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碳

I LOVE RED.
新浪微博@您的析碳已上线
喜欢收到评论!评论好感+10086

论我午睡的时候都经历了什么才做出了这样的梦

“我们该把这事儿解决一下了。”杰森挠挠头发,双眉不自觉皱在一起,落在提姆身上的眼神不安地晃动。
提姆脑内轰地一声炸开,他努力保持镇定。早该如此的,他想。我们两个早该如此坦白。
但他怕声音暴露了什么,于是就只胡乱点了点头。
“……你闭上眼睛吧,我给你回答。”
杰森的声音传到提姆耳中,是难得一见的柔软。他乖乖地闭上眼,颤抖的睫毛不在他能控制的范围之内。
仿佛有一个世纪那般长。
不管他承不承认,提姆都曾经期待过这个画面。他幻想过杰森这一刻会做什么。如果是拥抱,他会回以一个更大的拥抱,如果是亲吻,他会毫不犹豫拽着对方领子回应。
还有好多个如果,每一种他都备足了方案。他不应该如此紧张的。
此刻的提姆,手指死死地攥成拳头,指甲戳进掌心的痛楚加重了他的呼吸。
他在等待,不安地等待,面前安静的杰森会怎么回答自己。
仿佛真的有一个世纪那般漫长。
于是提姆开始了乱七八糟的回忆,回忆二人是如何走到今天——他是怎样发现自己的小心思,自己那些自以为埋藏得很好的秘密。每一次的注视都带着温度,每一次成功的配合都将彼此拉的更近。他回忆起钩爪破空的声音,风在二人身边呼啸,而跟在杰森身后在空中飞舞的自己是如何的快乐。
仿佛杰森周身永远萦绕着淡淡的烟草和酒精味,坏心眼地用自己的气息包裹住不知所措的提姆。
现在也是如此。在此刻,让人不敢大口呼吸的时刻,提姆还可以闻到对面那股若有若无的、熟悉的味道。属于杰森的味道。
这让他稍稍安下心来,但也只是稍稍。
提姆偏了偏头。
这真的……真的是太漫长了。
这一瞬间,是不是有点过于煎熬了。
他不信自己有这种能力,能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将几秒钟拉伸成几个小时——
提姆真的感觉过去了几个小时。或许是十几分钟,但不管怎么说,都足够杰森把拥抱和亲吻付诸几个回合了。
“……杰森?”
提姆试着出声,他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可以控制了,还是以往那个冷静理智的提姆•德雷克,这很好。
“我要睁开眼睛了。”
得不到回应,提姆不喜欢这样的不确定性,但他拒绝在这样的情况下去思考杰森沉默的理由。
于是他鼓鼓脸颊,慢慢睁开了眼睛。

这该怎么说呢。
提姆平稳的呼吸又有紊乱的趋势。他咽了口唾沫,第一反应是完成一整套的红罗宾式应急方案。
提姆将所有眼睛捕捉到的、但还未来得及消化的信息和画面悉数打散压回脑海深处。他眨眨眼睛,把所有即刻上涌的情绪咽回肚子里而拒绝他们表现在双眼中。那些尖锐鸣叫的东西全部被压缩进永无天日的黑暗深渊,提姆最终将自己暂时性封闭起来。
他暂时性地允许自己失去思考能力。
提姆允许自己不去思考,不去面对空荡荡的房间。
他的面前空无一人。
窗帘的位置被移动过,风从那里灌进来,提姆机械性地接收这一画面,但他想不到这个画面意味着什么,从这个窗口失去了什么。
而他本该幻想得到了什么。

提姆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什么,但最终,他只是一下下缓慢地呼吸着。

他一动不动,足足站了五分钟之久。
“……该去工作了。”
提姆打了个哈欠,涌上一点生理性泪水。




——————————————
(一个让lo主大声呼喊梦与现实相反论的梦。睡醒的一瞬间简直怀疑人生。
于是死也要甜回来。)
——————————————

跑了四条街遇到的不是爆满就是售光,红头罩累死在第五条街的时候终于买到了一大束新鲜的玫瑰花。
抱着玫瑰花乐呵的红头罩踏进安全屋,看到的是一个没精打采把自己缩进沙发抱着电脑工作的幽怨鸟。

“……小红?”

伟大的罗曼蒂克桶脑海里的告白场景绝不是现在这样。好吧,他承认,没提前意识到情人节鲜花有多难买是他的错,他翻窗出去的时候急了一点儿没告诉鸟宝宝,但这是他准备的惊喜嘛……

解释完毕,杰森觉得提姆此刻的目光看上去,就好像鸟宝宝下一秒会化身成一个暴力拆桶狂。

但无论如何,先亲再说。

评论(8)
热度(24)
  1. 某会析碳 转载了此文字

© 析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