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碳

I LOVE RED.
新浪微博@您的析碳已上线
喜欢收到评论!评论好感+10086

jaytim-我的男朋友生气的时候会离家出走

和lofter的敏感词势力对抗到底。

……话是这么说,但是很怂地改了一些词之后仍旧担惊受怕。

我觉得我晚上回来又要面对一个“您好”开头的通知了……

——————————

我的男朋友生气的时候会离家出走

 

1.

Jason Todd的小男友名叫Tim Drake,现任韦恩总裁,前任罗宾,兼职义警身份红罗宾。17岁未成年,前途一片光明潜力无限,人长得帅脑袋还聪明,机敏灵活懂得人情世故,IQ142耍棍耍得风生水起,眼中藏着蔚蓝的大海,在这片波光粼粼之下Jason除了沉溺之外没别的选择。

就是这么一个完美的伴侣,缺点用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有将电子产品黑科技升级成为他和Jason的小三的趋势。不太擅长自理。不太擅长早睡早起。挑食。生气的时候会离家出走。

看,就说一个手可以数得过来了。

Jason在Tim的棍棒之下咽了口唾沫使劲把伸出另一只手继续数六七八九十的欲望按压下去。

 

 

2.

说到生气,Jason要举双手抗议。

每次他和鸟宝宝吵架——这当然该死的常见——结束之后,Jason会在气头上抓起枪抱起桶就跑出去踢倒霉小混混的屁股发泄,而在他发泄一通心情好了想回安全屋找鸟宝宝好好谈谈的时候,面对的通常都是一个空无一人的鸟窝。对,字面意思上的鸟窝。

Tim可不光是像Jason一样出去发泄,他是真的打包好行李气呼呼地离开这个安全屋,所以你别指望着鸟宝宝打包行李的技能有多完美,在第一次对着被翻成一团乱的卧室大惊失色之后,Jason已经生无可恋地接受了自己的另一半不太会整理东西的设定。

有时候,Tim的报复不光来自忍道·地狱之卧室魔改,真的把他逼急了的话,Tim会不定时触发突破·厨房探索与秘宝掉落。

简单地说,就是会在临走之前为Jason做一顿饭,精心把一些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摆盘放好,旁边写一张纸条,“特地为你做的,请全部吃掉它”,后面还画了一个让Jason不想再看第二眼的小红心。

Jason曾经询问过Tim是不是在里面下了毒,Tim双手叉腰很自豪地说根本没有,因为他确信经他之手的天然无公害食物就足够毒死Jason了。

Jason:……真不知道你在自豪什么。

当然,厨房被炸掉只是附带的小意外。

 

 

3.

Tim会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去别的落脚点,还得是一个会照顾他,会为他保密,会跟他一起数落Jason的不好之处,等这一切过去之后还得负责把Tim劝回去的好心人。

好心人超级小子。

窝在沙发里一边附和Tim说对对对是是是他就不是人他只是个桶精的Conner Kent今天也很头痛,想用红头罩把自己罩起来。

 

 

4.

非常偶尔的时候,Tim会以工作为由离家出走到韦恩庄园,把行李往自己好久不见的床上一丢,双手叉腰狠狠哼一声,带着报复性心理心满意足于脑海里Jason在庄园外墙急得跳脚但就是不想进来的画面。

而在Jason这里,就是鸟宝宝气得回娘家的脑补。

他会四仰八叉躺在只有他一个人的安全屋里,灌一口啤酒,再慢悠悠发酵自己对Tim的想念。

Tim被Jason要求早睡,然后在半夜偷偷摸摸爬起来,为了不吵到Jason,用食指小心翼翼一下一下戳键盘赶工作的时候。

Tim在夜巡回来,脱下红罗宾的制服,换上宽松的家居服,扑在Jason怀里累得瘫成一团的时候。

Tim在看到Jason受伤,一言不发手脚利索地为他包扎,却在触碰到Jason伤口时止不住颤抖的时候。

鸟宝宝有建立名为JasonTodd的档案,而Jason又何尝没有在脑海里建立名为Tim Drake的档案?点点滴滴,一帧一帧,静止的动态的,活泼的沉默的,连同愉快的和不想触碰的,都一起被Jason好好保管着。

通常Jason在脑海里这么走一遍,会触发“每天都爱他多一点”和“该死的鸟宝宝回来我一定要狠狠亲他把他亲晕过去再亲醒周而复始无穷无尽”模式,而Tim大多也会在这个时候气消,拖着大堆行李慢腾腾心不甘情不愿挪进安全屋,然后下一秒接受红头罩的一个比扎罗看了都会落泪的熊抱,双方握手和解,推心置腹分析过错,发誓下次Jason再也不混蛋了Tim再也不把意大利酱汁浇在双层奶油塔上了,接下来Jason实施他的“狠狠亲他把他亲晕过去再亲醒周而复始无穷无尽”计划。

 

 

5.

二月十七日,晚十一点三十二分五十七秒,Tim夺门而出。

二月十八日,凌晨三点零四分二十六秒,Jason从外归来。

是的,又吵架了。

Jason拉开灯结束黑漆漆空无一人的局面,然后意料之外地发现,鸟宝宝走之前竟然没有把卧室弄乱。

他如临大敌,小心翼翼闪进厨房……也是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完全没有Jason脑袋里那副被小恶魔Tim蹂躏的模样。

这太不可思议了,这……太可怕了。Jason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把桶和枪物归原位,再次侦查了一遍他们的安全屋,除了Tim不在之外,一切都像Jason离开之前的样子。

……他是非常不信Tim终于良心发现决定放过卧室和厨房这一理由的,但事实的确摆在眼前。Jason慢慢眨了眨眼,然后把自己摔进沙发里。

紧张感过去之后,发泄后的疲惫才涌现出来。Jason揉一揉太阳穴,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每次Tim离家出走,他虽说会放任鸟宝宝这样闹到气消再回来,但他也必须知道自己的男朋友在哪里、和什么人一起、每日的作息如何。当他知道Tim很安全的时候,Jason才会放下心来。

这么多次经验了,他也差不多摸清了Tim每次会去哪些地方。

首先是他的好搭档,那个氪星人小子。

Jason冲着手机里的嘟声沉默,就在他以为超级小子不会接电话了的时候,那边传来接通的声音。

“……喂?”迷迷糊糊还带着不满的声音传进来,Jason皱了皱眉。

“Superboy.”Jason开门见山,反正对方也不会期待红头罩除了Tim相关的事情以外还会给他打电话,“Tim在你那里吗?”

对面沉默了五秒钟。

“……你疯了吗,红头罩?现在可是……凌晨三点,Tim没有来,只有我在睡觉。”Conner打了个哈欠,“天啊,你们又吵架了。我实在编不出来骂你的话了,你知道Tim每次都要逼着我狠狠指责你吗?”

“我知道,我知道。”Jason可不想听到这个,既然Tim没有在超级小子那里,那他得赶紧打别的电话确认了,“下次你可以不骂那么狠,你知道Tim每次回来都会向我复述一遍你对我的看法吗?”

“什么?他——”

Jason赶在Conner提高音量前挂断了电话。

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已经没有了,剩下百分之十九的可能性……噢,饶了他吧。

韦恩庄园。

Jason深深叹了一口气,手里的手机被他上下翻弄颠倒了好几趟,然后终于,一个号码被拨了出去。

十次响铃过后,那边接通了,一个苍老但精神的声音透着喜悦:“Jason少爷?”

Jason不太能应付这个。他深呼吸,尽力使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阿福,晚上好。”

“凌晨好。”Alfred的声音变得严肃起来,像Jason过去无数次听到的一样,“我真希望在别的更合适的时间接到您的电话,比如大白天而不是凌晨三点。”

Jason放低了声音:“很抱歉吵醒你,但你也清楚,规律的作息不怎么适合我们。”

“这是我一直在做的事——尽力去改善它。”

对,这就是阿福。Jason咧嘴笑了起来,然后才问出此次通话的目的:“其实我想知道的是,鸟宝宝在不在庄园里?”

“Timothy少爷……?不,他不在这里。您别说您们之间又发生了什么事。”

“我发誓不是什么严重的事!好,我知道他不在了,别担心,我……呃,在找到他之后会让他给你个电话报平安。”

“我更希望您亲自打电话过来,Jason少爷。”

Jason咬着嘴唇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把电话挂断了。

好极了,鸟宝宝也没有去韦恩庄园。

Jason靠在沙发上仰头闭上眼,在脑海里搜索着剩下可能的地方。

Dick那里……不,不太可能,现在迪基鸟在布鲁德海文当他的旅游向导呢。别告诉我鸟宝宝是去他自己的安全屋了……我记得他说过,监控……密码……好的,调出来了。

Jason调出来的Tim安全屋的监控录像显示,过去的几个小时内没人靠近这里。

不会在恶魔崽子那里……吧?

“傻.逼Todd别打扰我睡觉!!Drake不在这里!那个蠢货八成是迷路到外星去了……我在睡觉!你打扰到我睡觉了!”

怒气冲冲的声音让Jason耳膜嗡嗡响。好的,显而易见,Tim就算真离家出走到外太空也不可能去恶魔崽子那里。

这下糟糕了。

Jason不停转动着手机,但他一时半会儿还真不知道接下来要打给谁。

Tim还会去哪里。

 

 

6.

Jason努力回忆几个小时之前发生的事情,引起他们争吵的事情。

不怎么正经的义警红头罩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安全屋,小心翼翼控制自己不让走路的姿势牵扯到腹部的伤口。看样子一本正经的义警红罗宾已经提前结束夜巡了,正抱着笔电窝在沙发里聚精会神,蓝色的荧光照得他双眼熠熠生辉。

“欢迎回来,大红。”

“累死我了,小红。”

Jason脱了皮夹克摘下头罩,露出里面印着蝙蝠图案的紧身衣,朝着Tim的方向走近,然后随意拿起茶几上一罐打开的啤酒,仰起头咕咚咕咚解决它。

“嘿,这是我的!”Tim在敲击键盘的同时不满出声。

“得了吧鸟宝宝,未成年不能喝酒,你说过的。”

“但这是哥谭——你也说过的!”

Jason嘿嘿一笑,没有反驳也没有继续争论下去,因为他知道这罐冰镇啤酒就是Tim特地给他准备的,开了口放在他一眼就能看到的茶几上。只是他的小男友不愿说出来。

Jason将空掉的啤酒罐重新放回茶几上,这才慢腾腾闪进卧室去翻找医疗箱。

Tim听到了翻动的声音,他停下敲击键盘的手指。

“Jay?你在寻找什么——”

然后他看到了从卧室里走出来的Jason怀里抱着一个医疗箱。Tim愣了愣,剩下的话语噎在嗓子里。

“帮派火拼。”Jason简明扼要地报告了今晚的情况,吗啡的药效快要过去了,他开始感到钻心的疼痛感从腹部席卷上来。Jason很自觉地坐在另一边的椅子上,弯腰打开医疗箱——这个动作让他呲牙咧嘴。

“……我来。”从沉默中恢复的Tim不由分说迅速站起身将笔电丢在一旁,绕过茶几来到Jason面前一把夺过医疗箱,动作行云流水不容拒绝,双手还保持托举姿势的Jason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

“等等……不用,Timmy,这点小伤我闭着眼睛都能搞定。”

“那你倒是闭啊?”Tim音量提高,Jason觉得这其中还夹杂了一丝讽刺。

这很不对。红头罩从来都不是一个热衷于寻求帮助的人,他宁愿咬牙硬挺让自己疼昏过去,也不愿呻 吟出声引来其他人注意。他想让别人感受到,Jason Todd可以完成任何他想要做的事,事实上他也的确可以做到。而Tim——Tim也应该知道的。

Jason的脑袋不是很清醒,他使劲盯着面前翻找绷带和消毒水的Tim,一字一句说得极为清晰:“给我,Tim.”

“现在不是你逞强的时候。”Tim绷着脸举起消毒水,没有分给Jason目光。而这个动作在Jason眼里看来,就好像在说,他红头罩就是个废物。

“我他妈没有逞强!”

Tim吓了一跳,一卷绷带被碰落在地,滚动着留下一串白色痕迹。

二人谁也没有出声,一时间沉默再次席卷这里。Jason在一瞬间后悔的无以复加,他不是这个意思,他没有想要指责Tim,就像现在这样。Tim只是想要给他包扎,天啊——

Jason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他看到面前的Tim眯起了眼睛。这是他生气的前奏。

“哦,是啊,你可以完成这个,我差点忘了,你是红头罩。”

Tim冷冷地把医疗箱塞回Jason手里,俯身去捡那团可怜的绷带。上面沾满了土,已经不能用了。Tim看了看它,手指紧握。

“……你真想证明自己的话,就别中弹啊?!每次搞一身伤的是你而不是我!”

Jason涌到嘴边的道歉被这句话打得烟消云散。

好极了——这再次提醒他,Tim是在他之后的那个罗宾,是在他之后被认可的那个人,一个比正品还他妈让人喜欢的——替代……

Jason在某个词跳出来之前强迫自己停止思考。

这很不对。

一切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在他以为自己早都完全跳出来了的时候。

 

 

7.

这之后发生的事Jason已经不太能记得清了,或许是因为吗啡注射太多的后遗症,让他的脑子混沌起来。他只隐约记得自己站起来和鸟宝大吵了一架之后夺门而出……与此同时Jason却清晰的记得,在他摔上的门后,Tim焦急地呼喊着他的名字,试图挽留。

Jason深呼吸。太糟糕了,太糟糕了,他又搞砸了一切。

 

这次伤口的确没以前那么严重,但也还没到可以让Jason任性地跑出去剧烈运动两次的程度。好在Jason跑去自己已经废弃的另一个安全屋简单处理了一下,取出弹片时钻心的疼痛让他十分想念鸟宝宝温柔的手法。

但那会儿他真的是在气头上。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心,Jason很难不去注意自己在Tim心中的形象,他对待二人的关系如履薄冰,毕竟从他们互相想要杀死对方到如今的巨大进展并没有多长时间,Jason无法像Tim那样包容,尽管他在努力。

“会好起来的,过去的一切都不用纠结了,Jay。”Tim这样说过。极尽柔和的目光注视着Jason,仿佛他是他的全部。

Jason把脸埋进手掌,痛苦的叹气。

这次空无一人的安全屋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让他煎熬,Tim不在的每分每秒都具象化成指针滴答的走向。Jason无法在这样一个沉默的空间独自呆下去,他需要再次让冷风吹一吹他头痛欲裂的大脑。

Jason站起来,披上皮夹克出了门。

 

 

8.

安全屋楼顶是一片相对空旷的地方,除了一个废弃水塔之外没有其他建筑,这也是二人当初敲定这里的原因——没有晾衣杆,没有菜地,就意味着没有居民。

但在Jason踏足这里的下一秒,他就屏住了呼吸,而后不可思议地盯着前方黑暗中模糊的身影。

有人。

Jason心跳得极快,他收敛气息慢慢挪步。

他认得这个背影。

Jason在离对方还有五步的时候停了下来。

Tim Drake,他伤害过的人,他爱着的人。同样也是伤害过他的人,爱着他的人,此刻就在他面前。

夜风吹动Tim的发丝,在楼下车水马龙的映衬下他显得那样寂寥。Tim曲起自己的双腿坐在楼顶边缘,仿佛即将展翅飞翔的鸟儿在起飞前让自己狠狠收缩。

“……Timmy.”Jason还是出了声,而Tim没有回头,甚至连动都没有动,就好像他早都知道Jason在身后。

他背对着Jason,所以Jason看不到Tim使劲咬住的嘴唇,和紧绷的肩膀线条。

“你穿的太少了。”Jason审视着对方的衣着皱了皱眉,夜风是不管季节的,它一年四季都倔强地刺骨,“我们下去吧,就当——就当你已经离家出走回来了,像以往那样——该死的,原谅我吧,Tim.”

“Jason,我没有。”Tim有些着急地开了口,Jason意外地发现他的声音在颤抖,“我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根本就不能好好地听我说一次。你受伤了,Jason,你让子弹击中了你,这让我,这让我——”

Tim的尾音过于发颤了,他不得不停下来平复了一下心情,Jason惊讶地聆听着。

“——这让我很害怕,Jay,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失去你……我根本不是在质疑你的能力,这就像我会担心Conner,会担心B,甚至当我听说Damian去出一个很危险的任务的时候我也会担心……无关能力。你是一个不在意自己的人,这太自私了。我以为你会……至少为了我,保护好自己,求你。”

Jason趁着夜色作掩护,将自己内心的惊讶完完全全表现在了脸上。

他从没有机会听Tim说这些。如此一来很多东西都说的通了,每次包扎时总会变的咄咄逼人甚至出言嘲讽的Tim,那双温柔却颤抖的双手,那些欲言又止的目光里Jason无法解读的东西。Jason不理解,所以把一切归为了Tim不相信他的能力,不认可他的改变。

他现在觉得,经常被恶魔崽子骂蠢货不是没有道理。

Tim把自己埋进双膝之间,声音闷闷地传出来。

“你还没有包扎好就跑出去了,你怎么能……你太冲动了。我、我也是,我惹怒了你,再一次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无法保持平常的冷静,那点伤根本不足以伤害你,我清楚这一点,但脑子里咆哮的东西在数十倍放大你所承受的痛苦,那让我变的……变得很令人讨厌……所以我在这里,Jason,我在这里等你回来,我不想每次都看着你的背影跑出去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Jason不等Tim说完,蹲下身从背后拥抱住了Tim,动作轻柔地吻上他低垂的脑袋。

这足够了,对他们二人来说,这就足够了。

无关夜风,但Jason知道Tim已经冷静下来了,不会再次陷入自我怀疑的漩涡,而他自己也从不被信任的桎梏中解脱出来。

“回家吧,Tim,回家。”

 

 

9.

第二天白天,二人接到了大家热烈的庆祝电话。

“Tim,谢天谢地你没事,接到Todd的电话让我担心了一晚……”

“哈哈哈没事的Conner,我这不是还好好地跟你说话嘛。”

“……顺便,Robin,你要是下次再把我说过的话一字不差转述给红头罩,我发誓就再也不让你进我家门了!”

Tim赶在Conner说完之前挂了电话。

超级小子觉得这对夫夫很成问题。

 

“Timothy少爷,我希望您以后行动能够三思。”

“事实上我已经二十六思了。”

“但碰上Jason少爷,您就变得像个毛头小子,把自己引以为傲的冷静头脑抛到九霄云外。”

“……阿福!!”

Alfred神色淡然。老爷说的没错,谈恋爱的人会拥有弱点。

 

相比Tim那边温情脉脉的关心,Jason这边就显得热闹多了。

“傻逼Todd你还真的连Drake坐在你们家房顶哭都不知道啊!还打电话一个个去问,你这脑子……Drake是怎么忍受你的?”

“小崽子你再不住嘴信不信下次没人陪你玩电脑游戏?”

“……谁稀罕啊!!”

“好,这半个月我都不会让Drake回庄园了,游戏升级系统的问题你自己慢慢琢磨吧。”

“卑鄙!卑鄙!!你让那个哭包今天回来赶紧的!!”

 

“小翅膀!你俩真的吓死我了!还好你最后找到了Timmy不然我真的会……天啊我要立刻赶回去教育教育你俩,你说好好的你们干嘛要吵架?”

“停,停,Dick,我们没事,已经解决了,你千万不要回来——”

 

“杰鸟,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你……”

“好,Roy,你可以闭嘴了,一句话都不要说。”

 

挂了电话的Jason很气愤。

不是,为什么大家都在关心Tim,没人担心他跑出去就不回来吗?又不是只有鸟宝宝会离家出走!

Jason转身愤愤地瞪着还在通电话的Tim。然后想通了……不行,离家出走前他要对鸟宝宝报复一下。于是他走近Tim,趁对方握着手机一脸严肃没注意到他,Jason带着Tim扑在沙发上,不顾对方的惊呼恶作剧般在Tim的耳垂上又啃又咬,双手也不安分伸进Tim的衣摆里。

“停一下,Jason……Jay!我在打电话!”Tim急忙阻止Jason打算撩开他衣服的手。

“哦?和谁?”Jason漫不经心地用手指勾勒Tim腹部的肌肉线条,逐渐向下滑动碰到他的腰带。

“和……和B!”Tim努力抑制着自己声线的颤抖,Jason手指带来的触感总是很容易引起他的欲 火。

“………………”

Jason觉得大概整个世界都在和自己作对吧。

 

 

10.

《大小红公约》

绝不再生气。

 

两天后。

“……Tim!说了多少遍脏衣服不要仍在干净的衣篓,这里是放洗好的衣服的!”

“……”

“你他妈听我说话了吗!把耳机拿下来,操!”

 

《大小红公约》

绝不再生气。

就算生气也不能离家出走。

 

五天后。

“混蛋Todd我走了!我要走了!!我受不了了,你没资格把花椰菜藏进我的三明治里!!”

Tim提着翻箱倒柜整理出来的大包小包气呼呼地走向Conner Kent的家中。

 

《大小红公约》

绝不再生气。

就算生气也不能离家出走。

就算生气到离家出走也要爱着彼此。

评论(10)
热度(106)

© 析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