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碳

I LOVE RED.
新浪微博@您的析碳已上线
喜欢收到评论!评论好感+10086

[小白月]深海溺水。4

小白月主粤澍肖白。

ooc,切勿上升真人。

是这样的,文中关于多重人格病症全是我瞎掰扯的,快把自己也绕进去了……欢迎专业人士指点。





       白澍最近得到了一个很好的玩具,据肖战说,有助于缓解他的病情,稳定情绪,释放压力。是一个多功能到可以打满分的玩具。

  玩具名字叫做彭楚粤。

  

  彭楚粤翻了一个惊天大白眼。

  那边白澍还在和肖战说个不停:“所以我就说吧,战战……你看你看,彭楚粤白眼又来了。”

  肖战装模作样用手掩了一下嘴:“诶呀还真是,澍你说对了,欢欢白眼频率真的很高啊。”

  彭楚粤忍无可忍:“白澍!肖战!”

  还没等到他继续发作,肖战这回是真惊讶了。

  “……欢欢,什么时候你叫我俩名字的时候把我放在后面了?你和澍才认识几个月啊?朋友不能做了。”

  

  几个月前,白澍用几个糖豆一样甜的笑容和真诚的话语让彭楚粤和他联合小小演了一场“我们想要做朋友你不要拦着”的戏码,那时肖战三思之后妥协,私下给彭楚粤打预防针,白澍这个人说简单也不简单,难懂倒也不是很难懂。只是再怎么说他也是一个多重人格病患,你要注意点,该有的底线和禁忌还是要有。彭楚粤郑重的答应了他。

  接下来他发现,白澍不是他想象中的样子。

  认识没几天就软磨硬泡让他允许白澍叫他欢欢,然后迅速串通肖战组成所谓的闺蜜line,也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让肖战get到“一起撩欢欢让他炸毛不觉得很好玩吗”这个点。认识多年的那个温润成熟居家的肖战就被白澍磨成了小恶魔。对此肖战倒是颇有微词,辩解说我其实早就想这样了,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和我一起好吗。

  彭楚粤:??????

  白澍依然笑得甜,懒懒的趴在桌子上,透过袖子褶皱看彭楚粤抿着嘴假装不开心的样子。

  他最近的确很开心,彭楚粤容易炸毛,偏偏不具备伶牙俐齿回击的能力。发现这一点的白澍利用自己的优势,以调戏彭楚粤,然后看着他生气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为乐。所以他最近情绪稳定,每天挂着笑容,仿佛找到人生目标一样的转变让彭楚粤越加有所防备,用肖战的话来讲就是起了疗效。老实说这些东西他不在意,治得好治不好,只要现在的小日子过得安稳就行了。他不认识这具身体的主人格,也就是最初的那个“白澍”。

  

  肖战曾经询问过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记忆,白澍一脸奇怪说从记事起啊,有爸爸有妈妈,有花有草有太阳,这些年走过来很正常啊。只是某天突然出现了树苗,他才犹犹豫豫来找肖医生。

  肖战低头翻了翻手中的病历:“但是你的确不是主人格。”

  白澍耸耸肩,也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活了这么多年被人告知自己之前的记忆可能是假的,这真是科幻电影经典桥段。

  他对真正的那个白澍好奇,敬畏也远离。不论他是因为想要逃避什么而创造出来了澍,又因为什么创造出来了树苗。他不管这些,只想让自己活得舒坦,然后把树苗照顾好。这是肖战的意思。

  多重人格治疗办法之一:鼓励各分离的人格之间的内部交流,因为这种内部交流有助于“拆除”置于主体人格和后继人格之间的隔墙。

  通俗说就是他和树苗得相亲相爱,或许就融为一体把原来那个白澍逼出来了呢。

  澍轻笑一声,诶呀,什么融为一体,真污。

  

  回到现在,白澍仍旧懒懒的趴在桌子上,透过袖子褶皱看彭楚粤抿着嘴假装不开心的样子。

  肖战一边和彭楚粤插科打诨,一边不经意间抬腕看一眼表,惊叫出声。

  “诶呀,太迟了。澍,现在赶紧我送你回家。”

  彭楚粤也后知后觉拍了一下脑门,他也玩的太过,忘记了肖战之前说过的事。

  不论是澍还是树苗,都不能单独活动太长时间,这是为了防止人格之间过于独立而产生排挤和占有身体主权的思想。白澍当时被噎到跳起来反驳:“战战你觉得我是这种人嘛!我会这样对待树苗?!”可是肖战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强硬的不行。

  白澍叹了一口气,不情不愿起身。

  彭楚粤把什么都想得很简单,他和肖战一齐起身,穿上外套回头就看到白澍叹气的脸,有些于心不忍。

  “肖战,过了明天也不迟啊?”

  肖战整理好风衣的领子,偏头瞪一眼彭楚粤:“都怪你这两天总喊人出来吃饭,澍已经一星期没有‘休息’了。”换句话说,他已经一星期没见到树苗了。

  彭楚粤心虚,挂上抱歉的笑容想糊弄过去:“是我的错啦,白澍……不是,澍这次,嗯……和树苗交换,要多长时间啊?”

  肖战好笑:“你以为他俩是定时炸弹啊?到时间了就爆炸放出另一个?”他回头看了看还在磨蹭的白澍,声音稍微放低了点:“这种是当然要看他们自己啊,医生是不能干涉他们正常生活的……而且你干嘛,不是刚才还谴责我们吗,怎么这会儿还没分开就舍不得了?”

  白澍听到舍不得三个字,一个大步挤到两个大高个之间:“谁!谁舍不得我!”

  肖战:“彭楚粤。”

  彭楚粤:“肖战。”

  白澍:“……”

  

  三个人坐肖战的车到了白澍家门口,彭楚粤一副熟人串门的样子就要下车进门,被白澍阻止。

  “战战说得对,我这两天是冷落树苗了,我得回家给他道歉。他不喜欢生人,粤粤你就别进去了。”

  彭楚粤怔了一下,悻悻的说好,那我和肖战先走了。

  他到底和白澍算是生人。尽管澍和树苗是可以看做两个人的,但严格来说他们都是白澍。

  这个问题彭楚粤想了很多次,从不善于严谨思考的他意料之中就经常被绕进去,他向肖战求助,后者一脸意味深长:这就是多重人格病患们的特点啊。

  你永远不知道你在意的那个个体下一秒会变成什么样子,是会被融合还是消灭,变化不定阴晴圆缺,你不知道他们可以算作一个人还是各自单独的灵魂,你被这一半接受,被另一个人格唾弃,在夹层之中寻找最初在意的那一部分,然后想要保护他。

  但是你想要依靠外界干涉去强制留住这一部分是不可能的事。想要彻底治疗,就得先失去。

  而眼下,起码明天,后天,甚至大后天,他都可能见不到澍了。

  

  肖战把看着白澍进门背影发呆的彭楚粤用力扯回车上。

  “别搞得和生离死别一样,澍又不是不会出现了。”

  彭楚粤也不解的皱起眉头:“奇怪,你说我为什么突然不想让他回去啊。”

  “没玩够啊。”

  “也不是……”

  彭楚粤还在努力思考求解,肖战轻轻发动车子,从后视镜看一眼后座的人,目光平静没有波澜。

  


评论(12)
热度(29)

© 析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