粤在那边对着白澍吹胡子瞪眼。

    “我没哭。”白澍直起身子用手抹着眼角,突然没头没尾的来了这么一句,面上还带着甜甜的笑。彭楚粤把酒杯轻轻放在桌上,肖战抬头看着白澍眼眶逐渐褪去的水汽。

    遇谁都不慌,永远不散场。

    可惜他们遇到公司某些安排会慌,也不是一直都可以不散场。

    这些只是粉丝更是他们的美好期望。是期望,愿望,幻想,天真,还有不真实。

    他们并不想矫情的说什么我希望我们永远不分开,只是想在各自踏上梦想征程的时候,可以笑着挥一拳过去,以兄弟的名义。

    “看你的了,大影帝。”

    “演唱会给我留一张VIP票啊!”


    到那时候可以尽情的笑着祝福,就允许在此刻,在兄弟面前露出脆弱一面吧。


    肖战一直专心低头涮火锅,当白澍说出“我没哭”的时候,他抬起头来,于是三个人六目相对。

    六个红眼眶。

    肖战:“这火锅够正宗,连我都被辣哭了。”

    白澍嘲笑他:“你一个重庆人被火锅辣哭哈哈哈——”

    彭楚粤左想右想找不到理由,干脆转移话题:“白澍你也没好到哪去。”

    白澍撇嘴:“彭楚粤你别说你是被酒呛哭的。”

    彭楚粤低头看了看空空的酒杯:“是。”


    窗户没关严实,一丝晚风在这时候吹进来,拂动彭楚粤额前的刘海。他看了看白澍,后者仍旧挂着甜甜的笑,他真担心白澍会笑的嘴巴僵硬。他又看了看肖战,人家又低头专心对付火锅,被蒸汽氤氲遮盖住的双眸想必也是红红的。

    他抿了抿嘴,站起身,走到白澍身边。

    白澍:“你干嘛?”

    彭楚粤没理他,转头去招呼肖战:“肖战,过来。”

    肖战抬头看了看,起身应了一声,有些恋恋不舍的放下筷子,揉了揉眼睛,来到白澍另一侧。

    下一秒,彭楚粤俯下身子,把白澍和肖战抱了个满怀。


    北极熊们都抱团取暖。

    生在北极,寒冷刺骨,无人问津。也只有彼此的拥抱可以传递温暖。


    

    “……彭楚粤。”

    “嗯?”

    “酒味太大,走开。”


评论(10)
热度(53)

© 析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