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碳

I LOVE RED.
新浪微博@您的析碳已上线
喜欢收到评论!评论好感+10086

[小白月]深海溺水。5

  白澍坐在沙发上,低头垂手不说话。

  安静的氛围,墙上的时钟是目前屋子里仅有的声源。

  良久,他咳嗽一声。

  “还在生气吗?”

  然后他像突然变了一个人,目光游离看着窗外,声音轻飘飘:“没在生气。”

  都是白澍。

  

  “今天玩得怎么样?”树苗扯出一个笑容坐上沙发,神色自然的和旁边人勾肩搭背,“还是你们三个人?”

  “……嗯。”澍吸了吸鼻子,偏头看着距他只有二十厘米的树苗,和从他瞳孔里映出的自己。两张一摸一样的脸,不同的是树苗笑的可爱甜美,而他此刻的笑容心虚漂浮。

  树苗定定看了他一会儿,澍也逼迫自己坦荡的回视,二人像是在玩一场酣畅淋漓的心理游戏,彼此周围释放着奇诡的气场。

  澍叹了口气,握住树苗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肖战说过,我们两个要坦诚,对吧。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出来。”

  提到肖战的名字让树苗愣了一下,他悻悻的缩回手,双臂抱住陷在沙发里,目光逐渐低沉下去。

  “还用我说吗,一星期了。”树苗抬起头,咬住嘴唇斟酌字句,“我一星期没见到战战了。”

  澍也咬嘴唇。

  他忘乎所以了,太久没和除了肖战以外的其他人接触这么久,而彭楚粤实在是一个很好玩的人。一个爱炸毛,一个爱撩,再加上旁边配合默契的肖医生,三人组合一拍即合。

  树苗一星期没走出家门,没去见到他心心念的肖医生,在树苗踱步消沉的时候,他澍在干什么?在外面撸串喝酒,和彭楚粤肖战笑的扭作一团。

  内心的不安膨胀起来,他就是这么保护树苗的?

  澍深呼吸,脑内飞速掠过数种说辞。如何能让树苗原谅自己,如何解释自己的行为。

  纷乱的思绪让澍表情僵硬,旁边一只手猝不及防的伸过来,拍拍他的脸颊。澍眨了眨眼睛,看着手还没来得及缩回去的树苗,后者还是眉眼弯弯,笑起来的样子足以温暖人心。一瞬间他的思绪化繁为简,只剩下简单的一条。他把头埋在树苗的颈窝,肆意享受着对方身上的温暖带给自己的安心感,闭着眼闷声道歉:“对不起啊树苗,我错了。”

  树苗嘟了嘟嘴轻轻锤在澍的后背,带着些许责备,后来又转化为安慰的轻拍。

  “道什么歉呐。”

  

  工作中的肖战总是一副表情严肃的样子,手指翻飞,查看文件、签字、接电话。

  白澍一动不动观察着肖战的表情。和病人交谈时温和浅笑,低头签字时笔走龙蛇,不经意抬头看向自己时上扬的嘴角。

  白澍没发现自己全程近乎傻笑。

  “医生你叫有钱?”一个病人家属接过签字单时诧异地提问。

  肖战尴尬的咳嗽一声,白澍在旁边没忍住笑出来。

  “肖医生,姓肖名有钱,我们肖有钱名字起得霸气。”说道霸气两个字时白澍皱着鼻子说得夸张,惹得病人家属咯咯笑着退出办公室。

  肖战送走人,叹口气:“树苗你真是被澍带坏了。”

  白澍保持微笑,挪了挪椅子凑近肖战的办公桌,只搭个手指在桌沿上,身子缩在桌面下方,堪堪探出个脑袋盯着肖战。既可爱又无辜,可怜巴巴的演戏:“肖有钱我错了——”

  肖战失笑,抬手拿文件轻拍在白澍露出的脑门上:“叫肖医生。”

  肖医生一出口,二人气氛就变了。白澍正襟危坐,肖战面容严肃。

  工作就是工作。这是肖战最开始就向澍和树苗提出的要求。这是他的职业道德,为了防止把私人情绪带到工作中来,肖战总是在这间办公室把澍和树苗二人当成普通的病患。

  “我们开始吧。”肖战一如既往的开场白,手指捻着一张记录表,抬眼看着白澍。目光没有多余的东西。

  白澍左摇右晃点点头。

  “最近心情稳定吗?”

  “不稳定。”

  “……能找到原因吗?”

  “澍欺负我。”

  肖战一瞬间的停顿,然后公事公办的语气继续开口:“怎么欺负你了?”

  “不带我出去玩——”

  肖医生没忍住失笑。

  “还有呢?”

  “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撇下我不管。”白澍低头玩弄手指,“一星期。”

  肖战放下记录表。

  早知道会有这么一瞬,让自己突然变得很难过,源头就是对面这个人。他开心时自己也能被沾染上飞扬的情绪,他难过垂首,自己的心也跟着揪起来。再加上这一次是自己这边的过错。

  他看彭楚粤和澍玩的挺好,那些天澍的脸上是自己都没见过的神采奕奕,彭楚粤也是自己少见的放飞自我。他这个中间牵线人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恍然间就觉得这样挺好。

  千不该万不该出现的想法。

  眼前的树苗小心翼翼的偷瞄肖战,看后者一脸凝重的样子忽然间就慌乱了手脚,他才意识到自己说出了什么。在自己的暗恋对象面前说出了什么。

  “战战……肖医生,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是那种喜欢,就是……那个,那种……”

  肖战恢复柔和的表情。真是的,二人根本不在一个世界。树苗在担心他暗恋肖战的事情败露,肖战在担心冷落了树苗这么久他会作何感想。

  真是黑暗啊你,肖医生。

  肖战自嘲。他事到如今还在利用树苗简单纯真的内心,把一切都搪塞过去。刻意忽视树苗对他的感情,也在不知不觉中尘封自己对树苗的感情。

  “没事,我们继续。”肖战轻叩桌面。

  白澍慌了神,他看着眼前的肖战,突然就感觉很害怕,一股一直围绕着他的寒气在此刻入侵,真实的世界一下子变得好遥远。他被拉向虚幻缥缈。

  天地一片黑暗,不远处是自己心心念想见的人。他温和的对自己笑,他牵过自己的手做检查,他走出办公室时自然地搂住自己的肩膀。他让自己安心,他保护着自己。

  然后对方站起身。

  白澍惊喜,期待着他能走到自己身边。然而那个模糊的影子顿了顿,一步步后退,面庞变的更加模糊,直到融入黑暗。

  ……别走啊?白澍迈不了步子,他被捆在那张办公椅上,他经常坐着的办公椅上。

  白澍想呐喊,可是他发现自己如何嘶吼,也掩盖不过远方传来的打闹和嬉笑声。

  他能听出来,其中一个是澍,另一个是肖战。还有一个是谁?

  为什么他们三个人可以这么融洽?

  他们三个在笑什么?

  ……

  …………

  

  “……别丢下我。”

  肖战猛地抬头。

  面前的白澍紧缩着肩膀,低着头浑身颤抖。

  糟糕。

  树苗发病了。

  肖战瞬间起身冲到白澍身旁,蹲下身急切的扶住白澍的肩膀摇晃。

  “别抛下我……”

  “树苗?树苗!你抬眼看,是我!”

  “澍……你不要带着肖战一起走……”

  “我不会走,树苗!!”

  “……别走,也别让我走,我知道我是多余的……”

  “别说傻话,树苗你看着我。树苗!”

  白澍喃喃自语,肖战呼吸急促。他拨开白澍额前的刘海,想都没想就前倾拥抱住他。

  小心翼翼的的拥抱,仿佛对待一个易碎品,想要传递温暖同时不想伤害他。

  肖战抱住白澍。或者说,肖战抱住了树苗。

  白澍紧紧闭着眼睛,胡乱碰到肖战的腰回抱上去,他还在不停的乞求,从内心升腾起的不安和孤独啃噬着白澍的精神世界。

  肖战越抱越紧,不停的呼唤树苗的名字,观察他的表情。白澍巨大的痛苦写在脸上,让一直沉静自持的肖战心慌。

  他一直保护着的花朵,为他挡风挡雨的花朵,此刻被自己一脚踩在地上。

  他低下头,吻住白澍。

  没有侵入,就只是唇碰唇。没有任何欲望,就只是想要让他感受到安心感,自己不会抛弃他,无论如何也不会。

  他错了,从头到尾都错了。不该让澍和彭楚粤见面。

  怀中的人突然安静下来。

  “……”

  肖战也慢慢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刚才那一瞬间他真是什么都没多想,就只是凭着本能那样做了。肖战慢慢放开白澍,咳嗽一声移开视线,想要继续说点什么挽回局面,可是在他抬头的一瞬间,肖战愣住了。

  白澍舔了舔嘴唇,对着自己冷笑一声。

  他的目光像一把利剑。

  “嗨,肖战。”

  “……澍。”



————————

完了,这三个人完全不受我的控制。我已经不知道在写什么了。

评论(14)
热度(31)

© 析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