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碳

I LOVE RED.
新浪微博@您的析碳已上线
喜欢收到评论!评论好感+10086

[球三batfamily/jaytim] 仅仅是一个雨天

……打上jaytim的tag我都是很心虚的。一点也没有cp感,顶多算作两个出场最多的家伙。
黑化球三利爪设定,借鉴了风苟太太,然后加上自己的私货(……)没什么内容,就是小片段
一切令你不适的锅都是我的,太太的设定特别好吃,我就是把好物拿来糟蹋的混蛋

自我反省:我疯了。利爪提姆太好吃了。


屋外下着雨,洗刷着一切,也掩盖了一切。黑夜配上阴雨,完美符合了哥谭的象征符号。

迪克格雷森是不会因为这种糟糕的天气就因为怜悯和担忧而取消弟弟们的夜巡的。这对他来说不是一个表达爱意的方式。

利爪们只会在风雨里愈挫愈勇。

“你觉得格雷森是有意针对你?”杰森靠在安全屋的墙壁上,疲惫地打了个哈欠。他本该在这时候出现在哥谭任意一个屋顶上淋着瓢泼大雨,而不是舒服地躲在小屋内。但他勉强有个正当理由这么做——感谢提米,他娇弱的好弟弟。

十几分钟前,飞檐走壁的杰森意外的在一处阴影里发现了躺在地上的提姆,他正在发烧,烧的很厉害,这让他不住地对着地面喘粗气,而且他的后背被人砍了一刀。利爪的盔甲被割开,鲜血被雨冲刷成淡粉色。

杰森犹豫了几秒。提姆是他们兄弟中体能最差的,毋庸置疑,雨天巡逻加上受伤,一个非常德雷克式的标配,这在以往发生过多次,但他一点儿也不想撞上这样的场景。该死——格雷森会希望他救下提姆吗?他会把这个当成兄弟情的体现,还是……这根本就是格雷森所希望的、用他的话来说是“提高家人能力的机会”?

他看着痛苦万分的提姆,后者也发现了他。

“杰森……”提姆嗓音粗哑,“求你……”

杰森盯着黑暗的地面足足五分钟,这才抱起浑身冰冷的提姆回到他的安全屋。

“我不觉得他是在针对我。”衣服被烘干,躺在温暖的被窝里,这让提姆重新打起了精神,他刚量过体温,还是在发烧,不过这没什么,他不会死,这就够了。眼下提姆正咬着体温计,专心致志地让它上下晃动,“这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呢,就只是单纯的警告我?格雷森才没有这么无聊。”

“也对,他警告你的够多了。”

提姆翻了个白眼。

杰森焦躁不安,他不能放任这种不确定因素这么下去,他重新拿起头罩:“我去给格雷森说你在我这里,生病了。”

“去吧,我谨慎的盟友,就把我当成一个累赘吧。”提姆的语调说不清是受伤还是讽刺,他翻了个身,努力逼迫自己保持清醒。在格雷森面前永远不能懈怠。

但是他该死的难受极了。

当提姆再度睁开眼睛——他感受到一股压迫,他的大哥就坐在床边,那双清澈的蓝眼睛里充满了关切和担忧。

“提米,你终于醒了。”

提姆倒吸一口冷气,他挣扎着想起身:“抱歉,我……”

“你没完成夜巡,还被人砍了一刀。”迪克伸手将提姆耳边被汗水濡湿的头发理到耳后,动作轻柔,“好啦,这不怪你。你发烧了,要好好休息。”

提姆在这样的时刻,总会感到恐惧。无论他在平时多么云淡风轻,和杰森在一起时多么肆无忌惮地评论格雷森,但每次真正面对他的大哥,内心深处的恐惧就会冲到发顶,尖锐地鸣叫。

他乖巧地低下头:“谢谢你……迪克。”

“但是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在小翅膀这里。”迪克的声音听上去是真的兴致勃勃,他立刻转身去看靠在墙角的杰森。

“巡逻的时候一个意外的发现。”杰森耸耸肩,说得非常理所当然。

“哦——”迪克意味深长地、缓慢地点了点头,那双蓝眼睛清澈无比。他转过身继续面对提姆,后者几乎在瞬间腰杆挺直,迪克只当没看见,“不管怎么说,家人们应该互相照顾。你做的很对,小翅膀,但我希望下次你擅自这么做之前告诉我一声,监控里你俩同时消失真的很让人担心。”

他只是想告诉我们,他对一切了如指掌。提姆捏紧了床单,一股不好的预感陡然升起——

“你带上达米,杰森。你们两个继续去巡逻吧,这里我来照顾就好。”

提姆嘟囔了一下:“不用,迪克,这点小伤我完全——”

“不要拒绝我,提米。”迪克冲他眨了眨眼,声音没有起伏。每当这时就是该闭嘴听话的时候了,于是提姆不再说话,只是缓慢沉重地保持呼吸。

杰森答应了一声,立刻动身,和一直等候在门口的达米安双双离开。

“德雷克会没事的,对吗?”

达米安在面对杰森的时候总是更加放松。相比残忍的迪克、狡诈的提姆,话不多总是很沉默的杰森更能给人安全感。

杰森不知道达米安指的是提姆的病情,还是他和迪克共处一室这件事。他侧头看着旁边这个不过十几岁的小孩子。夜枭的利爪,迪克的爱意施加者,一个牵线木偶。

没什么好说的,他们都是木偶。

他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嗯”了一声算作回答。


当杰森回到他的安全屋的时候,迪克已经走了。

他慢吞吞地走到床边,看了一眼提姆。还好,情况比他想的乐观。提姆还活着。

就只是嘴角出现了一点淤青。

提姆抬头看他,慢慢扯出一个讽刺的笑。

“格雷森的爱意,杰。他说一个利爪即使是生病也要具备一定的格斗能力。我只躲过了三次拳头,这让他很不满意。但是,他妈的,我可是发着102度的烧啊。”

杰森冷漠地看着提姆。看起来他的确烧的不轻,通常他是不怎么说脏话的。

“没人能保证格雷森刚才是不是安了监控,你就少说几句话吧。”

提姆虚弱地摇摇头:“我仔细检查过了,没有……”

嘴角处火辣辣的疼痛,加上发烧带来的阵阵眩晕感,让他现在仍旧很难受,而没人有资格让他这么难受。托马斯没有,格雷森也没有。提姆眯起了双眼。

作为他并不那么长期的盟友,杰森盯着提姆的表情突然笑出来:“大阴谋家,你要开始报复了?”

提姆闭起双眼摇了摇头:“不是开始,已经走到中途了。所需要的条件在靠拢,事情的脉络在清晰,在这个形势下,猎物还惹恼了猎人。”

杰森差点就忍不住大笑了:“小红,我真是很期待看你被格雷森杀掉的那一天。”

提姆把手边一个枕头扔了上去,而杰森轻易地躲了过去:“说真的,德雷克。你的确比格雷森更聪明更谨慎,你是最像夜枭的一只利爪。”

“谢了,我还是不像他。我没他那么愚蠢和混蛋。”

“你比他更混蛋。”

提姆摆出一副痛心的样子:“大红,作为我的盟友,你不仅对我的智商抱有怀疑,你还对我的人品抱有怀疑。”

“因为我知道你是什么样子。”杰森语气稍稍冷静下来,他的手摸索到腰间,突然掏出枪,在手里娴熟地把玩,“你有野心,也有这份聪明。我们都是夜枭的利爪,但过不了多久,也许就是下一秒——会成为你不知道哪个天杀的计划的一枚棋子。所以你觉得,格雷森会放任你这么下去?”

“格雷森。”提姆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他永远都不会发现我的计划,但他会被自己的猜疑心逼疯。我现在就在做这种事,盟友,你不知不觉也在做这种事。”

对,就像今天晚上。如果杰森不救下提姆,什么麻烦都没有,但他救了,所以格雷森展开了新一轮猜疑。他所爱着的,全心全意爱着的家人们,到底背着他在做些什么。

杰森呼吸沉重,手里的枪挽出一个枪花:“我他妈说过,如果你胆敢把我牵扯到你的破事里,我就一枪打爆你的头。”

提姆不为所动,用手掌撑着下巴笑吟吟地看向他:“你吓到我了,杰森。”

“你还是祈祷你的计划能在格雷森失去耐心之前奏效吧,否则我一定会在场并目睹他杀掉你的画面。”

“你错了,格雷森不会亲手杀我——如果你执意认为他会杀掉我的话。他一直觉得对付我这种人,最好的方法就是速战速决,所以他会迫不及待地让一个耍枪的动手,让一个和我走的最近的人,用一颗子弹让我彻底绝望。我的盟友。”

“到时候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照做。”杰森微笑,每个字都咬的很清晰。

“和你盟友一场,亏大了。”提姆抱怨,赌气一样再朝他扔了一个枕头,现在床上没有枕头了,“格雷森爱我,他会让我很享受。比如让你把子弹一字排开送进我的胳膊或者大腿。”

“我甚至可以在你手指上用子弹打出一朵花来,这完全没有问题。”杰森缓慢地把枪对准了提姆的额头,“但,看在我们盟友一场。我可能会犯个错,轻微的手抖——把一颗子弹送进你的心脏就足够了。”

“合作愉快。”提姆在枪口之下笑得乖巧可爱,“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杰森,我会在死之前安排好一切,确保格雷森和托马斯都会紧跟其后下地狱。”

“不止这些吧?”

“就这些啦,局是要布给人看的,如果我看不到也不能从中获益,那我不会费尽心思做多余的事情。”

杰森看着他眯起了眼睛:“顺手把我和达米安拉下水,这是一件多余的事情,德雷克。地狱没那么松散,你不用让我去凑热闹。”

“但是,可怜的小利爪们。没人比你的家人更危险。格雷森会很高兴我们一家人在一起的。”

看着提姆摇头晃脑的样子,杰森翘了翘嘴角,把枪重新别在腰间。提姆是个混蛋,他从来没说错。

只有枪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信任的东西。

评论(4)
热度(55)

© 析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