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的初心。

首先,这些文字是我在很久很久之前,还在焚圈的时候写的,复制到这里,真的很喜欢秦淮太太的文章,也算为自己的小白月之行画一个句号。他们将永远住在我心里。

———————————————
无论如何都想给秦淮太太表个白。

昨晚临睡前突然起兴致,打开秦淮太太的主页重新刷了一遍他的小白月三篇。从没有追星经历的我能被燃少圈住也是因为太太们的粮吧,总有那么几句话戳中我,总有一些片段让我印象深刻到甚至自然脑出蒸煮这样的动作,读着文字想着蒸煮,每次就,诶呀可爱炸了帅毙了我吹一万年吧。
燃少十人乱官配邪教遍地飞,我独爱小白月三人行。
是红战粤澍的访谈,三人之间初次但是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东西。
是小白月红玫瑰设定的剪辑,...

[小白月]深海溺水。7

大纲是什么。
————————————————————

气氛诡异地安静。彭楚粤在客厅的沙发上如坐针毡,不时回头看一眼卧室的方向。

就在几分钟前,在他进门那一刻,白澍突然很紧张地看向空无一人的沙发,然后对他说,你等一下,我和树苗说几句话。

彭楚粤知道白澍的多重人格病症,所以也只是发怔,点点头说那我在沙发等你们。

现在两个白澍应该都在卧室里面。

彭楚粤看看钟表,再看看卧室门,再看看墙壁上的花纹,然后又把视线投向卧室门。他的好奇因子又上来了,他从没看过两个人格之间是如何交谈的,在外人眼里会不会是一个人对着空气自言自语呢?

好奇归好奇,心大如彭楚粤也有起码的礼貌和常识,所以他即使按耐不住想要...

98【小白月】游戏

认领这个,经过多重缜密的计算依旧错过第一百杀的小白月。

燃少文手版大逃猜:

数了数这篇应该刚好是第一百篇,怎么样都要争取一下。

大三角完全无法控制。

————————————————

01.

  咖啡馆里是热热闹闹的气氛。

  嘈杂的人群,来来往往的服务员。不是什么清幽宁静的地方,空冠一个咖啡馆这样的名号。

  彭楚粤今天套的是文艺青年的皮,坐在窗边手持一杯已经冷掉的咖啡,忧郁的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来来往往的人流不为他停留。

  温暖是过眼云烟,我是眼,你是烟。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你飘向下一家。

  关键是下一家比我高比我帅。

  彭楚粤重重把咖啡杯放在桌子上,根本没动过的冷咖啡洒了近一半出来,洒出来的一...

一个疑问。

写黑化会被ju吗……
因为之前没混过娱乐圈,所以很多规则不是很清楚。
这里有个燃少全员大逃杀脑洞,构思了蛮久,免不了相互杀戮。之前看到有太太提出这个问题好像写黑化是会被ju的样子,私下想了想这种脑洞大概就是不合适真人,所以这两天也在想怎样在避免互相黑化杀戮的情况下完成这个脑洞,想了半天答案是不太可能。
所以在这里问一下,如果这个脑洞触及底线我就不写了。
拜托回答我一下真的很好奇吧T T

[小白月]深海溺水。6

明早还有考试,看在这个的份上别纠结质量了吧。
……放假第一件事就是上电脑改排版。好气哦改的手指快抽筋了结果一夜回到解放前。再也不想用手机打字。
————————————————————

阳光洒下斑驳,无风的午后时间像是凝固成焦糖,点缀着白云和鸟鸣。


白澍躲了肖战两天。


上次办公室里发生的意外对得起“意外”这两个字,让肖战猝不及防卷入一场暴风骤雨。


他拥抱了白澍,亲吻了白澍。


他至今记得那个触感,奇妙且不可思议,像是颤抖的棉花糖,柔软,带着一丝冰凉。


等他大脑恢复正常,抬眼见到白澍冰冷的眼神,他就知道,一切事情正朝着无法控制的方向滑去。


他吻的是谁?树苗还是澍?


彭楚粤接到白...

84 [谷战/all战]心思。

考试期间匆匆上来认领一下。评论十分的精彩我很满意。

燃少文手版大逃猜:

原本是想写个简单的谷战,谁知道最后朝着all战方向飞了。
又爆字数,想要的情节还没写出来。这以后谷战是有一小段暧昧的,如果有人能猜出来我就继续写吧。
隐藏多对cp,乐意你就挑出来。
本意放飞,奈何飞不起来。我不服,下次一定要飞。
逃不掉的平铺直叙没情节没文笔没意思。



        肖战的去年新年愿望:希望我的老板不要再一次在元旦前丢给我这么大量的工作了。
     ...

[沐蛋]那个好看的美术老师。

大晚上码字脑袋浑浑噩噩,这个设定原本还有很多想写的东西,以后有兴趣慢慢写出来吧。


——————————————————

       第三节课下课铃响起,我秉持着绝不给学生们拖堂的原则,夹起书本就大跨步走出教室直冲办公室。

  我走路带风,我大步流星。

  “肖老师,今天下午有没有空啊?”掐着没人的点跑回办公室就只是为了面前这个背过我认真刻苦工作的美术老师。他低着头,白皙的脖子从衣领处露上来,这幅美好的光景直冲我眼睛。

  “没有。”肖战面无表情的继续翻着讲义,后知后觉觉得不妥,回头冲我温柔一笑,“不好意思...

[小白月]深海溺水。5

  白澍坐在沙发上,低头垂手不说话。

  安静的氛围,墙上的时钟是目前屋子里仅有的声源。

  良久,他咳嗽一声。

  “还在生气吗?”

  然后他像突然变了一个人,目光游离看着窗外,声音轻飘飘:“没在生气。”

  都是白澍。

  

  “今天玩得怎么样?”树苗扯出一个笑容坐上沙发,神色自然的和旁边人勾肩搭背,“还是你们三个人?”

  “……嗯。”澍吸了吸鼻子,偏头看着距他只有二十厘米的树苗,和从他瞳孔里映出的自己。两张一摸一样的脸,不同的是树苗笑的可爱甜美,而他此刻的笑容心虚漂浮。

  树苗定定看了他一会儿,澍也逼迫自己坦荡的回视,二人像是在玩一场酣畅淋漓的心理游戏,彼此周围...

[战我]一盘棋。

  我是一位刚上任的狱警,怀揣梦想,积极向上,待人热情,心地善良。


  “好,现在就是老韩和老王之间的对决了!”周围同事们起哄,吵吵嚷嚷把我和这个叫做韩沐伯的同事围在一起。


  韩沐伯露出他标志性的牙龈冲着我笑,说老王承让了。我冷哼一声,迈开一字步,双拳藏于背后,目露杀气。


  四周砂石闪烁,围观人群的呼声渐渐远去。只剩我和韩沐伯,面对面坦荡的瞪视。


  “你准备好了吗?”我小心藏起气息,警惕地看着他藏起来的拳头。


  “准备好了。”


  “三——”


  “二——”


  “一——”


  “石头剪刀布!”


  就在他露出手掌的一刹那,我...

[蛋沐/沐蛋]雾里看花。

  天气一大早便有些阴沉。即使还处于春天,连续几日的高温也让人一下子从冬天过渡到夏天,脱了羽绒服就换上轻薄T恤。这个日子特有的天气让整个客厅埋上一层阴影,落地窗也没有采光的效果。

  水声停止。

  肖战从浴室出来,视线在暖系光线和浴室外的清冷光线之间一下子没转换过来,便觉得眼前有一片黑光。他闭着眼睛摇摇头驱散着不适,撩了撩还有些湿漉漉的头发,随手拿了搭在一旁的毛巾一边擦头一边往客厅走。

  墙上钟表滴滴答答,肖战瞥了一眼,刚好九点。

  落地窗外就可以看到楼下,站在这里就可以看到他和人约定的地点。

  肖战故意洗漱的很慢,故意磨磨蹭蹭整理衣服,一直拖了十五分钟才说服自己一步步挪到窗...

© 析碳 / Powered by LOFTER