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碳

I LOVE RED.
新浪微博@您的析碳已上线
喜欢收到评论!评论好感+10086

[小白月]深海溺水。6

明早还有考试,看在这个的份上别纠结质量了吧。
……放假第一件事就是上电脑改排版。好气哦改的手指快抽筋了结果一夜回到解放前。再也不想用手机打字。
————————————————————



阳光洒下斑驳,无风的午后时间像是凝固成焦糖,点缀着白云和鸟鸣。


白澍躲了肖战两天。


上次办公室里发生的意外对得起“意外”这两个字,让肖战猝不及防卷入一场暴风骤雨。


他拥抱了白澍,亲吻了白澍。


他至今记得那个触感,奇妙且不可思议,像是颤抖的棉花糖,柔软,带着一丝冰凉。


等他大脑恢复正常,抬眼见到白澍冰冷的眼神,他就知道,一切事情正朝着无法控制的方向滑去。


他吻的是谁?树苗还是澍?


彭楚粤接到白澍电话的时候还是很诧异的。


这两天在他看来有些奇怪,不见肖战的影子,也不闻澍的消息。上次分别时肖战告诉过他,大概会有一段时间见不到澍了,树苗不像澍,肖战不可能把树苗带出来。彭楚粤点点头说好,那我等着他。


说这话的时候,他脑海里浮现的是澍和肖战凑在一起商量各种针对彭楚粤的坏主意的画面,澍的眼睛笑得那么好看,眨巴眨巴偷看自己。


不过,他没什么好想的。


肖战,多年的好朋友,擅长照顾人,暖男。澍,一个叫做白澍的人的人格之一,鬼主意多,古灵精怪。


这是他对这两个人的概括。简单的就像儿童的简笔画。


彭楚粤身边朋友多,各式各样的都有,有好事的人曾经挤眉弄眼暗示他,肖战好看不?特别好看。


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喜欢吗!


……


这个问题让彭楚粤懵了好一阵,反应过来摆摆手说,朋友之间的喜欢。


他对肖战的确是单纯的友谊。肖战长的太好看,又温柔又会照顾人,体贴周到的无懈可击,太过完美反而会让旁边的彭楚粤有种挫败感,更别提什么喜欢不喜欢,肖战不是彭楚粤的菜。


他至今还没遇到能让他倾心的人,无论性别是男还是女。


再把话说回来,彭楚粤接到了白澍的电话,在三人分别的第三天。


“嗨,彭彭。”白澍的语气漫不经心。


彭楚粤单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在抄写工作报告,通话也带着三分敷衍:“澍啊。”


那边迟疑了一下:“我想问你啊,这两天肖战和你联系了吗?”


“没有啊,肖大忙人不是你比较容易见到吗?”彭楚粤刚好写完这一页最后一个字,肩膀夹着手机腾出两只手来翻页。


白澍突然沉默下去,时间久到彭楚粤第二页已经写了两行字,他迟钝的神经才意识到不对劲:“肖战怎么啦?”


“没事。”


简洁明了的两个字,白澍挂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彭楚粤愣了几秒钟,然后放下笔,满腹疑惑,剑眉皱了起来。


这俩人干什么呢?


心系天下的彭楚粤当即给肖战拨过去,机械里冰冷的女声重复着:“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他不信,又拨了肖战办公室的座机,仍然是无人接听。
慢慢放下手机,彭楚粤盯着面前的工作报告发呆。


肖战是个敬业的工作狂,这谁都知道。如果说他手机可能没电关机,那他办公室里工作用的座机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停机的。现在正值他上班,按理说肖战是在办公室里,那他为什么不接电话?


澍刚才问我有没有和肖战联系,是什么意思?


清晰明了。


肖战不见了。


澍挂了电话,表情有些复杂,他转着手里的手机,目光从沙发上移开。


“肖战没联系过彭楚粤。”


“……是嘛。”


树苗往沙发里缩了缩,一双好看的眼睛看向地面。


他完全没有被肖战吻过的记忆。那天他兀自沉浸在自己毁坏崩塌的精神世界里,等到断片儿状态结束以后,澍平静的告诉自己,肖战吻了他。


树苗第一反应是持续懵。啊?你怎么知道?


澍舔了舔嘴唇说,因为你唤醒我的时候他正吻着我。


树苗有点窒息。


肖战是个好医生,自从澍和树苗二人决定配合他的治疗以来,他们的病情大有好转,之前的一言不合就吵架到现在可以共同和睦地相处,都有肖战的功劳。


是,树苗也很久没发病了。久到肖战都曾经十分开心的把病情报告一合,笑着说我可以提前恭喜你了。


他用的是“你”而不是“你们”。肖战真的很有信心,对于搞定融合这两个人格。


治疗真的是相当漫长的时光。心里类疾病本就不好痊愈,所以肖战才和他们逐渐接触,直到摸清两个人格各自的性格之后给出治疗方案。也就是澍和树苗要相亲相爱的方案。


肖战对白澍十分上心,不管他心里承不承认,或是用多么高尚的医德标榜自己,他也没法彻底否认他对白澍就没有一点私心。


澍的京城公子形象,树苗的懵萌树懒形象。


肖战游刃有余,至少是自认为的游刃有余。


病人啊,白澍是我的病人啊。


树苗喜欢我,我知道。也只限于知道罢了。他终归要消失。


世上本无情,越思念越发疯。


树苗的反射弧是长,但也不是绕地球好几圈。他有正常人的思维,所以他可以揣摩出肖战的小心思。不说百分百正确,但绝不会偏到哪去。


他没有向肖战开诚公布的说我喜欢你,但聪明如肖战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树苗带着粉丝滤镜,咬唇纠结着为什么肖战明明知道却没有回应。


后来澍告诉他,肖战比起喜欢你,更喜欢的是工作,是想方设法让我们两个消失,让真正的那个白澍醒过来。


可是,好气啊,明明一直出现在你身边的是我,是我们两个。


树苗叹口气,对于让肖战给他回应这一点已经不抱太大希望了。


所以,这个吻是什么。


澍已经做好了晚饭,端着从厨房出来,回头看了看还窝在沙发一脸状况外的树苗摇了摇头。


“树苗,快上线,我们吃饭吧。”


“……您拨打的电话还在断片中……”


澍摆好盘子,一个健步蹦跳到树苗面前蹲下身。那身手颇有点像平时活蹦乱跳满场飞的树苗。


肖战很厉害,这两个人的确在朝着对方方向发展。


“还难过呐?”


树苗吸吸鼻子:“没有。”


澍嫌弃的起身,一脸恨铁不成钢:“还没有,你都快成怨妇了。不就是肖战亲了你之后就跑了吗?我们能不能有点出息……”


“……澍你别这样说战战。”树苗打断他的话,抬起头面色有点不高兴。


澍痛心疾首。走了肖战丢了树苗。


“他只是……肯定也没有想好怎么办。或许他也……不是真的想亲我,就是……”


“行了你,都结巴了就别强行解释了。”澍叹口气,伸手揉乱树苗一头温顺的头发,“吃了饭才有力气思考。肖战也不会想你杵这儿纠结半天没个结果的,估计你吃饱睡足第二天去他办公室就见到他了呢?”


树苗还是愁眉苦脸,刚想说点什么,门铃响了。


他一个激灵。肖战?!


是他了,自从白澍得病以来他独自在外面找房子住,白澍的住所除了主治医生肖战以外很少有人知道。


肖战回来了?澍和树苗面面相觑。澍脸上是满满的困惑,树苗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紧张兴奋,期许意外。


……你还有没有救了。


澍无可奈何的被树苗眼中的“你去开门嘛我不敢去”打败,晃晃悠悠走到门口。


“你还知道回来啊?我们的肖美——”


他拉开门,浓郁的夜色卷进来,门口站着一个人,脸的轮廓棱角分明,皱着的剑眉直直盯着白澍。


“——人。”


他咽了一口唾沫。一瞬间差点窒息。


是彭楚粤。

评论(3)
热度(32)

© 析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