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碳

I LOVE RED.
新浪微博@您的析碳已上线
喜欢收到评论!评论好感+10086

[战我]一盘棋。

  我是一位刚上任的狱警,怀揣梦想,积极向上,待人热情,心地善良。


  “好,现在就是老韩和老王之间的对决了!”周围同事们起哄,吵吵嚷嚷把我和这个叫做韩沐伯的同事围在一起。


  韩沐伯露出他标志性的牙龈冲着我笑,说老王承让了。我冷哼一声,迈开一字步,双拳藏于背后,目露杀气。


  四周砂石闪烁,围观人群的呼声渐渐远去。只剩我和韩沐伯,面对面坦荡的瞪视。


  “你准备好了吗?”我小心藏起气息,警惕地看着他藏起来的拳头。


  “准备好了。”


  “三——”


  “二——”


  “一——”


  “石头剪刀布!”


  就在他露出手掌的一刹那,我凭借多年在警校锻炼出来的鹰眼准确快速捕捉到了他的下一步动作,再以身体巧妙地遮挡延迟了半秒钟从而变拳为剪,出击。


  韩沐伯是布,我是剪刀。


  哼哼。


  围观人员发出喝彩,团团把我围住贺喜,同时也不忘嘲笑一下韩沐伯。


  “三连败!不错嘛老韩!今天也不能去巡5号了吧?”


  “可惜了,明天还有机会哈。”


  “老王,帮我给5号带个话,就说我们有个同事叫韩沐伯看上你了!”


  众人哄笑,韩沐伯气急败坏的去讨伐刚才的那名狱警。我则是笑嘻嘻的和众人开着玩笑,一边在心里瘪嘴。


  怎么可能说这种话,摆明了树情敌嘛。


  如你所见,狱警每天的生活也是多姿多彩的。这所监狱不大,我们所管理的是一般的小犯人,没有难缠也没有闹事的人,我们和犯人之间的关系甚至还很和平,每天都平静祥和的有点无聊。直到几天前转来一名新犯人,在大家依次打过招呼后发现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这名犯人好看的有点不像话。


  一米八几的个子,嘴角总是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对谁都是温温和和,一双微微下垂的眼睛里像是发着光,笑起来颇有几分像兔子。用韩沐伯的话来说,这个人不会是个韩剧演员吧。


  他叫肖战。犯罪档案记录他走私毒品,有同事去询问,肖战眼里含着无辜,坐在地上被我们围住,抬头声音微弱的开口,很久不见的朋友突然出现交给我一样东西,我想都没想就答应先帮他寄存。我真的不知道那些是毒品。我们问肖战那你怎么不为自己开脱一下?肖战皱了皱好看的眉毛说,试过了,没用。


  ……暴击。


  最后我们一致得出结论,朋友不是人!让我们战受这么大委屈,朋友你不是人!


  然后我们面面相觑。咦,你刚才是不是说了“我们战”?


  ……之后我悲惨的发现同事们一个个都是狼。或许我们在男人堆里呆惯了,充斥着各种肌肉和光头里突然出现一位没剃光头的美人,大家都按耐不住了,争相提出以后肖战归我管了。


  就在我们因为美人的巡视权争得不可开交差点打起来的时候,老韩,对,就是那个素有山东段子手美称的韩沐伯探头提了个建议,说要不我们剪刀石头布吧,两人一组分胜负,淘汰制。最后全票通过这个提案。


  可惜提出这个方案的韩沐伯,一次也没有赢过。


  今天大概是他离比赢最近的一次。我们两个冲破重围进行最后厮杀,可惜他还是败在了我的鹰眼之下。


  不过老韩,看在你好看的份上,我也不是不能在肖美人面前稍微提一下你的。


  我撇下黯然伤神的韩沐伯和嫉妒得牙痒痒的同事们,迈着轻盈的步子走向那个有点特殊的单人间格子监狱。


  上面的头儿特地吩咐过这个肖战的案例有点特殊,现在具体细节还没搞明白,总之就是先把他单独放一间。这倒方便了我们和肖战单独碰面……不是,我是说方便我们严苛认真细致的工作。


  走在幽暗的走廊,腰间钥匙串儿当啷响,四周只有我一个人的脚步空荡的回响着。这个情景怎么看怎么像电影里常出现的镜头,伴随着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


  比如越狱,比如劫狱。


  不过要说真有人劫狱我是信的。如果我认识肖战这么一个朋友,而他被莫名其妙冤枉进了监狱,我肯定不乐意他受半点委屈,脚一拔就英雄救美去了。


  如果要说肖战越狱,我只希望在我巡完之后他再越。那种“给我一个香吻我帮你越狱”的桥段。


  以上都是想象。


  到了他所属的那间格子,我定住脚步,钥匙串儿发出清脆的一阵响,惊醒了铁栅栏之内的那个人。


  肖战瑟缩在硬板床上,紧贴墙壁,双臂将自己圈起来,眨眨眼看到我的样子,肩膀放松下来。监狱的环境弄得他有点虚弱,没有条件打理的脸上冒出胡渣,发丝凌乱搭在额前,倒也更显出肖战特有的颓败美。


  他叹息:“终于有人了啊……”


  我忍住不再盯着他脸上的胡渣,低头摆弄锁。咔哒一声,我推开铁栅栏迈进来。


  “觉得太孤独了?”我试着和他搭话。


  “……这周围都没有人啊,我以为我会和几个人住在一起呢。”肖战抬眼看着我走进,舔了舔嘴唇,“电视上都这么演。”


  “那是电视。”我走到他床边站定,俯视着这个虚弱的男人,努力让自己显得温柔,“今天怎么样?”


  肖战稍微歪了歪头,消化着我的话,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垂下来抠着身下的床单:“还……好啊。”


  带着鼻音,听得人心里痒痒。


  我点点头,一时没了话题。倒是肖战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突然弯弯嘴角笑出声来,一瞬间露出两颗兔子牙。好像觉得不合时宜,于是他赶快低头遮掩,再抬头看我的时候又恢复了表情,努力作出无辜的样子看着我,眼里泛光,只是紧紧抿住的嘴告诉别人他在憋笑。


  妈的,剪刀石头布明天我也一定要赢。


  “笑什么?”


  “……没事,因为前几天他们都没有进来,只是在门外盯着我……心里很发毛啊。结果你今天直接推门进来了。”


  的确,巡视其实没必要进来,只用在外面吆喝两句就好了。但是……那帮家伙真是不懂变通,放着这么好的机会就只是在栅栏外面怂的进不来?很好,看来我是我们中第一个近距离观察肖战的人了。


  我配合的笑笑:“看到我进来很意外?”


  “非常意外。”他严肃地坐直,“我以为让我一个人呆在这儿就是防止别人接触我。或者……防止我接触到别人。”他语气温温和和,一脸人畜无害,说的话我倒是听不懂了。


  “什么意思?为什么防止你接触别人?”


  “这是我进来的第几天?”他跳到了别的话题。


  我算了算:“第六天。”


  肖战鼓起腮帮子缓慢地点了点头,样子颇为可爱。而后眼神突然迸出光彩,眉飞色舞的看着我:“那我明天就可以出去啦!正好七天嘛。”


  “……???”我满脸写着问号,不是很明白。


  “彭楚粤办事效率挺高,是吧?他还真把事情压下来了。”肖战并没有理会我,低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七天也够憋的了,出去估计一堆烂摊子吧。”


  我壮着胆子打断他:“你的刑期还没到。”


  肖战抬头,仿佛是才察觉到我这个人,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弯弯眉眼,自然地撑着硬板床落地。刚才明明还是一副虚弱的样子,这会儿一站到地上,明显的身高优势顿时就把我比下去了,面对突如其来的泰山一样的气势,我没由来的怂了不少。


  “七天是我能忍耐的极限,其实也是彭楚粤能忍耐的极限了。对我来说,刑期已经到了。”现在的肖战语气冷冷淡淡,我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


  靠,我是个狱警啊?!


  乱七八糟给自己加加油,我重新抬头对上他的视线。


  一脸冷漠的肖战。


  这还是刚进来那个柔柔弱弱的肖美人吗?


  我咽了口唾沫,努力找到自己的舌头:“你认识我们头儿?”


  彭楚粤是我们上级,犯人都经过他手。在我的印象里他认真严谨,为人坚毅。为什么肖战会提到彭楚粤?


  “我和彭楚粤说了,澍被人绑了,再不放我出去他就看不到澍了。”肖战的话残忍,可是经过他口仿佛所有一切都该是温和的样子。他眯眼冲我笑:“明天就要走了,所以我对你说这些没问题吧?”


  我条件反射一般点点头,也不想去管彭楚粤和他到底什么关系,这位“树”又是什么人。我现在什么都不想知道,只想退回铁栅栏外面。


  同事们做得对,我不该进来。美人这种东西都很危险,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现在我才隐约明白了什么。肖战单独一间就是彭楚粤的准备,什么走私毒品,这是他俩共同开的玩笑,因为他俩之间的某些秘密,彭楚粤选择保护肖战。说是保护肖战,其实更应该是保护其他犯人。


  肖战他,是因为别的理由进来的吧。杀人?放火?是什么连彭楚粤都不能完全压住,只好随便找个理由把他匆匆关七天做个样子?没猜错的话,肖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黑道。


  我还呆呆的站着,不知作何反应。呼吸沉重,看着眼前这个明明一脸温和一脸无辜,关键长得还好看的人,怎么也无法把他和黑道联系在一起。


  “你是……”


  “我是。”肖战仿佛猜出了我想说什么,点点头,然后突然抬起手扯住单薄的监狱服,用力往下一拉。


  一枚火焰型的纹身燃烧在他的锁骨下方。


  Juvenile-Red。


  这个让警察们头痛的黑道组织。


  纹身带来的冲击太大,我的呼吸变得沉重起来。肖战笑了笑,仿佛他刚才做的只是一个很好玩的恶作剧。他整理好衣领,手插到裤子口袋冲我扬扬头。


  “巡完了吗?那就请回吧。”


  “……你。”我斟酌着字句,“不怕我往外说?这是个秘密吧?”


  肖战保持着笑容,把目光投向地面,低眉顺眼的样子乖巧的像只小兔,嘴角弯的恰到好处。他摇摇头。


  “Juvenile-Red怎么会怕呢,我们从来不怕任何人。”


  他是在笑,没错。笑容温和,没错。


  但是我没由来感到一阵寒意涌上来,顺着脊背一寸寸往上爬,直至漫过头顶,在头顶炸开。


  笑面虎。


  什么小兔子,肖战就是只笑面虎。


  我大气也不敢喘,明知道转过身就再也看不到他,明天他就要离开,而我却偏偏在今天知晓这么个秘密。


  闹剧开幕,我仓皇而逃,头也不回。


  身后的肖战还是温和无害,保持着微笑目送我逃离。




————————————————

lo主在下棋,别ju我……

评论(6)
热度(7)

© 析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