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碳

I LOVE RED.
新浪微博@您的析碳已上线
喜欢收到评论!评论好感+10086

[小白月]深海溺水。7

大纲是什么。
————————————————————

气氛诡异地安静。彭楚粤在客厅的沙发上如坐针毡,不时回头看一眼卧室的方向。

就在几分钟前,在他进门那一刻,白澍突然很紧张地看向空无一人的沙发,然后对他说,你等一下,我和树苗说几句话。

彭楚粤知道白澍的多重人格病症,所以也只是发怔,点点头说那我在沙发等你们。

现在两个白澍应该都在卧室里面。

彭楚粤看看钟表,再看看卧室门,再看看墙壁上的花纹,然后又把视线投向卧室门。他的好奇因子又上来了,他从没看过两个人格之间是如何交谈的,在外人眼里会不会是一个人对着空气自言自语呢?

好奇归好奇,心大如彭楚粤也有起码的礼貌和常识,所以他即使按耐不住想要看一眼的愿望,也从没付诸行动。他只是在安静的等待。

“他怎么会来的?”树苗有些崩溃,紧紧拽着澍的手。

“……我也不知道,我明明和他说过不要来我们家。”澍有些抱歉,作为和树苗朝夕相处的人,他明白树苗不擅长对付陌生人,就如同他很擅长和人搞好关系的程度。

他之前的确和彭楚粤强调过很多次,每次送他回家,彭楚粤也会乖乖的和肖战一起在门口和他道别。这让澍一直对彭楚粤很放心。

不过也不是想不到。彭楚粤今天会来一定是因为肖战。作为肖战的好朋友,他的确有义务来质问白澍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澍目前不敢在树苗面前提到肖战这个名字,所以他只是扶住树苗的肩膀低声安慰:“我去和他沟通一下,没什么,树苗,你等我。”

彭楚粤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干脆欣赏起了四周的装潢。白澍家里的陈设简单大方,没有彭楚粤心里想的那样,挂满了世界抽象名画般文艺矫情。

但很疑惑的一件事是,白澍家里的日常用具都是单人份的。

是的,单人份,并没有他看《搏击俱乐部》里面Jack和Taylor那样两人用不同的杯子。

“你在看什么啊?”卧室门突然被打开,彭楚粤一个激灵,赶紧收回眼神,对着刚出现的白澍笑得尴尬。

他不知道面前的是澍还是树苗。彭楚粤没有肖战那样的能力,所以他只能小心翼翼的试探:“……澍?”

白澍一下子笑出声,被彭楚粤傻傻的样子逗乐,大大咧咧的坐在他旁边,一副地主最牛的样子:“是你的大艺术家。”

彭楚粤悄悄松了口气,这才放心大胆的伸出手去拍拍白澍的肩膀:“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不是你,我都不敢说话……”白澍打掉他的手:“你以为是谁啊,树苗?真是树苗又怎么了,他又不会吃了你。”

白澍面色让人看不透,气氛莫名冻结起来。

彭楚粤舔舔嘴唇。他忘了,对于澍来说,树苗才是他最重要的人。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

“我也没说什么啊?欢欢你太紧张了吧!”白澍突然变了脸色,从正经严肃的样子一下转回平常那个笑嘻嘻的白澍,速度之快让彭楚粤不由自主翻了个白眼。

“你很讨厌诶!”

  

“好了,你到底为什么突然来我家?”白澍躲过彭楚粤作势打来的手。他提出的疑问让彭楚粤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在沙发里。

  

“因为肖战呐,我知道我不能来,肖战说过很多次你也说过很多次,可是我刚才给你打电话你没接啊?”

  

白澍恍然大悟。刚才他顺手把手机调成静音放在一边去安慰树苗了。

  

“肖战和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白澍摸摸鼻子,看样子不是很想开口:“不是我,是他和树苗。”

彭楚粤干咳了一声。他和树苗岂止是不熟,根本连见都没见过,对树苗的认知也仅限于肖战描述的“很可爱”和澍描述的“对我很重要”,其他的一概不知。

“他……树苗和肖战,发生了什么?”

“你知道些什么?”白澍不疾不徐,也没有回应彭楚粤的眼神。

彭楚粤哑口无言,他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他觉得肖战喜欢树苗。

白澍见他半天不说话,叹口气转过头和彭楚粤的视线对上,二人的眉头都是紧锁的。

“树苗喜欢肖战。并且肖战知道这件事,然后那天……树苗不可能会主动,所以我猜是肖战,主动亲吻了树苗。”

彭楚粤一点也不擅长掩饰自己的内心,此刻他当真体会到了五雷轰顶是什么样的体验。一下子有太多信息环绕在他的脑海,惊讶的表情就这样毫无顾忌的出现在他脸上。

“……啊?”

肖战亲了树苗?这样就说通了。那个工作狂肖战肯定是因为不敢面对而选择了逃避。

……不过这样的话肖战是不是也算亲了澍呢。

彭楚粤想得简单,白澍干脆就不去想。他偏头看着一脸认真思考样子的彭楚粤,没发现自己笑的多灿烂。

“我们欢欢会思考问题了,可喜可贺。”

沉浸在思考的汪洋里的彭楚粤随意冲白澍挥挥手,嘴里说着“别闹”。他以为白澍会轻松躲过,毕竟彭楚粤不是真的想去动白澍。

结果白澍没有躲,就呆在那儿让彭楚粤的手轻轻触碰到了自己的嘴唇。

柔软的触感让彭楚粤吓了一跳,他看着白澍眼里亮堂堂的样子盯着自己看,莫名感觉耳根红了起来,赶紧收回手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白澍嘴角带着笑意,盯着不自在的彭楚粤挪揄:“怎么啦?”

彭楚粤带着气急败坏的语气啊啊叫了两声缓解尴尬,末了两手一拍大腿站起身:“我先走了,我去试着看能不能联系上肖战……”

正欲离开的彭楚粤跨出一步,脚下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个踉跄不偏不倚正冲白澍的位置。他吓了一跳,千钧一发之际伸出胳膊借沙发的力推开自己,这才没压到白澍身上去。

是躲过白澍了,可是彭楚粤也结结实实摔在了地上,疼得他直哼哼。

白澍也吓了一跳,赶紧伸手去拉他:“欢欢没事吧?”

彭楚粤揉着腰刚想说没事,抬眼看到了白澍伸长了的腿。

“……好啊,是你故意绊我的?”

白澍一怔。刚才只是想开个玩笑,因为听到彭楚粤要走,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下一紧就伸出腿绊了他,结果他眼看就要扑到自己身上的当口却一个借力摔在地上。

我是绊你了,但是没让你摔地上啊。感觉自己十分理直气壮的白澍也挺起胸膛回瞪过去。

彭楚粤无奈,起身拍了拍土,借着身高优势揉乱了白澍的头发:“我先走了,有消息通知你。”

没被人这样蹂躏过头发的白澍很嫌弃的撇撇嘴,推了一把彭楚粤:“好啦你快走!”

彭楚粤带上了门,卧室打开了一条小缝,伸出一颗脑袋。

“他走啦?”

“走了。”澍拍拍手,看着门口的树苗,“他也是过来要情报的,肖战不会理我们,但不会不理彭楚粤,也不可能一直这样逃避下去,毕竟他还有工作。彭楚粤已经去医院问过了,肖战请了病假。归期未定。”

树苗抬起头一脸紧张:“病假?”

“……别担心。”澍努力地露出个令人安心的笑容,“肖战这么聪明的一个人,不会有事。”

肖战家里。

窗帘拉得密闭,即使是白天整个房间也笼罩着黑暗。

他躺在床上盖实了被子,虚汗已经把枕巾沾湿一大片。

肖战手有些颤抖,使不上力气,好不容易把温度计从腋下拿出,借着昏暗的日光凑近了看。

眼前一片模糊,他难受得快要窒息。

39°2.

评论(12)
热度(35)

© 析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