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碳

I LOVE RED.
新浪微博@您的析碳已上线
喜欢收到评论!评论好感+10086

84 [谷战/all战]心思。

考试期间匆匆上来认领一下。评论十分的精彩我很满意。

燃少文手版大逃猜:

原本是想写个简单的谷战,谁知道最后朝着all战方向飞了。
又爆字数,想要的情节还没写出来。这以后谷战是有一小段暧昧的,如果有人能猜出来我就继续写吧。
隐藏多对cp,乐意你就挑出来。
本意放飞,奈何飞不起来。我不服,下次一定要飞。
逃不掉的平铺直叙没情节没文笔没意思。






        肖战的去年新年愿望:希望我的老板不要再一次在元旦前丢给我这么大量的工作了。
        肖战的今年新年愿望:算了。


  


        12月28号凌晨三点半,肖战伏在电脑前,一双带血丝也挡不住的下垂眼恶狠狠盯着屏幕。


        连续工作二十个小时,只因为老板那边对这次设计稿不满意,又不提具体意见,一句你看着改改就让肖大设计师的马达高速运转起来。偏偏肖战这个人,不达到自己满意的程度绝不罢休,设计稿改了又改,老板的面孔浮现在眼前,他仿佛能听到那一声失望的“你再改改”。


        白澍和韩沐伯的生日怎么就在这时候呢。


        两个好朋友同一天生日,再怎么找理由也不可能不过去。在工作压的他喘不过气的当口,肖战还非得再挤出一天时间去参加生日聚会。


        他很想去,非常想。毕竟是这么多年的朋友。


        用手发泄似的按压太阳穴,肖战眯了眯眼睛。他不敢闭上,因为现在困意即将面临崩溃点,而设计稿还有最后一点收尾工作。设计这种东西,不一次性做个差不多,下次再上手就会有天壤之别。


        所以他晃晃悠悠起身,顶着一对黑眼圈去厨房泡今晚的第三杯咖啡。一整杯特浓的咖啡下肚,肖战只感觉到深深的疲倦。困意倒是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是力气也一点点从四肢流淌出去。


        再撑一个小时。肖战想。然后稿子就可以交上去,美好的睡眠时光就可以到来了。


        ……


        …………


        阿西。


        他忘了。


        白澍和韩沐伯的生日怎么就在今天呢。


        他俩为什么要把集合的时间定在六点呢。


        现在是12月28号凌晨四点半,肖战手握着笔,眼盯着纸,生无可恋。


  


        “大寿星啊。”


        肖战仰面躺在椅子上,声音是自己也惊讶的低沉。


        “我们大设计师昨晚又熬夜啦?”电话那头韩沐伯倒是愧疚,“抱歉抱歉,因为兄弟们好不容易聚一次,泽希下午有工作,大家也只能早上玩。你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肖战尾音拖的老长,终于带上一点笑意,“我也好久没见大家了,沐沐你现在来接我吧。”


        怎么会没问题。肖战现在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难受,最后那杯咖啡不小心量没控制住,宝贵的一个小时睡眠时间他也只是瞪大眼睛翻来覆去的度过了。脑袋蒙着一团雾,昏昏沉沉。可是休息与兄弟不可兼得,他宁愿死撑着去和大家聚一聚。


        挂了电话,肖战看了一眼老板的消息,还没有动静。一个小时前发过去的设计稿是他二十个小时的心血,但现在也只有祝愿别再被打回来了。


  


        当肖战跟着韩沐伯踏进ktv的时候,彭楚粤正好抓着话筒大吼:“白澍!”气到破了的音经过无限放大猛地冲进肖战耳朵里,他顿了顿,心脏一下子跳的很快,还没有适应充斥着高分贝和啤酒却又狭小混乱的包厢,肖战感觉整个人瞬间被热浪淹没,透不过气,大脑剧痛,眼睛酸涩,总之他难受的快要吐了。


        “哟,肖战来了啊!”彭楚粤一转头发现门口呆立着的人,手上忘了放下话筒,这一个通知全包厢的人都听到了,大家和他打招呼,肖战有些尴尬的笑笑,进到最里面。


        看样子有人嗨了好一会了。肖战看看桌子上的空酒瓶,满屋子追赶的粤澍二人,被泽希抓住偷喝酒的未成年组,抓着酒瓶胡言乱语的小伍,感觉无论身体还是精神上都累极了。朋友生日应该振作一下,可是肖战现在实在打不起精神,只想缩在一个角落安安静静看着大家疯闹。而他也的确这样做了,远离人群,缩在沙发里。


        夏之光过来问过他,肖战回一个令人安心的笑容说,工作有点累,没关系的,你们去玩。


        白澍过来递酒瓶,肖战摇摇头推开说,我现在一沾酒就会睡过去你信不信。旁边韩沐伯说你睡一会吧。肖战撑着下巴叹气,我现在不想睡。


        谷嘉诚过来问他……不是的,谷嘉诚没有问,甚至没有开口,就只是定定看着他。肖战被盯的心里发毛,抬眼没好气。


        “你干嘛。”


        他很努力的控制情绪了,在咖啡残余的威力下想睡又睡不着,在这种情况下还必须强打精神应付社交,温和如肖战也会有受不了的时候。


        “你昨晚几点睡的?”


        “不算很迟,十二点吧。”


        “那……”


        “前天十二点。”不自觉带上了点讽刺的语气,肖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谷嘉诚总是一副对什么都不在乎的表情让自己感到烦躁,“昨天早上七点起的。”


        这句话说出来肖战就后悔了,听上去像在抱怨在撒娇要安慰。他往沙发里缩了缩,把自己裹成一个球,头偏向另一个方向。真是尴尬。


        所幸谷嘉诚没再说什么,不久便起身重新加入大家的狂欢。


  


        灯光晃悠着一闪一闪经过肖战,他感觉眼睛快要瞎了,索性闭上。只是这样一来更显得他没精打采。


        不是大家不关心他。现在肖战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别动我我要休息的气场,白澍和韩沐伯商量了一下,肖战能顶着工作的压力来参加聚会他们已经很感动了,于是就不打算再去强迫他来参加他们的狂欢游戏。


        难得的聚会,虽然肖战全程没怎么参与但好歹耳朵能听到嘴里能发声,跟了几个梗,和彭楚粤伍嘉诚吐槽了他们的直男line画风,气氛倒也融洽,于是在大家最后决定玩一把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肖战还是决定参与一下。他强撑身子起身挤到大家中间,左手勾住谷嘉诚右手勾住白澍,示意他也要来。一时间大家开心的鼓掌喝彩。


        玩了几局无伤大雅的大冒险,彭楚粤被灌了几杯酒,郭子凡公主抱着夏之光转圈。韩沐伯被问笑起来最多有几颗牙。


        新一局。


        这局肖战输了,他叹气,因为不想动所以选择真心话。


        白澍哈哈笑的开心,拍着肖战的后背:“战战,我要问你一个纯洁的问题。”


        得了,别忘了你直男line的设定。肖战撇嘴。


        “在场的所有人——”白澍意味深长。


        “你最喜欢——”韩沐伯搭腔。


        “谁——?”左手边的谷嘉诚最后发问,手臂勾上肖战的脖子。


        ????


        一脸懵逼。你们要干嘛?


        肖战环顾四周,大家都兴致勃勃看着自己。他感觉有点眩晕,脑筋也跟不上了。


        “为什么是这个问题?”他笑出声,像以往一样开玩笑一般后退一步作出护住自己的姿势。谷嘉诚离得近,一把拉过肖战:“你随便说一个。”


        “随便啊?那就沐沐吧。”


        谷嘉诚僵了一下,松手鼓掌起哄。突然被翻牌的韩沐伯有点懵,然后傻傻的笑。大家追问理由,肖战声音轻飘飘的:“他寿星啊,而且沐沐拉小提琴的样子很帅,不觉得吗?”他转头看着谷嘉诚,“你让我随便说的。”


        谷嘉诚看着他带着撒娇的眼神和微微嘟起的嘴,心被挠的难受,于是敷衍着说是是是,开始招呼下一轮。


        韩沐伯,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


  


        后期肖战也慢慢玩得开了,强忍着头痛欲裂和大家扭在一起。


        那边白澍被捂住眼睛,摸黑抓人。


        大家心有灵犀相互打掩饰扰乱视听,肖战疲惫跑不动,干脆就一动不动缩在沙发里。谷嘉诚有意逗他,悄悄来到肖战身边,咳嗽一声。白澍听到动静,头转过来。


        肖战气的牙痒痒,你让我休息会不行吗?


        谷嘉诚原意是想拉住肖战再躲开,谁知拉了一下,没动,再拉一下,对方反而甩开了他的手。谷嘉诚回头,肖战一脸冷漠朝自己摆摆手,颇有你先走我断后的英雄气概。谷嘉诚无奈,眼睁睁看着白澍越靠越近,然后像突然看见什么一样准确的往前一扑,整个人挂在肖战身上。


        你真的看不见吗?谷嘉诚质疑兄弟。


        那边肖战一副懊恼的样子却又摸摸白澍的头发宠溺的不行,谷嘉诚咬牙,然后端起桌子上的一杯酒,豪气冲天,但依旧是懒洋洋的声线:“肖美人今天不方便喝酒,我来替他受罚吧。”


        话音刚落,旁边一声咚。


        陈泽希心满意足咽下最后一口,说:“我已经帮他喝完了。”肖战对着陈泽希连说感谢的话,谷嘉诚面无表情。


        白澍,陈泽希。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聚会到了该结束的时候,肖战全身像散了架,软绵绵趴在谷嘉诚身上。


        他睡着了。


        咖啡的劲儿刚过,他就再也支撑不住。其他人陆续回家,肖战难受的说不出话,索性随便拉过一个人,低声拜托说把我送回家,然后就安心的睡过去了。被拜托的人是谷嘉诚。


        还没走的白澍看到这一幕瘪嘴,韩沐伯的接替借口“我离肖战家比较近”被谷嘉诚驳回,夏之光欲言又止恋恋不舍。


        谷嘉诚现在才感觉自己是个人生赢家,感谢他一直有意呆在肖战身边,让肖战第一个拉住的人就是自己。


        他搀扶着眼睛都睁不开的肖战,一步步挪到自己车里。


  


        “肖战你怎么样?”


        回答谷嘉诚的是一阵哼唧。


        “肖美人?”


        “……我还好。”听到这个称呼肖战还是没忍住挣扎一下。


        谷嘉诚弯弯嘴角。


        窗外景色飞速掠过,肖战靠在玻璃上闭着眼睛享受颠簸。


        一会回家就可以睡觉了,想想都幸福的昏过去。


        谷嘉诚握着方向盘,从后视镜偷看肖战。


        闭着眼睛安详的样子可是不多见,他忍不住多看几眼,多看了几眼就忍不住要搭话。


        “肖战,你刚才那个游戏。”


        “嗯?”肖战懒洋洋应了一声。


        “喜欢的人是韩沐伯?”


        “……”


        肖战叹口气,换了个姿势继续睡。


        “游戏啦——当时沐沐在我对面挤眉弄眼的……”


        谷嘉诚吹了声口哨:“怎么是个这样的老韩。”


        二人安静了一会儿,谷嘉诚又纠结着开口。


        “那如果再问你一遍呢?”


        肖战很想说再问我一遍我会说我喜欢睡觉。但是他还是很有耐心的认真回答:“澍吧。”


        “为什么?”


        “寿星啊,我今天都说过沐沐了,当然下一个就是澍了。”


        “……那再下一个呢?”


        “…………???”


        直男line一员怎么会问这种问题,谷嘉诚你是不是有病。肖战懒得搭理了,头一歪假装睡着。


        谷嘉诚等了半天没反应,看看后视镜肖战闭着眼睛睡得安详,便不再出声,只顾专心看着前方的路。


        肖战偷偷睁开一只眼睛,看看谷嘉诚,嘴角弯了弯,再闭上眼睛。


        然后真的睡着了。


  


        嘁,你猜啊,猜中我就告诉你。



评论
热度(90)
  1. 析碳xjb正经的大头菜 转载了此文字
    考试期间匆匆上来认领一下。评论十分的精彩我很满意。

© 析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