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碳

I LOVE RED.
新浪微博@您的析碳已上线
喜欢收到评论!评论好感+10086

jaytim-Catch The Wind

和专属杰森对戏的产物(……
凑更!比较不要脸地凑更。……
改来改去还是会觉得别扭,戏和文章真的是不一样吧。
瞎几把添了一些东西补充成一篇文,但哪里是原戏哪里是后来加入的应该一目了然…………
杰森部分大都来自Jesse/渡部,我专属真的特别好,好的我想原地爆炸千百遍。






所有人都认为,提姆是最让布鲁斯省心的罗宾。虽然迪克抗议了一下,最后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但最近一段时间,蝙蝠家的人越来越觉得他们的乖乖鸟变得有些不对劲。

除了乐在其中的杰森。

“这真的不怪我。”杰森被迪克摁在墙上质问,举起双手示意自己的无辜,“鸟宝宝自己要跟着我出去玩的。”

“……很难让人相信,小翅膀。”

杰森刚想说些什么,房间门悠悠开了一条小缝,一个不耐烦的声音飘进来:“迪克,杰森,你们还没谈完吗?”

半个小时前他刚要拉着杰森出去,迪克就一脸阴郁地拽走杰森,还用上了“We need to talk”的蝙蝠句子来表达事情的严重性,提姆只好在客厅百无聊赖地等。半小时过去,两人根本没有要出来的意思,他决定上去查看一下情况。

“鸟宝,”杰森看到提姆进来后坏笑一声,“快跟迪基鸟说,你想跟我出去玩。”

迪克一脸复杂地盯着提姆,后者只是冲着杰森瞪大了眼睛:“才不是!我只是……收集情报……”

都学会撒谎了,提宝。迪克还拽着杰森的领子,他一点也不想指出红罗宾的情报网让他根本没必要在大晚上夜巡结束之后还出门,而且必须得拉上杰森。通常这个时候提宝都是窝在他自己的安全屋里对着电脑敲敲打打。

迪克叹口气放开了杰森,然后假装抽泣了一声:“弟弟们都长大了……”

得到了杰森的肘击和提姆的白眼。

但是提姆为什么突然黏上了杰森,而且一向宅在家里的他变得喜欢出门了?这还得回到一星期前。

这天晚上,提姆刚结束一轮夜巡。今晚闹事的街头混混意外的多,虽然并不能对红罗宾造成威胁,但胜在他们人多且杂,当红罗宾把所有人都解决完以后,他只觉得胳膊和腰都不是自己的了。

然后他想起来回去还要处理一份韦恩公司的材料。

……很想就这么睡在马路中央。提姆揉了揉脸,回到自己的安全屋,一切仍如同他出门前那样——乱糟糟。他边脱下制服随意扔在地上,边走向厨房为自己泡一杯咖啡。

然后一阵敲门声响起,这让提姆猝不及防,脑中警铃大作。

“开门,小红鸟。不然我就要喂它吃枪子儿了。”

……去他的杰森。提姆在一瞬间放松下来,再次任凭还没来得及摄入咖啡的大脑被困意席卷。

“你可以不那么粗暴,大红,没人想吃你的子弹。”提姆踢着拖鞋,睡眼惺忪嘟嘟囔囔给他开门。

杰森裹着夜色站在门外,身上甚至还有股没有完全散去的硝烟味儿,他的手中夹着半支烟:“还赖在你的鸟巢里起不来吗,鸟宝宝。”他看着提姆睡意昏沉的模样挑挑眉梢,“你看起来就像做了一整天白日梦。”

提姆使劲憋下去一个哈欠,抬手揉掉了生理性泪水,再次抬头时终于清醒了一点,抱着双臂后退一步,带着被打扰的不满审视自顾自走进来的人:“你来干什么,红头罩?”

其实杰森没有什么必须要拜访的理由。他只是一时兴起,一时冲动——来策划一个小小的报复。

前几天的一个晚上,夜巡结束后同样很困倦的杰森刚在自己整洁舒适的安全屋内闭上眼睛,窗户就突然被人打开。他还没来的及摸上床头的枪,就看清这个不从正门进入的家伙是他熟悉的人。

“……德雷克?”

“杰森。”提姆绝对是喝过咖啡了,这么晚他的声音还如此精神,“我需要你的帮助。”

然后红头罩就被迫起床,顶着睡意把自己的情报网调出来,向红罗宾提供他想要的信息。他几乎是一句话一个哈欠,一边还要对付红罗宾对罪犯们的各种猜测和推断,等到红罗宾终于心满意足离开,杰森看了一眼表——操,只能睡三个小时了。

所以今晚他决定也来搅乱一下提姆的睡眠时光。

没错,哥谭的义警们就是这么幼稚。

“随便抓只小红鸟来参加烤鸟节。”杰森耸耸肩身,将最后小半支烟放在嘴边猛吸了一口,然后食指一弹,把烟头抛到提姆脚旁,身子低伏敲一个响指,语气随性:“Wakey-wakey,跟着老蝙蝠没继承他昼伏夜出的习性?”

一瞬间,提姆被烟草味儿包裹住,那浓郁的气味让他几近窒息,这也是他不喜欢参加那些派对的原因——该死的烟味。杰森是故意的。

提姆皱着眉头猛地抬头瞪他:“杰森,不要在我的屋里吸烟。我不介意你去参加你的烤鸟节,鉴于你自己就是只badbird,所以你还有事吗?没有的话我要继续去睡觉了。”他一脚把烟头踩灭气冲冲踢向杰森的方向。

而一切的始作俑者漫不经心地挑挑眉头,并不在意他的小举动。杰森嘴角上弯,烟气在喉腔里迂回打转,坏心眼地转冲提姆喷吐一线灰雾:“尼古丁的安神功效是数得上的,算作耽误你黄金睡眠的补偿。有个好梦,德雷克。”

尽管提姆紧闭双眼猛地后仰也没有躲过烟雾,结结实实被喷个正着。他伸手捂住脸后退一步以驱散烟的味道,被杰森恶劣的动作气到,而且是十分生气的那种——他从来不介意跟他的前任打一架。于是他瞪着杰森,完全不明白对方到底为什么要来找茬。

“很好,我一点也不困了,感谢你。”

“举手之劳,Princess。”杰森不出所料地止住步子,嗓音压得低平,笑意闷在喉咙眼里,向提姆抛过去一个征询的眼神,“所以现在——你是想待在你的城堡里等着哪位白痴国的王子,还是去兜兜风?我猜我能把后座的八分之一让给你。”

“十六分之一吧,看在你是个混蛋的份上。”提姆抱着双臂上下打量对方,同时在心底快速计算浪费宝贵的睡眠时间去兜风的可行性和结果。他是想要带着提姆出去找个没人的地方打一架吗——“好吧,白痴骑士,还不快感谢你酷毙了的王子。”

谁怕谁啊。

“哈。”杰森发出一声短促笑音,转身朝门外走去。

说实话,他只是无聊至极想来调侃一下小红鸟,没有想过真的带他出去兜风,也没想过提姆会答应他随口说出的一句话,所以现在这个局面是他意想不到的。

杰森一条腿横跨过机车支在地上,发动引擎轰鸣,便一偏头朝对方示意:“上来吧小鸟王子,别拿她跟老蝙蝠的黑科技比,不然她会把你甩下去的。”

提姆撇撇嘴认命般朝对方的机车走去,轻而易举地双手借力跨过座位,一下子拉进的距离让杰森皮夹克上的烟味愈发清晰,他再次不自觉地皱了皱鼻子:“往前坐一点,骑士,你不会真的想给我留十六分之一吧。”

“鉴于你没有获得充足的睡眠,小王子。”话语到此刻意顿了顿,好像接下来就要给出什么补偿似的。杰森眉角上挑,掌心旋紧手把猛一加力,把速度加到最大,把提姆吓了一跳。风声呼啸在耳旁,他提高嗓门好让对方听得清楚些,“我决定把速度提到你不会睡着的程度!”

提姆是真的被吓了一跳,猝不及防的惯性让他整个身体朝后仰成一个危险的弧度,还好他条件反射般立刻拽住杰森的夹克这才没有被加速度甩出去。这比咖啡的效果好多了。提姆倾刻间大脑变得无比清醒,心脏在胸腔里怦怦跳,他气急败坏,同样加大了音量,风把他的言语打得破碎:“……红头罩!你就是个混蛋!”指责归指责,他还不忘同时调整坐姿紧紧向杰森靠拢——被甩下的滋味一点儿也不好受。

“我从没否认过这一点,德雷克。”笑声在两侧平托气流里藏也藏不住,杰森身背低伏,横向甩尾,即使载只小鸟也没费多大劲。轮胎摩擦过地面,声响刺耳,直到拐进东街区他才稍稍放慢速度,“老蝙蝠没教过你怎么乘摩托车?你必须抓住点什么,就像现在。——搞清楚,你口中的混蛋现在要是想玩点特技摩托也绰绰有余。”

提姆在上一秒可是领教过了,他深吸一口气,破罐子破摔般故意把自己使劲撞向杰森的腰,并不在意这是在危险的摩托上。安全措施做就要做彻底。提姆用以勒疼对方为目的的力道狠狠搂住他的腰,烟草混着火药味冲进他鼻腔:“我发誓你如果把我甩下去,我拼死也要带着你一起下去,所以你给我——”

杰森在前方无声地大笑,然后突然一个急转弯刮擦进另一条小巷,猝不及防的方向转变让提姆声音也变了调,他忍不住把手中的皮夹克再抓紧一点:“——好好骑车!靠!”

风在二人耳边呼啸,灌满了提姆的袖子。他袖子中的手还紧紧抓着杰森的夹克。他把自己扔向杰森的后背,紧紧闭着眼睛。

发动机的轰鸣混着风声,肾上腺素飙升,心脏在胸腔中的剧烈跳动,以及令人安心的夜色,而即使这夜色之下隐藏着什么危险也无所谓了。他面前是红头罩。这股特殊的烟味在他鼻腔里徘徊不去。

——他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经历也不坏。


这就是提姆沦陷的过程。接下来的几天,他在晚上夜巡结束后总是找各种理由溜到杰森的安全屋,支支吾吾地暗示,他还想再来一次,那个兜风。

只有两个人的夜间兜风。

杰森也感到很意外,但他从来不拒绝,就当做件好事,陪一个小孩子出门兜风——听上去是不错。

而且他多了一项日后可以威胁鸟宝宝的筹码。杰森坏心眼地笑了起来。

评论(6)
热度(31)

© 析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