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碳

I LOVE RED.
新浪微博@您的析碳已上线
喜欢收到评论!评论好感+10086

98【小白月】游戏

认领这个,经过多重缜密的计算依旧错过第一百杀的小白月。

燃少文手版大逃猜:

数了数这篇应该刚好是第一百篇,怎么样都要争取一下。

大三角完全无法控制。





————————————————

01.

  咖啡馆里是热热闹闹的气氛。

  嘈杂的人群,来来往往的服务员。不是什么清幽宁静的地方,空冠一个咖啡馆这样的名号。

  彭楚粤今天套的是文艺青年的皮,坐在窗边手持一杯已经冷掉的咖啡,忧郁的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来来往往的人流不为他停留。

  温暖是过眼云烟,我是眼,你是烟。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你飘向下一家。

  关键是下一家比我高比我帅。

  彭楚粤重重把咖啡杯放在桌子上,根本没动过的冷咖啡洒了近一半出来,洒出来的一半中,有一半落在他握住咖啡杯柄的手上。

  ……还要去洗,烦死了。

  

  他抬头,对面二人像是没注意到彭楚粤这边的小状况,画风祥和美好,却和周围气氛一点也不融洽。

  什么东西。

  咖啡洒我手了诶。

  彭楚粤很委屈。

  

  对面肖战笑的温和。他一直是这种样子,对待所有人都沉稳自持,体贴地照顾到每一个人。这话彭楚粤以前听了应该会竖起大拇指说我们战呐就是这么好,可是今天他只想翻个白眼对这种说辞嗤之以鼻。

  彭楚粤翻白眼很有技巧。

  他能控制时间,什么时候该翻什么时候不该翻。他能控制力道,如何翻地让人察觉如何翻地悄无声息。

  现在的状况,就是在一个不该翻白眼的时机中悄无声息的翻了一个惊天大白眼。

  不知道对面二人低头凑在一起说了句什么笑话,白澍笑的眼睛里都落着星星,肖战用手虚虚挡着嘴笑的优雅。

  赏心悦目的画面,太好看了。

  彭楚粤看着手上快要干涸的咖啡渍,思考着什么时候起身去清理。

  不能打扰到他们两个,也不能让他们察觉到什么。

  讨厌死了,黏糊糊的触感让彭楚粤快要发疯。

  像他此刻黏糊糊的心。

  

  “战战你怎么这样啊!”

  “我哪样了?”

  白澍很自然的头一歪撞到肖战肩膀上,可爱的攻击伎俩被肖战轻轻侧身躲过去了,他小心翼翼把手里的咖啡放在桌子上,然后才去挠白澍的痒回击。

  “澍你敢碰我?”

  “哈哈哈哈救命……我错了战战我不碰你哈哈哈哈别挠了!”

  彭楚粤揉揉眼睛,刚才好像一瞬间瞎了。

  

  你俩干嘛?我还在诶?

  彭楚粤不知道第几次在内心呐喊翻腾。

  刚才白澍向肖战求饶时,他以为白澍会说出“欢欢救我”,可是白澍没有。他以为肖战起码会朝自己看一眼然后邀请自己一起加入挠白澍痒大赛,可是肖战没有。

  这两个人好像彻底屏蔽了彭楚粤,活在二人世界里潇洒痛快。

  最让彭楚粤感到害怕的是,现在他的心乱成一团,且是没有方向的乱。

  他不知道自己在怨肖战还是白澍。

  他是不希望肖战没有注意到自己沾上咖啡渍的手,还是不希望白澍在别人怀里笑的这么欢?

  他是不希望肖战眼里只看着白澍,还是不希望白澍眼里只有肖战?

  

  白澍肖战,彭楚粤。

  

  彭楚粤受不了了。

  手上怎么这么黏,必须去洗洗了。管他会不会打扰到这两个人。

  反正他俩没在看这边。

  

  彭楚粤兀地起身,一言不发大步流星冲向洗手间。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忍道。

  

02.

  肖战一直在观察对面的彭楚粤。

  他端起咖啡眼神投向窗外,他放下咖啡洒了自己一手。

  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人呐。

  肖战在彭楚粤看过来的瞬间收回视线,然后自然地投在身边白澍的眼睛里。那双眼睛泛着光,看向自己。

  白澍朝肖战勾了勾手指,他心领神会凑上去听。

  “你猜欢欢还能忍多久?”

  “五分钟吧。”

  白澍笑的十分灿烂:“太小看欢欢了吧。”

  然后他故意提高声音:“战战你怎么这样啊!”

  肖战盯着白澍,仍旧是一脸温和:“我哪样了?”

  白澍猝不及防撞过来,肖战吓了一跳,堪堪躲过去,然后小心放下咖啡杯看着面前的作俑始者,伸手就去挠他。

  “澍你敢碰我?”肖战挑起眉毛。

  “哈哈哈哈救命……我错了战战我不碰你哈哈哈哈别挠了!”白澍笑成一团扑在肖战怀里。肖战接住,意外的感觉白澍小小的身子很适合抱起来。

  彭楚粤又在看向这边了。

  肖战露出一个温温和和的笑,全心全意看着怀里的白澍。

  过了几秒钟,彭楚粤起身,震得桌子都抖了一下。

  

  待彭楚粤消失不见,白澍探出脑袋,带着惊讶:“连五分钟都没到?”

  “我就说是你太高看他了。”肖战不留痕迹的把手收回来,挪动椅子坐的端正。

  白澍撇撇嘴。

  肖战单手托腮,也不去管身边的白澍,只顾着盯住彭楚粤刚才洒掉的咖啡痕迹在桌子上蔓延。

  “你说他是受不了谁?”肖战眼神迷离。

  “我啊!”白澍笑嘻嘻,“自己的前队友被人挖过去很不甘心吧?”

  “有道理。”肖战缓慢的点点头。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你想方设法的撩他,他心甘情愿的上当。

  工具被搬来搬去。

  

03.

  白澍注意到彭楚粤的咖啡洒了。肖战也注意到了。

  在彭楚粤看向窗外的时候,白澍看到肖战在看彭楚粤。

  

  他和肖战咬耳朵:“你猜欢欢还能忍多久?”

  肖战也偷偷摸摸:“五分钟吧。”

  “太小看欢欢了吧。”

  白澍直起身子:“战战你怎么这样啊!”

  “我哪样了?”肖战笑的温和,白澍咬着嘴唇看了肖战一会儿,突然歪头撞上去。

  必须得撞啊,再让你这么笑下去我还活不活了。

  肖战挠他痒,白澍咯咯笑起来握住他的手挣扎。

  肖战的手不凉也不热,很舒服的触感。

  

  他借机扑在肖战怀里。

  几秒种后彭楚粤起身,肖战身子僵了一下。

  欢欢你再忍一会儿呗,走这么早干嘛。

  白澍瘪瘪嘴直起身子,余光看着肖战收回手,坐正。

  

  肖战眼睛看着前方不知何处,白澍低头搅着自己那杯凉咖啡。

  “你说他是受不了谁?”

  白澍愣了一下。受不了谁?

  ……彭楚粤刚才离开是因为白澍还是肖战?

  “我啊!”白澍笑嘻嘻,“自己的前队友被人挖过去很不甘心吧?”

  “有道理。”肖战缓慢的点点头。

  

  白澍哪能知道彭楚粤因为谁。

  但是看样子那个谁现在很在意彭楚粤。

  

  自己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白澍突然有点心慌。肖战还在盯着那片咖啡渍。

  如果彭楚粤是受不了白澍占尽肖战的怀抱呢?

  擅自扯过别人家的花朵,演戏给主人看,然后笑嘻嘻放手。

  不对,这朵花太好看了,放不下吧。

  

  白澍挠挠头发,突然也很想把咖啡洒在手上,然后去洗手间找彭楚粤。

  他深呼吸,慢慢把头磕在桌子上,稍微偏过一个角度偷看肖战。

  然后鬼使神差的,他一寸寸挪动,直到额头碰上肖战支起来的手臂。

  肖战惊吓,低头看他。

  白澍慢慢张口咬住肖战的袖口。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这是你的花吗?

  我能闻一闻吗?

  

04.

  “战战,战战!”白澍大老远跑过来。

  肖战握着水杯停下喝水的姿势,嘴里还鼓鼓囊囊含着一口水,嘟着嘴对白澍挑眉。

  白澍不怀好意的压低声音:“我突然想到一个好玩的游戏……”

  

  肖战把水咽下去,对着白澍笑。

  “这种主意你也想得出来啊!”

  “玩不玩啊?”

  “玩。”

  

05.

  各怀鬼胎。

  你在意着谁?

  你会为了谁起身愤怒的离开?

  你只是在玩游戏?

  你得到你想要的了吗?

  

  想凭一个游戏试探出来吗,太异想天开了。

  

06.

  三个人心事重重,浓雾裹得人看不清方向。

  面前各自的咖啡几乎动也没动,任凭它慢慢凉掉。

  

  咖啡:公平待我,不喝就不要买我,呵呵。

评论(1)
热度(111)
  1. 析碳xjb正经的大头菜 转载了此文字
    认领这个,经过多重缜密的计算依旧错过第一百杀的小白月。

© 析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