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碳

I LOVE RED.
新浪微博@您的析碳已上线
喜欢收到评论!评论好感+10086

【手游AU】坐拥三千小红鸟是什么样的体验3

新年第一发,继续养鸟!





1.

那个定理是怎么说的来着。

当你拥有两个以上同样的东西,就会自然而然吸引第三个乃至第四个同样的东西。

这就是你抽到两次谢谢惠顾之后一辈子就躲不开谢谢惠顾的原因。

我现在一定表现的很蠢,因为我已经忘了怎么调动脸上的肌肉来面对我的“第四个”。

第四个,小红鸟。

我再也不自称爸爸了,DC Online是爸爸。

2.

回蝙蝠洞的一路上大家都很沉默。我是还没来得及洗脑所以保持着震惊样子,所以也就没怎么注意到红罗宾谨慎地把泰坦和小罗宾护在身后、离我和这个新来的家伙保持着一定距离的动作。

……不是,为什么不顺带保护我啊?!

终于反应过来的我不自觉脚步一顿,旁边立刻传出一个声音:“回神了?”

带点戏谑但同时又让人感觉毫无感情,而他的声音又是我十分熟悉的——每天都可以听到的。

于是,我被迫停下了脚步来解决一些事情,一些最好在赶回蝙蝠洞之前处理的事情。

“……提姆,我……”

正在我纠结着不知如何开口时,身后的红罗宾撇下另两只小红鸟,跨出几步超过我俩然后转身,我能感受到他面罩下的目光紧盯着我旁边的这个人。

“我来问他,你退后。”

……红罗宾超帅!超靠谱!!谢谢崽儿!这里的气场不适合我本咸鱼就先退后了……

于是我就真的退后,左手挽着泰坦提姆,右手拉着罗宾的手,一边揩小红鸟油一边紧张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我们不了解你的世界,所以这是必要的措施。”红罗宾努力在对方面前显得镇定,但后者更云淡风轻,“不管怎么说,先欢迎你——利爪。”

三号地球的利爪提姆。一个没有好人的平行世界。

“多谢你的欢迎,红罗宾。在你们的蝙蝠洞之外欢迎新家人让我感觉棒极了。”

这话语中的嘲讽让我不自觉打了个寒战,左边的泰坦提姆浑身紧绷,右边的罗宾也全神戒备。

穿着盔甲的利爪侧了侧身靠在一颗大树上,头发有些凌乱,起码没有认真梳理——就这样懒洋洋地、看起来毫无威胁可言地歪着头。

“我的世界比你们这里糟糕的多,所以,没错,我就是你们所想的那种人。靠着自己的小聪明苟活?这是你们所想的吗?”

“你也叫提姆•德雷克,所以我们都清楚你那个不叫‘小聪明’。利用电脑黑客技术潜入盗取他人的机密,逼迫多少人家破人亡;在幕后操控一切,所有阴暗腐败都跟你脱不了干系……”

我很少看到这样的红罗宾。愤怒、指责,身后的翅膀随着动作在地上划出痕迹。

利爪显得很惊讶:“你认真的?你所了解的我……这就是全部了?天啊,红罗宾,我高看你了。事实上,你所说的那些我在十岁之后就不再干了——我所做的比那些更加邪恶黑暗,人命已经不是我们考虑问题的计量单位了,你知道格雷森在最初曾要求过我们一天杀掉多少人吗?”

事情比我预想的更加糟糕。我默默地放开了两只手,确保在红罗宾与利爪打起来的时候泰坦和罗宾能在第一时间冲上去。

红罗宾的手握了又握,长棍在他手中颤抖着。

“你们没必要动手,真的,因为我打不过三只愤怒的小鸟。”利爪曲起一只腿抵在树干上,整个人反而更加放松,“显而易见的结局就不要在过程上浪费体力了,我甚至不能确保单挑能战胜那边的泰坦。你们受到的都是良好的教育,依靠正确的途径来得到锻炼,这比从不断挨打中自己摸索歪门邪道要好多了,不是吗?”他又叹了口气,接下来的话语更像是自言自语,其中透着委屈和不满,听起来就像任何一个普通的少年,“家人里面我是最弱的,搏斗和竞技从来都不是我的长处,我以为你们深有体会的。对于一个提姆来说——”他抬起头,目光挨个扫过几个人,语气恢复了轻描淡写,“——四代罗宾里最容易挨揍的,最令人不在意的,最容易被遗忘的。”

我没能阻止红罗宾在利爪话音未落之时就冲上去,用长棍抵住对方的脖子。我甚至听到了利爪提姆脊背撞在树干上的闷响。他仰起头确保自己在长棍之下还能呼吸。

我没能阻止,也不想阻止。而听了那些话同样出离愤怒的我直到红罗宾采取行动才清醒过来——利爪提姆很会调动人心,他的每句话都能让你不自觉听进去,然后陷入他所希望的情绪之中。

“我能揍他吗?”泰坦提姆在我身边面无表情,他握拳颤抖着。

“不,谁都别过来。”红罗宾的声音低沉的可怕,他盯着面前满不在乎的这张脸,这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将长棍捏了又捏,最终缓慢放下。

“我们回去吧,分解他。”

除了利爪提姆之外,所有的人听了这句话都很震惊——将不需要的卡牌分解,然后渣都不剩。这在游戏的世界里无异于杀人。

利爪揉了揉自己的脖子,满脸不开心:“嘿,你只是和我一样的卡牌,你没有资格分解我。不喜欢别人就要分解掉他?红罗宾,你也没有那么伟光正。”

红罗宾冷笑一声:“你会怕死?”

利爪继续做着夸张的表情:“天啊,死亡是最可怕的事情了,这意味着我无法再操控一切,无法看到我想要的结局。”他突然看向我,好像才发现了我的存在,“你不会分解掉我的,对吧。我可是你目前卡牌里唯一有场控技能的,你也不想每次刷图都看到罗宾或者泰坦死掉吧?”

罗宾提姆愤怒地叫了一声。

利爪露出一个可怜的的表情,他不再说话了,只是盯着我看。所有人都不再说话了。

从刚才一场大戏中还没回过神的我傻傻的眨了眨眼。决定权又回到了我的手上。

要不要分解这个邪恶的,可能会带来很多麻烦的利爪提姆,我一时半会还真没有主意。

3.

我最终没有分解他。

阻止我这么干的人,是红罗宾。

“……我当时正在气头上,你知道。”他闷闷道,“我们谁都没有资格阻止你去开那个箱子,也就同样没有资格去劝你分解他。”

“但是他……”

“彻头彻尾的混蛋,他不应该叫做提姆•德雷克。”红罗宾点了点头,“但他已经来到了这里,进入了你的卡牌库,成为了……我们中的一员,这是个事实,谁都没办法改变。况且他——就像他说的,有场控技能。无论是刷图还是PVP,都很有帮助。”

红罗宾露出了一瞬的不甘心。

我胡乱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后内心疯狂跳舞:纠结的小红鸟好可爱………

最终听到我这个决定时,利爪反而表现出了兴趣缺缺的感觉。他托腮看着面前将他包围起来的提姆们,“哦”了一声之后摆了摆手:“挡到我看电视了。”

……

不管怎么说,我也是有能拿的出手的卡组的人了!有奶有辅助有输出有场控……刷图根本不在话下!

这么安慰着自己,我努力忽视那个一点也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的利爪提姆。

从今天起,他就正式加入了我们这个大家庭。虽然他本人对“家庭”这种说法十分嗤之以鼻。

提姆们本来就不是冲动类型的人,理性与智慧是他们弥补体能缺陷的武器。虽然之前发生过差点就大打出手的事情,不过在蝙蝠洞里大家倒也相安无事。主世界三人组对待这个三号地球的提姆态度就是忽视——尽力不去注意他是不是又在策划什么,尽力不受利爪话语的挑拨,权当对方是空气。利爪提姆在大部分时间里也很自觉地划分界限,与其他人保持一定距离,表情和话语都充分表达了对我们兴趣的缺失。

这样虽然奇怪,但也是最有效避免摩擦的方法。

而我,只有一个想法:他们简直太乖太让人省心了……爹好想哭……

4.

DC Online这个游戏里,每个玩家都有一个版面,这个版面完全由玩家自己设计,上面可以表明大致信息、卡牌组成,也可以乱七八糟写一些交友宣言,甚至可以就白板一张什么都没有,十分自由。

自从不断抽出技术宅小红鸟,我就将这个版面全权交给他们处理。而他们也做得十分令人满意,版面简洁大方,每隔一段时间还会心血来潮加点小东西,比如一个红罗宾标识,一个咖啡杯图案。我只要求他们保留一句话,剩下的可以随意改。

【养红鸟,红鸟是我的宝。拒绝PVP。】

就先不说提姆们都喜欢宅在家里,单从情感上我也不太乐意带我的崽儿们出去跟人打架,除了必要的刷图活动之外我们都十分默契地呆在蝙蝠洞。比起打打杀杀,我更喜欢捧着大脸冲在沙发上摊鸟饼的提姆们傻笑。

但今天上线时,我感觉有点不对劲。

在拒绝了第二十八个PVP请求之后,我终于想起来去查看一下个人版面了。

打开的一瞬间,我感觉我的双眼要瞎了。

岂止是花里胡哨,这完全就是巴啦啦小魔仙和朵蜜天女级别的花里胡哨。各种蝴蝶结小花小草充斥着整个空间。

正中央八个七彩大字十分醒目。

【老子最棒,不服来干。】

我陷入了沉默。

利爪提姆真是好棒棒。

之后我放任三只好鸟去揍那只坏鸟,蝙蝠洞倾刻一片鸡飞狗跳,我和善地提醒别打死他就好。利爪一边逃跑一边不服气地大喊:“这不公平!”

“去你的公平,我昨天才通宵修改好的版面!”泰坦冲上去就是一棍子。

利爪堪堪躲过去,抓紧机会反击:“你那个品味我都没眼看,挂上去不丢人吗?!”

“……放巴啦啦小魔仙的人没资格说我吧!!”

从此以后,我的个人版面再也不平静了。它再也不是每周一换的清新风了,而是变成了每天一换,仿佛时尚界多变的品味。利爪提姆负责黑进蝙蝠电脑修改,其他提姆负责修改回来顺便升级防火墙。反反复复,乐此不疲。

“……利爪!都说了不许放红罗宾的睡姿照片!”

今天的我也很生无可恋。

5.

我在吃泡面。

今天一大早,我一睁眼就面对床头的一张便利贴。

【爸爸妈妈有事要出门,你可以自己试着做饭,只要别把厨房炸掉,加油哦!】

我面无表情地扯下便利贴,立刻就决定了去煮泡面。一个将厨房伤害降至最低的方式。

所以,我在吃泡面。

胡吃海塞一通之后,我抹抹嘴就进入了游戏中。然后猝不及防接到一条语音。

【老爷,鉴于游戏系统维护,所有的初始管家都需要消失半天,我也不例外。我相信您能打理好一切。

阿尔弗雷德。】

我:“……”

天要亡我小红鸟。

果不其然,我刚走进蝙蝠洞,一个欢快的声音就迫不及待地响起:“是阿福回来了吗!”

我:“……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

然后罗宾提姆就真的摆出一副愁眉苦脸的失望样子。

而另外三个人——泰坦和红罗宾躺在沙发上一副不省人事的表情,利爪靠得稍微远一点,怀里的魔方转的咔咔响。

再咔咔响也掩盖不了一声肚子抗议的声音。

“你会做饭吗?”红罗宾眼睛突然一亮。

“……不会。”

泰坦提姆生无可恋地望着我。我仿佛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了一句话——饭都不会做你养什么鸟!

我咽了咽唾沫:“要不,你们……你们自己做?”

蝙蝠洞一片寂静,利爪提姆手里的魔方都停止了转动。

红罗宾慢慢坐直身子:“为什么我之前没有想到呢。”

罗宾提姆和泰坦突然兴奋.jpg

“为我们的厨艺正名!!”

利爪提姆立刻举手示意:“我退出,我不参加,再见。”然后躲在他常待的单人沙发上拿出笔电敲敲打打,试图把自己沉浸在网络中来抵御肚子的抗议。

罗宾撇了撇嘴,然后蹦跳地推着另外两个人进了厨房。

……小家伙似乎对长大后的自己的厨艺十分有自信。

我坐在沙发上不知该说些什么,于是决定帮他们一把。我敲开了欧皇朋友的私信,点了语音接通。

我:狗东西在吗,我需要你的帮助。

欧皇:没问题,你说。

我:教我做饭。

欧皇:…………

欧皇:噢对,今天系统阿福不在。你是要喂卡牌们是吧,要不然我借你一个杰森,你说你要什么时期……

我:你想好了再说话。

欧皇:……我教你做饭。

欧皇:你都有什么卡牌?我不能教你的罗宾提姆和泰坦提姆,你懂的,小红鸟们的厨艺不太……精湛,我觉得再好的师父一时半会儿也教不会他们。

我:噢,没关系,我还有其他的。我有一个红罗宾……

欧皇:……

我:还有个利爪。

欧皇:利爪?利爪可以啊,就利爪……

我:三号地球的利爪提姆。

欧皇:……那你真的是,好棒棒。你去叫外卖吧,不然就提前订好维修厨房的工作。

我生无可恋地挂断了语音。

在挂断之前我依稀听到对面传来一个模糊的声音:“他是利爪什么?我有利爪米……”

才想起来,他去和非酋面基了。

我转过头一脸复杂地看着唯一远离厨房的利爪提姆,后者根本没注意我。

“提米啊,爹想和你说几句话……”

厨房方向突然传出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

我咽了咽唾沫,努力忽视它,继续和利爪沟通:“你看,我不太了解你。他们三个人都有想要的同伴,罗宾是迪克或者布鲁斯,泰坦就是……他的泰坦们,红罗宾希望找到蝙蝠侠,我就会努力抽这些卡牌。你呢?你需要爹给你抽出来什么吗?”

他没有抬头,语调平稳:“说的好像你真的会抽到一样。”

我……

他接话道:“谢了,我什么都不需要。离那个世界越远越好。”

“我知道你们那里是很糟糕啦,但你真的一个想念的都没有吗?比如你的大哥……”

“格雷森。”利爪提姆猝不及防发出一声冷笑,“如果你抽中他,立刻分解。如果你不那样做,他会把我分解。”

我一下子噎住。有这么严重?!

“这么说吧,我之所以呆在这里无所事事,是因为格雷森不在,夜枭不在。但凡那个世界里任何一个人出现在我面前,我都会恢复到以前的生活。”他终于从屏幕前抬起头看向我,蓝色眼睛里平静到令人心寒,“你所珍爱的一切,我都会毁掉。”

这大概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露出一个利爪真正的姿态,我张了张嘴,试图找回声音。

“但是——”“砰!”

“……我是说……”“蹦喀!”

“就算是这样,你和其他……”“库咔砰啦唰滋!”

…………这三只鸟在他妈干什么?!

利爪提姆强忍住笑:“快去看看那三个蠢货吧。”

我刚起身,三个人形黑煤炭就朝我们熙熙攘攘地走来了。

“我说过,你不能把整只鸡剁个腿就扔油锅里……”“这很明显是火候没把握好的问题,红罗宾的错。”“……等等?负责火候的不是你吗?”……

听着他们的对话,我开始考虑装修一个新厨房需要收集的材料了。我得准备个十几份才行。

三只小黑鸟托着一盘黑乎乎的东西,径直来到了利爪提姆的面前。

利爪正饶有兴致地修改今天份的个人版面,突然感到一股杀气袭来,他警觉地抬头……杀气来自提姆们手中那盘黑到妈都不认识的东西。他把目光投向同样黑到妈都不认识的三只鸟,咽了咽唾沫。

泰坦提姆微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尝尝吧。”

罗宾提姆眼睛一闪一闪的,充满了期待。

红罗宾满脸真诚地将盘子递过去。

利爪:“……你们到底对我有多不满。”

评论(11)
热度(77)

© 析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